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鎮銀行票據糾紛面面觀:過期拒付最常見 偽造簽章、挪用兌付金須警惕

票據是銀行最常見的業務之一。近期,央行公佈的一組數據顯示,2022年3月末,票據承兌餘額較年初增加7746億元。第一季度,企業累計簽發商業匯票7.0萬億元,同比上升13.8%;金融機構累計貼現13.4萬億元,同比上升18.2%。

為了解村鎮銀行在開展票據業務方面的風險點,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裁判文書網以「村鎮銀行」為當事人,以「票據」為關鍵字進行搜索研究。結果顯示,僅在2021年與村鎮銀行有關的案件有54745起,其中有462起案件與票據有關,佔比約0.84%。

對票據有關案例分類梳理後發現,引發村鎮銀行與企業糾紛的原因較為集中。最常見的情況是銀行因拒絕對過期的票據貼現,而被企業告上法庭。第二類情形,銀行履行義務後,企業卻不能如約支付票款,由此被銀行起訴。

這兩類案件事實清楚,雙方分歧在於處理方式,法院審理在適用法律條款方面清晰,因而較為簡單。值得一提的是,還有一類案件存在欺騙或挪用資金的情況。例如,偽造/變造票據簽章、騙取票據承兌、挪用票據款項等。

如果企業票據過期,這筆資金會打水漂嗎?

2021年4月公佈的一份裁判文書顯示,祥寶建築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祥寶公司)在2016年1月與陝西韓城伊尹建築裝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伊尹公司)結算運費時,祥寶公司支付給伊尹公司一張銀行承兌匯票。

該票據由韓城浦發村鎮銀行簽發,出票人為偉基建築安裝有限責任公司,出票日期為2016年1月15日,匯票到期日為2016年7月15日,收款人韓城市祥寶建築材料有限責任公司,票面金額為人民幣1萬元,付款銀行為韓城浦發村鎮銀行。

按照常理,伊尹公司帶著該匯票,就可以在韓城浦發村鎮銀行收款。但是,由於伊尹公司財務人員變更造成失誤,致使該銀行承兌匯票過期。2021年2月,伊尹公司向韓城浦發村鎮銀行收款,銀行以票據已逾提示付款期為由拒絕付款。法院審理後認為,伊尹公司依法取得銀行承兌匯票,屬於合法取得,享有相應的票據權利。現因自身原因未在法定的期限內行使票據權利,因而票據權利已經消滅。

但是,票據權利的喪失並不意味著無法獲得票據全額相當的金額。依據條款為《票據法》第十八條,「持票人因超過票據權利時效或者因票據記載事項欠缺而喪失票據權利的,仍享有民事權利,可以請求出票人或者承兌人返還其與未支付的票據金額相當的利益。」最終,法院判決韓城浦發村鎮銀行於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返還伊尹公司票據利益款10000元。

一般來說,此類案件較為簡單,事實清楚,雙方的分歧點主要是在於「過期是否可以匯兌票據利益款」。從記者翻閱的同類裁判文書來看,法院在審理此類案件時,主要依據條款為《票據法》第十八條,因此判決結果均是要求銀行返還原告的票據利益款。

在票據糾紛中,銀行並非絕對的強勢方,也會遇到不如約付款的公司。

去年披露的一份裁判文書顯示,2017年6月,凱里東南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東南村鎮銀行)(甲方)與黔東南州凱福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凱福商貿公司)(乙方)簽訂《綜合授信合約》。

合約約定:甲方同意在授信額度有效期內向凱福商貿公司提供870萬元授信額度,其中授信敞口435萬元,保證金435萬元。在授信額度有效期限及額度範圍內,乙方在使用上述授信額度時不限次數,並可循環使用。對授信額度及類別約定為銀行承兌匯票870萬元。

簡單來說,東南村鎮銀行以銀行承兌匯票的形式向凱福商貿公司授信870萬。裁判文書顯示,授信期間1年,自2017年6月23日至2018年6月23日。承兌匯票到期日,甲方憑票無條件支付票款,如到期日之前乙方不能足額交付票款時,甲方對不足部分自票據到期日起轉作為逾期貸款,逾期貸款按18%年利率計算。同時甲方有權要求乙方提前償還本合約項下的所有債務並終止合約項下所有剩餘額度的使用。

