一位被遺忘的包豪斯大家:他的椅子啟發當下

他的名字也許並不為大眾所知,但他設計的傢具卻一直被延伸。

他是埃里希·迪克曼 (Erich Dieckmann,1896-1944)擁有建築和繪畫的背景,並在魏瑪包House接受木工培訓,是格羅皮烏斯的得意門生。他設計的鋼管傢具讓人聯想到未來主義的賽車,柳條椅的曲線被後來者模仿,立方體框架的椅子是最早批量生產的傢具之一。

在當時,迪克曼幾乎與馬塞爾·布勞耶(Marcel Breuer)齊名,但如今他卻被遺忘了。澎湃新聞獲悉,柏林裝飾藝術博物館近日開幕的展覽「椅子,迪克曼!」為當下提供了一個重新看待迪克曼的機會。

當代藝術家瑪吉特(Margit Jäschke)對迪克曼照片的拼貼創作。
迪克曼和學生們坐在花園柳條椅上,1931

迪克曼與包House設計

迪克曼出生於1896年。1921年,他來到魏瑪的包House學院成為傢具製作工作坊學徒,在此之前,他已經學習了建築和繪畫。在包House他最初跟隨約翰·伊頓(Johannes Itten,1888-1967,包House最重要的教員之一),並深受校長格羅皮烏斯的影響。

雖然迪克曼一直在尋求以工業生產的方式製造傢具的可能性,但他也沒有放棄傳統木材,並強調木材的自然特性,尤其喜歡橡木-鳥眼楓木、胡桃木-楓木和胡桃木-榆木的組合。

迪克曼,《柳條編織椅》,設計手稿,1931
1921年,在魏瑪包House當學徒時的迪克曼

1927年,迪克曼為奧托·班貝格 ( Otto Bamberger )的別墅設計的書房,設計包括了沙發、桌椅、裝飾面料、包House燈飾等。其中書架下方的推拉門可以儲藏大量藝術品。

迪克曼也聲名鵲起,他將其在包House所學,以及之前對建築繪畫的研究融於設計之中。他設計的傢具進入了由路德維希·密斯·凡德羅(Mies van der Rohe)領導的「魏森霍夫莊園」項目,包括威廉·瓦根菲爾德(Wilhelm Wagenfeld)在內的同時代設計師也選擇使用和收藏迪克曼的傢具。他還為諾伊魯平(Neuruppin)附近露天定居點的兒童之家做了室內設計。

迪克曼為房間和傢具開發了一種心理秩序和色彩概念。根據評論家Wall特·帕薩吉(Walter Passarge)的說法,迪克曼留下了「超出了當時衝突和方向」的「豐富多彩且形式上具有凝聚力的傢具」。

1926 年,迪克曼為諾伊魯平附近定居點的兒童之家設計的日間室。

1929年,迪克曼舉辦了一系列關於現代傢具發展的講座。奧托·巴特寧為其申請了教授頭銜,卻由於大學改建等原因該請求未獲批准。1930年3月,魏瑪國立高等學校新任院長解僱了包括迪克曼在內的所有教職員工,奧托·巴特寧在退休前給迪克曼的推薦信稱:

「無論在藝術上還是在教學上,迪克曼先生都證明了自己是一名教師。一大批才華橫溢的青年在他的教學中得到了專業的培養。同時,迪克曼先生通過對個人住宅和堅固、廉價的模型設計,建立了學校和他自己的聲譽。」

迪克曼,《扶手椅 8219》,1930-1931年
迪克曼,《用彎曲木製成的扶手椅》,設計手稿,1931
迪克曼,《鋼管椅,8315》
迪克曼,《三把椅子》,手稿,1925-1935

迪克曼的椅子

1923年,迪克曼設計了第一把椅子,這把椅子以木頭和燈芯草製成,當時他還是包House的學生。雖然設計簡單,但在草圖和照片中可見曲線形式如何融入他後來的設計中。

也正是這一年,包House受德國圖林根政府委託舉辦綜合設計展覽,其中一座「號角屋」(Haus am Horn,霍恩展示館,世界文化遺產)向公眾呈現了實驗性住宅建築的概念。迪克曼為其客廳和餐廳做了室內設計,這是迪克曼的第一個獨立執行的工作。他的設計因「陳設簡單、經濟實惠」受到公眾的好評。在斯圖加特的「魏森霍夫莊園」項目中,迪克曼開發了客廳、卧室、餐廳的組合系統。布勞耶尤其讚揚了其設計的床,該設計僅由模塊組成,有著「清晰而不朽之美,即使沒有裝飾也能充分滿足審美需求」。

展覽現場
迪克曼,《台式鍾》,1931年
迪克曼,《沙發組合(傢具設計,生活空間)》,手稿,1925-1935
迪克曼,《彩色元素構成》,1931-1933
展覽現場

注:本文編譯自柏林裝飾藝術博物館等,展覽將持續至8月14日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