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教育「新課標」9月執行 課外培訓機構如何助力

  本報記者 李媛 北京報導

  近日,一則中小學生9月份開學開展勞動教育,包括烹飪、種植等課程的新聞在家長圈引起了不小的震動。

  日前,教育部發佈了《義務教育勞動課程標準(2022年版)》(以下簡稱「新課標」),將於今年秋季學期開始執行。規定勞動課程內容分為日常生活勞動、生產勞動、服務性勞動3大類別,推薦了10個任務群,其中包括清潔與衛生、整理與收納、烹飪與營養等,分學段完成不同的課程目標。

  新課標發佈後,很多家長也對新課標的實施提出了疑問,包括勞動課的烹飪等課程如何上?是否會考試?會不會流於形式成為打卡照片?給家長留的新作業?等等。

  「一些家長對這幾天發佈的新課標有一些誤讀。實際上,家長、教育機構、學校等都應該在完全理解新課標教育方針的基礎上再貫徹,以免造成誤解。簡單地說,新課標出台的背景是國家的教育方針修改了,2020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就發佈了關於加強大中小學勞動教育的意見,而此次新課標的發佈比以前更加完善了勞動教育的體系和標準。」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

  新課標下勞動教育的改變

  在北京東城區新鮮衚衕上小學6年級的志揚(化名)特別喜歡動手,他非常喜歡學校里的勞動教育課程,「記得孩子5年級時就上過一堂勞動課《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行李箱的整理與收納》,之後我們家出去旅行就都是他自己整理行李箱了,不用家長操心。」志揚媽媽告訴記者,她所在的家長群里有孩子在北京二中分校讀書的,中學的勞動實踐課跟物理結合緊密,有《趣味電子實踐——簡單收音機》等課程,孩子都很喜歡。

  據北京市東城區教委的相關負責人介紹,東城區依託區青少年社會實踐學院,研發學段貫通的長鏈條勞動教育課程,實現「一校一品」、「一校多策」,把勞動教育納入人才培養全過程。通過建立勞動教育多部門聯動機制、勞技教師培養機制、勞動教育保障機制、家校共育機制、勞動教育評價機制等,開足課時、統籌安排、因地制宜,建立區域勞動教育一體化模式。

  實際上,記者了解到,在北京等一線城市的中小學課程體系中,勞動教育還是很受重視的,不少學校目前就已經開展了豐富多樣的勞動課程。那麼,此次新課標的實施,對於勞動教育又有哪些改變呢?

  「與之前的勞動課相比,新課標中的勞動課概念更加完整,包括腦力與體力勞動兩種,同時將技巧、技能、科技實踐活動等內容更加科學地結合了起來。」儲朝暉分析說,勞動有了單立的新課標,相較過去有兩大發展。一是單獨做了勞動教育課程標準。過去開設勞動課,沒有把勞動教育的「勞」放到教育方針中,新修改的教育方針強調「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把勞動教育作為一個重要的方面。二是勞動教育的課標挑選了一些生活技能,將與學生家庭以及社會情境相關的一些具體活動作為內容,從理論上來說,勞動無法外在於生活,而應該在生活之中,這種選擇是正確的。

  事實上,對於培養中小學生的勞動觀念,動手能力等家長們是不反對的,之所以會造成一些誤讀,是因為很多人還不了解新課標如何落地,甚至有家長提出是否會影響孩子初中之後的普職分流。

  對此,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教育學家熊丙奇強調,這實際上是個很不正確的解讀。根據新職業教育法,已經強調職業教育是作為類型教育,普職分流已經變成普職融合發展,而不是很多家長所理解的普職分流,甚至普職分層。這類擔心是對勞動教育的誤讀——在基礎教育階段,勞動教育是「五育並舉」不可或缺的一環,勞動教育的課程設置充分考慮了學生各學段的學習能力,目的不是簡單地培養技能,而是培養自主學習能力、自主管理能力、自我規劃能力。

  「對於勞動教育,社會上還存在一些錯誤的認識。比如,有家長就對勞動課的設置持保留態度,認為孩子去學校是讀書而不是去做體力勞動的;還有觀點認為,人工智慧時代『引導』學生從事體力勞動、生產勞動,系逆勢之選。炒菜的話,買一個機器人炒菜機就能解決問題,讓學生學炒菜似無必要;在家庭教育中,不少家長替孩子包辦除學習之外的一切事宜,將勞動立作學習的對立面,甚至用『不努力讀書,今後就去做苦力』等對孩子進行『恐嚇教育』。這些錯誤的認識與教育方式亟須糾正。」熊丙奇補充道。

