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阿阿膠,一場昂貴的救贖

記者/ 方文宇 陳曉平  編輯/ 陳曉平

東阿阿膠的存貨危機,暫告終結。

「公司主產品阿膠系列產品,及庫齡大都在一年以內,銷售價格穩定。」5月11日,公司在向上深交所提交的回函時稱。

至2022年3月底,其存貨為14.89億元,相較年初16.46億元,三個月內再削減1.57億元,減少約1成,這是8年來的最低值。

過去2年多,以現任董事長高登鋒為首的管理層,清理存貨超過20個億,應收賬款減少超過10個億。

東阿阿膠走出低谷,一季度營收8.9億元,同比增長21.4%。這場整頓代價高昂,單是庫存、應收款等多項減值,合計損失就超過8個億。

最新回函更證實,過去的東阿阿膠,存在驚人的管理疏漏。

大幅壓產,巨額減值

東阿阿膠的存貨危機,暴露於3年前。

2019年,一直平穩的東阿阿膠,突然由一季度盈利3.93億轉為二季度虧損2億,全年凈虧4.44億,而上年的盈利為20億。

滯銷的貨品太多了,至2019年末,不計渠道的庫存,公司自身存貨高達35.21億,加上12.63億應收賬款,兩項合計佔到總資產的4成,現金大量佔用,動銷停滯,營收大降了6成。

危機關頭,人事變更。

2020年1月,前任掌舵者秦玉峰到齡退休,高登鋒繼任總裁,其1995年大學畢業後,一直在東阿工作,從基層銷售代表一路干到副總裁,為內部培養的管理者。

此前,東阿阿膠已壓減產量,控制發貨,無奈力度不足,2019年只壓減了3%的產量,到年底,存貨量較上年增加1900噸,增加234.15%,貨值增長1.5個億左右。

高一上任,就大幅壓產。

有報導稱,東阿阿膠一度有數月生產幾近停頓,一個月車間才生產幾天,最差時,一個月才開一天。

有分析師在一線調研時發現,2019年7月起,東阿阿膠產品批號出現中斷,尤其2020年的批號,集中在2020年底,他們幾乎沒有找到當年前三個季度的批號。

2020年財報顯示,總體產量減少18.98%,在原料採購一項,降幅更大,在現金流量表中,「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一項,由上年18.97億降至10.35億,大幅減少8.62億,降幅達45.5%。

高登鋒不再提價,也不再一味向渠道壓貨。

「首要指標就是顧客數量的增長,你不要說壓了多少貨,最後又退回來,退回來就成了老批號或者過期了,最重要的動作就是顧客運營。」他在2021年初的總結會上說。

(高登鋒)

東阿阿膠強化了銷售體系管控,發力電商,加大與平台合作。有爬蟲數據顯示,2020年其在天貓平台GMV達4.69億元,同比增長109%。

壓產、促銷雙重努力,2021年底,東阿阿膠庫存量回落至1465噸,大概為2019年末的一半。

倉Curry的貨少了,賬面上的存貨以及應收款,卻不都能換回錢。清理過程中,不得不計提大額減值。

2020年,管理層就應收款計提減值4.14億元,當年又計提存貨跌價1.94億;其向深交所的最新回函顯示,2021年力度更大,應收款計提減值準備累計3.87億元,存貨跌價準備增至3.76億。

兩年合計,壓減存貨、應收賬款約30個億,連帶固定資產等其它減值損失,計提減值超過8個億。

據回函披露,2021年的庫存商品跌價準備,集中在西洋參類產品,共計約人3.38 億元。其中一個批次的貨品,由於不符合監管部門的炮製規範,且大部分西洋參庫齡均已超過5年,全額計提跌價準備。

該批西洋參類產品賬面金額 2.79 億元,全部清零。

戰略粗放,疏漏驚人

庫存危機,由來已久。

上任總裁秦玉峰執掌15年,一手將東阿阿膠帶上高峰,也埋下隱患。

秦有個執念,認為阿膠價值低估,他經常說,在明代,一斤阿膠的價格,摺合人民幣4000-6000元,他不斷以驢皮原材料上漲為由,進行提價。

(東阿阿膠養殖場)

2006年開始,東阿阿膠走上提價之路,至2019年,累計提價17次,為19年前零售價的73倍。至今,一斤阿膠達2000元左右。

提價起初,東阿阿膠和經銷商雙贏,前者業績上漲,後者庫存價值上漲,也願意囤貨,也助長了一種戰略上的惰性,更重要的是,採用奢侈品路線,卻沒有充分的價值輸出,用戶不明白高價的理由。

