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洗車攤男子燒傷身亡,家屬施救者發聲

新黃河客戶端12日消息,5月8日,哈爾濱,曹婷的哥哥曹軍全身被汽油重度燒傷,在醫院留下遺言後,停止了呼吸。為了弄清楚曹軍被燒傷的具體過程,曹婷決定在網上發帖尋找現場目擊證人。

5月12日,#哈爾濱洗車攤一男子燒傷身亡#登頂熱搜,引起網友熱議。晚間,警方對此事作出通報。

圖源:新黃河客戶端

刷車攤起衝突

曹婷告訴新黃河記者,5月7日,曹婷的父親跟家人商量後,想著年紀大了在家沒事出去找點事做,就拿著新買的刷車泵到哈爾病市道里區一處路口給別人刷車,結果遭到附近路口刷車店老闆「大河子」的阻攔。

「『大河子』不讓在那刷車,他們說,我告訴你,別說我不客氣,我給執法局打電話把你泵拉走。然後我父親就說,咱倆不在一個路口也不妨礙你。」曹婷告訴記者,父親受到「大河子」父子的驅逐後,決定開車到轉盤對面繼續給人刷車,仍舊遭到了阻撓。「『大河子』追到轉盤那告訴我父親,『就說不讓你干,你走哪我就攆到哪,我給執法局打電話,你看看收不收你泵。』然後我父親就尋思刷車也掙不了多少錢,干點別的也一樣,就想走了。」

當天下午6點左右,曹婷父親準備收東西開車回家,令他沒想到的是,一輛黑色私家車帶著一個執法局的皮卡車來到跟前,二話不說就把他的刷車泵給收走了。

「車上下來的人有穿工作服的,有穿便服的,拿著水泵開車就走。我父親就在後面追著喊,你們是哪的,你們罰款不行嗎?我這泵2600元呢!」曹婷介紹,父親追了一會,對方的車越開越遠,只能給家裡打電話想辦法。

經過與家人商量,曹婷父親決定找到執法局交罰款把泵要回來。下午6:40,曹婷的父母沿著刷車點附近找執法局溝通,一直到晚上11:00也沒找到是哪個執法局收走了水泵,便回了家。

尋找「大河子」

曹婷的哥哥曹軍是一名貨運司機,當晚得知父親水泵被收,也急忙安慰父親,並囑咐曹婷,第二天上午再帶父母出去找一找。

5月8日上午,曹婷與父母繼續出門尋找水泵未果,曹軍便提議找「大河子」協商解決。「咱給他點錢,把泵要回來得了。」說完,接到送貨訂單的曹軍就出了門。

下午3點,曹婷父親接到派出所電話得知曹軍重度燒傷正在醫院搶救,一家人迅速趕往醫院。見到曹軍的時候,曹婷已經哭成淚人,父親直接暈倒過去。醫院工作人員把曹婷喊到一邊,讓家人準備曹軍的後事。

「我哥燒得已經掉渣了,跟我說想喝冰可樂。醫生說這時候他想喝啥就喝點啥吧。」曹婷說著已經泣不成聲。

當晚,在當地刑警隊裡,一位自稱刑警隊的人員給曹婷看了一段監控影片,「影片里我哥在加油站加油,車門開著,工作人員問我是不是我哥拎桶下來買汽油?然後看到我哥到橋底下,拎著桶下來,隨後影片里就看到黑煙了。」曹婷告訴記者。

為還原事件經過,曹婷在網上發帖尋找現場目擊證人,遭到派出所阻止。「讓我把帖子刪了,說我造謠。依據法律輕則拘留,重則要判刑兩三年。」曹婷態度堅決,眼見暫時不能得出結果,就帶著父母離開了刑警隊。

施救者:趕到時火一直燒,油還剩了半桶

呂先生在附近工地上工作。他稱,8日下午,同工友一行人看到曹軍被火點著,便衝過去救火。

「洗車地方有三男一女,他們說這個人自己往身上倒汽油,自己點著,還有一個女的被燒傷了。我心想,那也別光看著,趕緊救人啊。」呂先生和工友十幾人經過七八分鐘才把曹軍身上的火澆滅。

呂先生告訴記者,當時曹軍躺在地上不動,等火澆滅的時候,曹軍才發出一點聲音。「那時候還活著,有人問,他還能說話,火澆滅了後,還自己翻了下身。他跟前還有一個油桶,大概還剩半桶。」據呂先生回憶,大概二十分鐘後,120趕到現場,他和工友一行人才離開現場。

「我現場拍的影片和照片都被派出所的人刪了,沒法恢復了。」呂先生說。

5月10日上午,曹婷給曹軍辦理了死亡證明。下一步,曹婷將繼續等待目擊證人提供更多信息。

5月10日下午,記者致電哈爾濱市道里區群力派出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不能核實記者身份,請聯繫宣傳部門」,當記者表示可以提供相關身份證明時,對方表示,「不會看」,直接掛斷電話。

5月12日,記者多次撥打哈爾濱市道里區公安局宣傳部門電話,無人接聽。

5月12日晚,哈爾濱市公安局道里分局發佈通報稱,2022年5月8日13時45分,110指揮中心接到報警稱「道里區天平路附近有人燒傷」。經警方調查和現場多名目擊者證實,當日13時40分,曹某濤(編者注:即前述曹軍)因洗車生意矛盾自帶汽油和打火機找張某和理論,用汽油潑灑在身上及周邊後,將上前勸解的盧某秋(張某和之妻)摟住,在盧某秋掙脫中將手中打火機點燃,致二人燒傷。曹某濤經搶救無效死亡。事件正在進一步調查中。(文中曹軍 曹婷均為化名)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