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債門檻調高 城投融資亟須「新水源」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 石健 北京報導

隨著「紅橙黃綠」區域顏色調整,地方融資平台投融資也在發生變化。

近日,《中國經營報》記者在採訪時了解到,此前,按照交易商協會監管窗口指導意見,城投發債需要看所在縣區一級的債務率顏色,即橙色以上即可申請發債。但是,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2021年年末,窗口指導意見作出調整,發債城投要看所在市級的債務率顏色。同時,城投向交易所提交發債材料的,過去橙色區域可以進行發債的,現在調整為橙色區域只能借新還舊,黃色和綠色區域可以增發新債。」

對於橙色區域只能借新還舊一說,記者向另外兩家城投公司求證,均表示收到了窗口指導意見,並且按照意見執行。

對於該變化,上述業內人士認為,「此前的橙色區域可以發新債,也調整為和紅色區域一樣,只能借新還舊。總體來看,城投發債仍然處於收緊狀態。」

雖然發債門檻在收緊,記者注意到,今年以來,國家相繼出台銀行項目貸款支持城投融資發展的政策,亦為城投融資帶來「新水源」。

從「看區」到「看市」

日前,各省均公佈了自身所處的債務率顏色。一位東區省份城投負責人告訴記者,「『紅橙黃綠』四檔的劃分,是要經過縣區、地市、省三級,最終匯總形成省級的區域顏色。就我們實際操作業務的來說,目前更看重地市級債務率的顏色,因為這個決定了城投未來的融資方式。」

事實上,早在2014年,《中華人民共和國預演算法》修正案及《國務院關於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的意見》(國發〔2014〕43號)出台,在疏堵結合的政策導向下,中國地方政府債務管理逐步規範化,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總體可控,但區域性和結構性問題仍需關注。2019年起,財政部推行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等級評定製度,以債務率為考核標準,將不同區域劃分為「紅橙黃綠」四檔,並在隨後的債務風險管控工作中加以區別對待。

根據監管部門的指導意見,依據各地的債務率來劃分區域「紅橙黃綠」四個檔次。紅色區域的債務率在300%以上,橙色區域的債務率為200%至300%,黃色區域的債務率為120%至200%,綠色區域的債務為120%以下。

採訪中,前述城投負責人向記者講述了兩個變化,「我們城投所在的市以前的顏色為紅色,去年12月末,經過調整債務率後變為橙色。按照監管的要求,此前橙色區域就可以發行新增債務。但是,隨著監管窗口指導意見提升了發債門檻,橙色區域只能『借新還舊』。此外,發債審批過程中,也從過去的只看縣區顏色到看市一級的債務率顏色。」

在該城投負責人看來,從過去只看縣區級顏色到看地市級顏色,以及橙色區域亦不能新增債務,「總體上發債的趨勢仍然是收緊的。但是,從整體區域來說,是有利於逐步降低地方的債務率,減少系統性風險。通過減少新增債務的方式,可以逐步降低政府的債務率,等再度調整顏色,則可以盤活整個區域的地方融資平台」。

記者注意到,在「控增化存」的基調下,多地隱性債務增速放緩。根據中誠信國際統計數據顯示,其中,8省隱性債務規模回落,但由於轉移支付從特殊時期放量轉為常態以及土地市場降溫拖累政府性基金收入,多地綜合財力仍有下滑,疊加穩增長訴求下地方債持續擴容,多省債務率仍較2020年抬升。同時,由於各地財力恢復進度不一,穩基建需求及著力點不同,加之化債資源的差異也導致了各地隱性債務化解進度及難度不同,區域間債務風險進一步分化。根據中誠信國際測算,顯性債務口徑下,全國除江蘇、上海外其餘省份債務率均上升,超三分之一省份債務率分檔顏色加深,福建、甘肅、廣西、海南、河北、湖南、黑龍江、吉林、雲南、新疆、重慶由綠變黃,但仍舊處於淺色檔位。

