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企董事長收藏700多件「古董」,大多是假貨……

中新網北京5月14日電 錢幣、金錠、銀錠、玉器……一位國企董事長有個「燒錢」的愛好——收藏古玩,他大搞權錢交易,用於古玩的受賄金額就高達600餘萬元。

近期,中國紀檢監察報以及四川省紀委監委都披露了宜賓金農建設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梁曉龍「雅賄」貪腐的細節。

四川省紀委監委《廉潔四川》節目截圖

曾經的全國普法先進,把國企變「獨立王國」

梁曉龍長期在四川宜賓工作,公開簡歷顯示,2011年,梁曉龍調任原宜賓縣司法局黨組副書記職務,此後升任局長、書記。任職司法局期間,梁曉龍曾被評為全國普法辦的先進。2016年11月,梁曉龍的工作再次變動,調任宜賓金農建設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擔任董事長。

按照四川省紀委監委的電視專題片《廉潔四川》介紹,「隨著崗位的變化、職務的提升,取得了一些成績的梁曉龍開始居功自傲、自我膨脹」。

在金農公司,梁曉龍集決策、經營、人事等諸多權力於一身,公司項目招標一意孤行,公司班子和員工提不同意見時多被簡單粗暴地批評駁回,甚至惡語相向,以致無人敢再提意見。

中國紀檢監察報還披露,除任集團董事長外,梁曉龍還兼任下屬6個子公司的董事長,權力過分集中,大事小情一把抓。金農集團雖制定了「三重一大」報告審批制度、財經制度等,但從上至下執行不力,在年度先進名單推薦、獎勵發放額度、年終資金調度、新辦公樓裝修等重大事項上,通過「傳簽」規避集體決策,導致董事會、經理層作用大打折扣,規章制度成為擺設。

宜賓市敘州區紀委監委工作人員介紹,梁曉龍在坐穩金農公司董事長後,就把個人權威凌駕於黨組織之上,完全把企業當成了自己的「獨立王國」。

四川省紀委監委《廉潔四川》節目截圖

108萬買了一個「明朝大金錠」

古玩是梁曉龍的最大愛好,擔任金農公司董事長以後,用梁曉龍自己的話說,「對古玩的痴迷,完全是由一個『雅趣』,最後變成了套在自己脖子上的絞索」。

中國紀檢監察報報導,梁曉龍有個習慣,交往應酬中總愛帶上古玩藏品,席間高談闊論、夸夸其談,吹噓藏品價值不菲。「他這麼做,一方面為掩飾其贓款去向,另一方面是向行賄人暗示,要對方投其所好。」宜賓市敘州區紀委監委辦案人員說。

據梁曉龍自述,2018年下半年,他發現了傳說中的明代以前的五十兩大銀錠具有很高的收藏價值和升值潛力,「趕緊找錢,拿下並收藏」的想法便在腦子裡揮之不去。於是,在這一年啟動的泥溪高鐵客運站及站前廣場道路、橫樓大橋等諸多項目中,他以收受禮金、債務轉嫁等手段,多次接受老闆的利益輸送。

2019年初,四川橫豎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時任董事長王正武請託梁曉龍在金農集團入股4000萬元方面提供幫助。資金到位後,梁曉龍以「恩人」自居,直接「安排」王正武準備120萬元,並一起到內江購買所謂的「明朝大金錠」。

「就編人家,買古玩,到內江108萬買了一個大金錠,自己據為己有。」梁曉龍說。

這項「燒錢」的愛好,推著梁曉龍在違紀違法道路上越走越遠。

任金農集團董事長期間,梁曉龍在工程項目招投標、轉分包、資金款項劃撥等方面大搞權錢交易,用於古玩的受賄金額就高達600餘萬元。其中,直接安排管理對象支付的資金達300餘萬元。

然而,中國紀檢監察報的報導稱,梁曉龍冒著違法犯罪風險購買的所謂「古董」,多數為造假仿古工藝品,實際價值並不高,最終竹籃打水一場空。

四川省紀委監委《廉潔四川》節目截圖

將電腦和印表機扔到金沙江

在貪腐之路越陷越深的梁曉龍為了「自保」做了兩件事,一是花盡心思對抗組織審查,一是大搞封建迷信求神拜佛。

2020年底,梁曉龍違規幫助某企業老闆,在某工程項目設備招投標中標。隨後不久,他得知相關部門正在開展招投標系統治理並需要對該項目招投標過程進行複查。

「做賊心虛」的梁曉龍第一時間指揮該老闆,讓他把做資料的電腦和印表機扔到金沙江。

因為害怕問題被發現,心中忐忑的梁曉龍還大搞封建迷信活動,四處求助鬼神庇護,請「大仙」端碗看水、隨身攜帶多種迷信物品,妄圖逃避組織的調查。

2022年2月,宜賓市敘州區紀委監委給予梁曉龍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其涉嫌受賄犯罪行為移送檢察機關依法處理。經查,梁曉龍在擔任宜賓金農建設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期間,收受賄賂達1000餘萬元。

「人家是玩物喪志,我是玩物喪德。」 梁曉龍懺悔稱。(完)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