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疫情衝擊4月信貸需求,機構預計寬信用力度或加碼

大幅低於市場預期且總量和結構均表現不佳的4月金融數據出爐後,結合央行同步發佈的答記者問,市場預計,寬信用力度或有加碼,多家機構認為,5月LPR有望下調。

央行5月13日發佈的數據顯示:4月人民幣貸款增加6454億元,同比少增8231億元;4月新增社會融資規模9102億元,同比少增9468億元;M2增速超預期大幅上行0.8個百分點至10.5%。

疫情衝擊居民消費、購房行為

4月信貸同比少增主要來自居民貸款及企業中長期貸款,兩者分別同比少增7453和3953億元。其中,4月居民部門的個人房貸、非住房消費貸、經營貸更是全部負增長。

浙商證券認為,信貸走弱有三方面原因:1、疫情衝擊居民消費、購房行為及企業生產活動,信貸投放受阻;2、信貸小月對存量貸款項目到期後的營銷活動減少,難以出現類似今年1、3月的信貸超量續作;3、一季度大規模寬信用的透支影響。

興業研究將4月信貸弱於2020年武漢疫情時期的原因歸咎於四點:

第一,樓市低迷的時間更長。2021年8月以來,30城商品房銷售連續9個月保持同比兩位數的降幅,前期積壓的按揭需求逐漸消耗。

第二,消費者信心不足的時間更長。2020年以來城鎮儲戶未來收入信心指數遲遲沒有恢復到疫情前的水平,使消費者消費意願下降。

第三,新訂單回落的時間更長。2021年7月以來,PMI的新訂單分項持續低於上年同期,企業經營壓力積累,投資擴張的意願更弱。

第四,上海金融業GDP佔全國金融業GDP的比例更高。因此,上海疫情對金融業的影響也高於武漢疫情時期。

M2與社融增長的剪刀差

4月新增社會融資規模為9102億元,其中投向實體貸款3616億元,創近十 年單月新低,是社融大幅回落的主要拖累項。從貸款以外的分項看,4月信託貸款、委託貸款與銀行未貼現承兌匯票等「非標」資產合計餘額環比下降3174億元,同比波動幅度並不大。

與社會融資規模表現形成鮮明對比的是,M2同比增長10.5%,環比上升0.8個點。

對此,廣發證券認為,這主要因為4月份大規模留抵退稅+財政加快支出背景下,大量貨幣從政府部門轉向實體部門,這一點可從政府存款的增量明顯偏低中可以得到佐證:今年4月政府存款新增僅有410億元,明顯低於正常年份的增量(2019年為5347億元,2021年為5777億元)。

「究其原因,M2與社融增長的剪刀差主要反映在實體經濟融資需求本身已經連續4個季度走弱的背景下,4月疫情升級推升被動儲蓄並進一步打擊融資需求——單月居民儲蓄同比少減8677億元,新增貸款同比大幅收縮8231億元。」華泰證券指出。

寬信用力度或有加碼

由於4月金融數據在總量和結構上均表現不佳,市場對後續貨幣政策如何發力格外關注。

央行在答記者問中提及「加大穩健貨幣政策的實施力度,更好發揮貨幣政策工具的總量和結構雙重功能,加快落實已出台的政策措施,積極主動謀划增量政策工具」,中信證券認為,這預計未來還將進一步壓降企業融資成本,充分發揮LPR利率改革效能和存款利率市場化調整機製作用,刺激實體信用需求;同時結構性政策工具將在未來一段時間之內持續發力,強化對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支持力度,從而保障「寬信用」穩步實現。

浙商證券則認為,當前貨幣政策仍以穩增長保就業為首要目標,維持穩健略寬鬆的政策基調,貨幣政策核心仍在寬信用,推動信貸和社融增長,尤其是4月較弱的信貸、社融數據或意味著央行寬信用力度或有加碼。在備受關注的降息方面,該機構認為,央行在5月9日發佈的2022年一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對貸款、存款利率機制的調整值得重點關注,並提示本月LPR報價大機率下降。

「目前,中國經濟面臨更趨複雜多變的內外部環境,風險挑戰有所上升,穩增長更加緊迫。貨幣政策要繼續發揮好總量政策和結構性政策雙重功能,提振有效融資需求,穩定信貸總量。運用存款利率市場化機制的調整,引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下行。持續加大對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以及受疫情影響行業的支持力度,為市場主體紓困,促進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表示。

方正證券認為,LPR有望下行,疊加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發力,貸款利率下行也將帶動融資需求改善。存款利率市場化調整機制從4月開始實行,這將帶動存款利率震蕩回落。而存款占銀行負債60%左右,存款利率下行將帶動銀行負債成本和LPR下行,並進而帶動貸款利率下行。貸款利率與融資需求負相關,從而促進融資需求的回升。另外,今年央行創設了多樣的再貸款工具以支持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以及受疫情影響大的行業企業。這些工具合計規模超過萬億。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