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的風來得異常迅猛

  本報記者 曲忠芳 李正豪 北京報道

  「 蘋果 公司創始人史蒂夫·喬布斯曾經把iPhone比作由一顆顆技術珍珠穿成的項鏈,而今天的元宇宙(Metaverse)也被看作多種信息技術高度發展之後,進行深度融合的一串珍珠,是一種技術應用場景。」這是由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最新出版的《元宇宙科技產業黨政幹部學習詳解》(以下簡稱「《元宇宙科技產業》」)一書中對「元宇宙」概念的定義。

  自去年3月 Roblox (NYSE:RBLX)上市后,「元宇宙」概念第一次與一家數百億美元市值的上市公司聯繫起來,在此後一年多的時間里,元宇宙不僅吸引了包括英偉達、Meta、 微軟 等科技巨頭的爭相湧入,而且幾乎「無孔不入」滲透到各個行業領域,已然成為攪動全球商業社會、資本市場的重要力量。然而,正如「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業界對於元宇宙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在這種背景下,重點面向黨政幹部群體的《元宇宙科技產業》一書出版,闡述了元宇宙的理論方法、關鍵技術和技術落地、產業服務等相關內容,從而更好地推動我國元宇宙和數字經濟產業的高速發展。

  近日,《中國經營報》記者採訪了《元宇宙科技產業》主編、中關村大數據產業聯盟副秘書長、中國電子學會大數據專家委員會委員顏陽博士。就業界關注的如何科學地認知理解元宇宙、元宇宙的產業發展方向及倫理法律建設等問題,顏陽給出了自己的思考與解答。

  「像霧像雨又像風」

  《中國經營報》:最近一年時間里,元宇宙在各個行業領域、多個維度被廣泛提及,甚至在公眾認知範疇中出現了「神化」與「妖魔化」的兩極現象。元宇宙究竟是噱頭,還是互聯網發展的未來?

  顏陽:目前大多數人都已經知曉Metaverse一詞是出自美國科幻小說《雪崩》。如果單純從字面意思來看,元宇宙似乎就是一個平行於現實世界的虛擬世界。事實上,我們認為,元宇宙是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的一種融合生態,需要多種技術高度發展且深度融合——類似蘋果iPhone集成多種技術創新引領移動互聯網革命,它涉及經濟、組織、管理、社會、文化、治理等多個要素。

  當下之所以會呈現眾說紛紜的局面,甚至出現部分極端看法,這是因為現在元宇宙的發展可以說是「像霧像雨又像風」。說它像霧,是因為元宇宙才剛開始,幾乎很少人能理解它的全貌;說它像雨,是因為元宇宙的雨滴已經開始灑落在各個行業領域中;同時有目共睹,元宇宙的「風」來得異常迅猛。而從歷史發展的規律來看,任何一項新興科技的出現,往往會出現一個期望膨脹與泡沫的時期。

  我們從去年初開始對包括北京、深圳、浙江、江蘇、安徽、重慶、成都等多個省市進行了行業調研,並與各地方政府進行了溝通互動,堅定了推動元宇宙科技產業的決心,期望通過建立元宇宙的認知體系和相對系統的實踐應用框架,為下一步元宇宙產業發展和各級地方推進相關產業提供教科書式的參考。

  《中國經營報》:如何釐清元宇宙的構建思路和實現路徑?

  顏陽:首先,元宇宙的實現需要幾個條件,主要包括沉浸感和真實感還原技術、實時與低延遲的通信環境、社交多元化社區的建立,以及持續生產自主無限的內容。那麼遵循「第一性原理」,我們將元宇宙的主要核心技術歸納為「BASIC」(百思)架構,即1B、2A、3S、4I、5C,涵蓋區塊鏈技術、人工智慧、物聯網、通信網路、晶元、雲計算等。可以看出,元宇宙的技術支撐體系都不是新的技術物種,而是將以前的技術解構再進行新的重構。從現有的從事元宇宙的企業來看,需要有技術發展及交叉融合的新突破。

  元宇宙帶來的不僅是普通用戶獲得的現實世界的無限延展的超級體驗,更是商業模式的徹底轉變,將在基礎設施層、人機交互層、去中心化層、空間計算層、創造者經濟層、探索與發現層、體驗層這七個層面重塑產業生態。

  產業化發展方向

  《中國經營報》:在公眾認知中,元宇宙在一定程度上會與遊戲畫等號、混合使用,該怎麼理解遊戲與元宇宙的關係?