  關於新課標具體的落實與實施,記者採訪了一些教委相關部門,基本上都沒有得到確定的回復。專家也認為,具體的實施還需要一段時間。儲朝暉認為,勞動課的開展事實上沒有一個標準的模式,學校與教師要因材施教,根據孩子的實際情況,對勞動課的教學內容做出整體的設計與細節的調整。

  培訓機構如何助力勞動教育?

  據記者採訪了解,對於勞動課程,很多中小學學校還是採用採購第三方的解決方案。「一是教委學校一般都會有這方面的資金,二是有的課程限於場地和場景,所以採購第三方的更加專業和方便。」一位學校方面的相關人士告訴記者。

  那麼,新課標的實施對課外培訓及第三方供應商是否帶來了新的機會?

  對於中慧雲(山東)技術有限公司全國渠道總監李夏雷來說,新課標的出台讓他和公司一直以來所做的工作更加「名正言順」了。中慧雲(山東)技術有限公司是一家提供勞動教育整體解決方案的供應商,總部在山東並輻射全國。

  「實際上,在前幾年的地方區域,綜合實踐和勞動課在學校里幾乎不上,在中高考的壓力下,都讓主課給擠掉了,有些三線城市學校里的這種課只是為了應付檢查,應付學校的內配問題。」李夏雷坦言,此前公司做起來挺難的,「即使把項目做成了,有的學校也難以保證使用,所以這種勞動素質課在一些地方學校淪為一個擺設,但如今已經納入了必修課,從課程到評價,到地方性課程,這些都要做,所以我們所提供的整體解決方案就更加名正言順了。」

  採訪中,記者發現與地方不同,北京等一線城市中小學校對勞動教育還是十分重視的,這也加大了對勞動教育課程的採購力度。北京勁松職業高中餐飲服務集群主任向軍告訴記者,學校有40多個培訓課程,北京市的一些中小學跟學校是有協議的,「每年這些學生會固定一個時段來我校參加實踐活動,比如學習日本料理壽司、中餐宮保雞丁、菠蘿咕嚕肉、義大利披薩、捏麵人等課程。」

  李夏雷認為,當新課標發佈之後,一些課外第三方解決方案提供商會因此受益,但是很快就會有培訓機構「瞄準」這塊新的「蛋糕」。

  記者注意到,5月7日下午,安徽新東方烹飪高級技工學校就邀請家長、學校以及教育主管部門的工作人員參與其主辦的座談會,業界普遍認為,這表明了校外培訓機構開始著手布局新增的勞動教育培訓市場。

  中國東方教育集團總裁許紹兵表示,會立即行動起來,拿出一套勞動課的教學大綱,做好相關教材的編寫和烹飪微影片製作,做到線上和線下相結合,區分好每個年級的課程標準,還會從實用性、興趣性、互動性、安全性角度出發研發一系列標準課程包。

  李夏雷表示,未來,課程體系的設計會有一些改變,因為新課標很明確地表明了勞動教育怎麼開展,任務群也說得很明確。

  對於未來培訓機構如何助力勞動教育,專家認為,社會培訓機構參與學校的課程建設、實踐基地建設,這是落實義務教育課程方案和標準、提高課程質量的重要方面,因為僅靠學校自身的力量,很難按照「五育並舉」的要求解決師資建設、課程資源建設問題。而社會培訓機構為學校勞動教育課程服務,需要有正確的理念。

  「一方面,需要地方教育部門和學校重視,增加對勞動教育的投入;另一方面,需要整合校內外資源,為開好勞動課,提供更多的實踐場所,以及各學校可以共享的勞動教育師資。隨著勞動課單獨成為一門課程,課程的教學要求會更高,與之對應的實踐活動設計要更專業化、系統化,通過這些活動教育學生養成勞動習慣,促進學生核心素養培養。圍繞這一教育目標打造實踐基地、提供給學生高質量活動體驗的機構,會助力勞動課實現其教育價值,成為學生樂於參與的課程。」熊丙奇說。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