於是,慢慢產生了一種悖逆效果:消費者慢慢望而卻步,甚至認為阿膠為「水煮驢皮」,收智商稅,終端動銷率走低;東阿阿膠追求業績,不斷壓貨,庫存不斷在渠道積壓。

「實現顧客增長與保留這句話,在過去四五年裡面是不提的,不提消費者不提顧客。」高登鋒在2021年初反思說,之前「沒有顧客增長的意識,沒有顧客保留的意識」。

阿膠畢竟不是茅台,存儲期一般只有5年,又沒有長久收藏、抗通脹的價值,顧客不買單,只能是庫存走高。

2013年起,公司報表上的存貨,即從5.51億一路飆升,至高點時,達到43.04億。

危機如此深重,不只是失誤甚至懶惰。

秦玉峰主政時,拓展非阿膠類外延業務,圍繞西洋參、參茸、燕窩等細分市場,這本無可厚非,但其中的疏漏之大,匪夷所思。

(秦玉峰)

最新的回函披露,一個中藥材業務合作方,東阿阿膠向其銷售西洋參等參類產品,形成總額3.28億的應收款,賬齡超過3年,其資產負債率達到 88%-92%,償債能力低,催收未果,不得不按 100%計提壞賬準備。

這樣,一家客戶就損失3.28億,另一客戶也全額計提3856萬。據披露,單在參類一個非主流類別,賣不了的貨以及收不回的帳,東阿阿膠就損失7個億。

財務以及管理的疏漏到如此地步,完全不能正常解釋。

「圍繞公司戰略中心和管理主題,加快形成審計、紀檢、監察、法務協同的大監督格局,避免『十三五』的事情再發生,重蹈覆轍。」高登鋒一次公開的講話,顯然意有所指。

據3月官方消息,秦玉峰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已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在其主持期間,任職高級副總裁、財務總監的吳懷峰同時被查。

除舊不易,布新更難

庫存危機已解,東阿阿膠回歸巔峰尚遠。

2021年,其營收為38.49億,體量大體為前期高值的一半,凈利潤則只有1/4。

高登鋒的目標,到2025年末收入實現80億,挑戰100億,未來4年達到倍增,這並不輕鬆。

現在,其約9成收入來自阿膠類產品,核心產品為阿膠、復方阿膠漿、「桃花姬」阿膠糕。

東阿阿膠為頭部品牌,佔據過半市場份額,無奈這一滋養保健佳品,市場一直狹小。擺在高登鋒的第一大挑戰,不在於贏下對手,而是壯大品類。

這些年,東阿阿膠投入大量資源,用於品質、功效差異化研究,以強化阿膠的大眾認知。

據公開資料,其已證實阿膠在心血管化療、骨髓損傷補充膠原蛋白等方面的療效,以及阿膠漿在癌陰性頻發腫瘤腦血管等方面的療效。

公司甚至聯合中國醫學科學院,做了阿膠防治霧霾肺損傷、提升肺功能藥理試驗研究,揭示阿膠對肺損傷保護的作用機制。

管理層在努力拓寬服用場景,擺脫秋冬滋補的藥品局限,用高的話,「隨時隨地化,東阿阿膠生活化」。

2020年,公司重磅推出了「阿膠粉」,即沖即飲。官方稱,這一產品歷時十五年,三次迭代升級。

這種阿膠粉為保健食品,阿膠含量少,用戶門檻低,且能復合多種口味,可採用「阿膠粉+酸奶」等十多種新吃法,首推第一年,就有5000多萬元的銷售額。

2020年中,東阿阿膠與光明乳業合作,嘗試將阿膠粉和牛奶沖調在一起,推動新品研發。

「阿膠粉放在冰淇淋上,味道是非常好的。」高登鋒說,夏季可以吃阿膠的前景,令他大受鼓舞,可惜其後未見下文。

東阿阿膠還新推了燕窩,並伸向美妝領域,開發阿膠護手霜以及保濕、抗衰等系列化妝品。官方稱,其新品儲備有40多種,尚無其他明星單品。

如何在新消費市場煥發生命力,是個不小的挑戰。

2022年1月,高登鋒由總裁職位,升任董事長,有觀點認為,得益於「去庫存」有功。

除舊已成,如何布新,考驗著這位臨近50歲的新帥。

(題圖來源:視覺中國)

(作者:方文宇,陳曉平 編輯:陳曉平)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