在中國宏觀經濟論壇(CMF)主要成員、中誠信國際信用評級有限責任公司研究院副院長袁海霞看來,目前有三方面因素影響各區域的債務率顏色。一是土地市場降溫疊加轉移支付減少,綜合財力下降仍是推升債務率的重要因素。受房地產嚴監管下土地市場逐漸降溫,各地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恢復進度較慢,各省上級補助收入較2020年明顯下降,多數省份綜合財力與2020年相比不升反降;二是穩增長壓力下地方債持續擴容,顯性債務口徑下債務壓力有所上升。穩增長壓力下,地方政府繼續維持「大開前門」政策、專項債大幅擴容,顯性債務口徑下的地方政府債務持續攀升,各省均呈現快速增長態勢;各地持續推進地方債置換等化債方式,但資源差異、進度不一等仍加劇區域分化。各地通過地方債置換、地方上市國企、銀行、土地等多種資源盤活資產、化解債務,但受制於區域金融資源等差異,各地化債進度不一,各省廣義債務風險仍有所分化。

尋求融資突破

區域顏色調整對城投公司的主要影響在於發債。一位城投融資部的負責人告訴記者,「由於現在發債門檻提高,從過去看區級的債務率顏色到看市級債務率顏色,即便所在的縣區是綠色,也因為市級是橙色或者紅色而不能夠增發新債。」

袁海霞認為,隨著城投企業債券融資進一步收緊,如交易商協會根據債務率「紅橙黃綠」分檔約束高風險地區城投企業發債,部分債務率本身較高區域的地方債務滾動壓力將增加,需持續關注廣義債務率分檔為「紅橙」區域的風險演化情況。「此外,在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收官之際,城投重組整合或進一步加速,而城投整合將面臨體制機制、業務協同和債務管控等多方面挑戰,需關注在國企整合轉型中喪失重要地位和核心業務職能的城投,以及在隱性債務管控背景下喪失融資能力的城投市場波動風險。」

對此,城投尋求新的融資突破成為關鍵。在該融資部負責人看來,「雖然目前一些標準化的融資渠道受到一些影響,但今年國家在銀行層面的政策利好是較多的。抓住有利窗口期,城投可以實現跨越式發展。」

該城投融資部負責人說,「2022年城投融資有兩方面工作要做。一方面就是規範自身的融資模式,同時,防範融資帶來的風險。不如監管已經明確城投公司不能跨省開展非標業務,非標業務包含租賃、小貸、保理等。如果公司非標業務接近佔50%的,就要首先對相關業務的償付工作做好應對,確保不能出現項目逾期。其次,要逐步提出融資類信託業務,這也是監管要求的;另一方面則是要尋求融資上的突破。今年,銀行項目貸款的力度會很大,我們也注意到,如城市更新、支小支農、新能源等領域,項目貸款的力度很大。這就也需要城投公司抓住機會,主動聯繫項目貸款。」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來,繼浙江、湖南、貴州等省市陸續嚴查城投融資中介、內部違法違規等相關問題後,江蘇省也多次公佈城投公司相關案件查處情況。

在該融資部負責人看來,「尋求銀行項目貸款還可以有助於實現城投公司的業務轉型。今年國家層面已經多次提出要構建現代化基礎設施建設體系,城投應該抓住這個有利時機,布局相關產業,比如高標準農田、高效農業、城市更新等,這些都是城投比較擅長的經營領域,從目前支持的銀行項目貸款領域來看,完全可以覆蓋城投業務轉型的需要。」

尤其對於城市更新及現代化基礎設施建設而言,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比如東北及西北地區,基礎設施建設較為薄弱、穩增長訴求更高。以新疆為例,在國家『十四五』規劃強調在加強出疆入藏、中西區地區戰略骨幹通道建設的基礎上,圍繞交通基礎設施建設、水利基礎設施建設、能源保障能力建設及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明確了重點建設項目,並強調發揮政府投資的撬動作用,2021年全區共安排水利、交通等領域重點項目共350項,總投資16493億元,發行新增地方債1063億元,募集資金重點投向交通基礎設施建設、農林水利等領域,顯性債務率大幅攀升,債務率分檔也由綠變黃。對此,適當加強銀行項目貸款的力度支持,將會有效降低政府的債務率。」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