據此,被告凱福商貿公司因經營需要,向東南村鎮銀行請求票據承兌業務。分別在2017年12月、2018年1月與凱福商貿公司簽訂兩份銀行承兌協議,均約定凱福商貿公司為出票人,收款人為貴州凱里瑞安建材有限公司。其中,第一次出票日期2017年12月29日,到期日2018年6月29日,承兌金額為380萬元,保證金為190萬元。第二次出票日期2017年12月29日,到期日2018年6月29日,承兌金額170萬元,保證金85萬元。

雙方在協議與合約中約定:承兌匯票到期日,承兌銀行憑票無條件支付票款,匯票到期日出票人不能足額交付票據導致銀行發生墊款的,承兌銀行對不足部分的票款按照《支付結算辦法》的規定每天計收萬分之五的利息。

按照約定,東南村鎮銀行分別將190萬、85萬元(共計275萬)銀行承兌匯票交付至凱福商貿公司。但是銀行承兌匯票期限屆滿,東南村鎮銀行催收上述銀行承兌匯票票款,但凱福商貿公司仍未如約付清。

為此,東南村鎮銀行將凱福商貿公司告上了法庭。法院審理後,判決凱福商貿公司於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償付凱里東南村鎮銀行有限責任公司票款本金及利息。

實際上,上述兩類案件並不能覆蓋所有的情況。票據糾紛中還存在著另一種情況。記者注意到,銀行員工挪用資金,致使企業無法正常兌付票據,銀行也因此被起訴。

2017年8月17日,正明能源公司因需要現金周轉,持一張金額為100萬元的銀行承兌匯票到天山村鎮銀行辦理貼現業務。時任天山村鎮銀行信貸部的員工竇某宇經辦了該筆貼現業務,確認無誤後出具了一份《兌付協議》,落款收票人處由竇某宇簽名並捺印,並加蓋了天山村鎮銀行信貸業務用章。

根據協議,出票日期2017年8月2日,匯票到期日2018年2月2日。承諾於2017年8月18日兌付金額97.9萬元。但是,正明能源公司在收到50萬元後,遲遲未收到剩餘的資金。

對此,正明能源公司稱,「該兌付協議寫明了已收到正明能源公司的電子銀行承兌匯票出票到期日期、金額及票號一張後,說等付款通知。期間,正明能源公司多次向被告(天山村鎮銀行)及竇某宇索要該兌付金額,被告給付了500000元後,至今拖欠未付剩餘的479000元。」

天山村鎮銀行辯稱,「正明能源公司把承兌匯票交給了竇某宇,竇某宇簽收後個人貼現給付正明能源公司500000元。正明能源公司所述未付金額被告認可,但對事實不認可,因為被告沒有實際收到正明能源公司的承兌匯票。」

這是怎麼一回事?原來是竇某宇挪用了本該支付給正明能源公司的款項。在另外一起案件中查明,竇某宇將正明能源公司銀行承兌匯票上的100萬元兌換出來後,向正明能源公司的財務人員轉賬支付了50萬元,剩餘款項竇某宇用於償還了其個人債務,沒有向正明能源公司支付。

這種情況下,銀行該承擔責任嗎?法院認為,天山村鎮銀行對本單位業務用章的使用應當有嚴格規範的用印管理程序,竇某宇作為天山村鎮銀行信貸部的員工,其在辦理正明能源公司的銀行承兌匯票貼現業務中,天山村鎮銀行對此負有嚴格的不可推卸的監督管理義務,以及承擔竇某宇辦理該業務的相應法律後果。

因此,故對正明能源公司要求天山村鎮銀行兌付現金479000元的請求,法院予以支持。然而,判決內容不止於此。除被要求兌付未兌付的資金外,天山村鎮銀行還需要支付一筆利息。

法院表示,天山村鎮銀行未及時向正明能源公司支付剩餘貼現金額,應當向正明能源公司支付相應的利息。參照民間借貸相關法律規定,對正明能源公司主張的利息應當以479000元為基數,自2017年8月19日起至2020年8月19日止按年利率4.35%計算,自2020年8月20日起至實際付款之日止按年利率3.85%計算。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