  顏陽:2021年被業界稱為元宇宙的「元年」,從資本市場來看,不少遊戲企業確實成為第一撥的「得利者」,部分廠商更是將自身與元宇宙標籤捆綁。元宇宙出自文學創作(小說)中,更通過《頭號玩家》等電影直接給大眾展現出來,后又發展到遊戲中,這是不容置疑的事實。實際上,遊戲只是元宇宙的一個賽道或應用場景,並不是元宇宙的全部,元宇宙更大的空間是在產業領域。另一方面,遊戲產業底層引擎技術開放以及遊戲行業中應用的人工智慧相關技術,又為產業的發展提供了更多的生態支持。

  《中國經營報》:除了遊戲,從商業化的視角來看,元宇宙產業發展方向主要有哪些?

  顏陽:遊戲、社交領域,是較早涉及元宇宙並成為熱門賽道的。除此之外,我們看好的元宇宙科技產業發展方向包括工業製造、大健康、智慧城市、教育、金融、文創旅遊等。

  以文創旅遊領域為例,尤其是后疫情時代,各個景區、場館都開始藉助5G、大數據、雲計算、XR(混合現實)等技術向消費者提供更多元化的體驗,大到數千平方米的VR主題公園,小到一二百平方米的VR體驗店。當然需要指出的是,文創旅游業向元宇宙的布局與轉型也面臨成本過高、5G網路建設受限、認知局限等許多困難與挑戰。

  另外再說關注度更高的工業製造。工業領域首先應用數字孿生,即把物理世界感知的一切映射到數字世界裏面,並進行優化、推演,然後再對現實世界進行調節控制。從這一點來說,它已經是一個虛實的結合。元宇宙不僅需要數字孿生,也需要數字原生的加持,通過在虛擬世界的不斷創新,可以反過來進一步提升現實世界的生產力和效率。

  《中國經營報》:從去年以來,元宇宙一詞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各地政府文件中。在你看來,各地方政府在向元宇宙布局建設有什麼差異?

  顏陽:各地方政府基於當地的產業資源優勢,在推動元宇宙產業落地中呈現出各自的特色。比如大灣區,市場化程度比較高,民間機構比較活躍,他們最早建立了元宇宙的協會、元宇宙的博物館等場景;東部地區包括上海市幾個區開始進行產業規劃,杭州市推進元宇宙與電商等產業落地和場景應用;西部包括重慶市依託區塊鏈布局的優勢,去年就成立了重慶元宇宙產業創新中心,成都市最近也開始通過產業聚集進行抱團和產業重構;北京城市副中心先行一步,元宇宙應用創新中心已開始承載元宇宙生態企業。

  現行法律倫理面臨挑戰

  《中國經營報》:元宇宙產業發展對於現行的法律倫理有哪些衝擊與挑戰?

  顏陽:元宇宙蘊含了巨大的商業機遇,在快速發展過程中會帶來新的合規問題及法律風險。雖然法律有先天的滯后性,或許不能規制新型應用的方方面面,但是源於互聯網與區塊鏈的經驗總結,相信現行法律可以規制大部分的新型元宇宙應用與場景。最典型的案例是我國對於規制區塊鏈領域里的加密貨幣,已有相關法律政策,明確禁止加密貨幣的挖礦與線上交易等行為。

  《中國經營報》:對廣大消費者來說,如何辨別五花八門的「元宇宙」產品,避免上當受騙?

  顏陽:我們對於「元宇宙站點陣圖」做了六大類型劃分,其中有一類叫「無知族」,指對元宇宙的認知不足或者處於信息盲區,另一類叫「騙子族」。每一次新興技術的湧現,總會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有很多人和機構打著元宇宙的名義斂財,特別是一些從事虛擬幣的人員機構,換一個名頭繼續進行「割韭菜」的行為,需要特別當心。

  在金融領域,長期提到的一個詞叫「適當性管理」。無論你要進行什麼樣的投資行為,都應該評估一下自己適不適合進行這樣的投資,或者說當投資損失后能不能承擔後果,與此同時,在當下元宇宙滲透落地的許多場景中,因法律政策監管約束存在一些空缺,從事的平台或企業容易出現「跑路」現象。綜合以上,這些都是需要消費者理性權衡與考量的。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