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發起產業投資基金方興未艾: 構築產業鏈賦能優勢 塑造良性競合關係

上市公司對產業投資基金的項目投資決策有較高的話語權,會根據自身產業鏈協同效應與技術迭代升級趨勢投資硬科技企業。

上市公司悄然成為PE/VC投資領域的新勢力!

據通聯數據Datayes統計數據顯示,今年以來上市公司先後發起設立逾百隻產業投資基金,投資領域涉足新能源、半導體、智能製造、生物科技等新興產業。

一位與上市公司合作發起產業投資基金的創投機構合伙人向記者透露,相比以往上市公司主要以LP(出資人)形式參与投資產業投資基金,如今越來越多上市公司要麼以GP(基金管理人)發起產業投資基金,要麼聯合創投機構以雙GP模式共同發起管理產業投資基金。

在他看來,隨著上市公司紛紛「入場」,股權投資市場正呈現多元化發展趨勢。

「相比創投機構以財務投資者為主,上市公司設立的產業投資基金更像是產業投資者,他們一方面投資期限更長,令投資企業擁有更寬裕時間拓展各項業務與實現技術迭代,另一方面會藉助自身產業資源賦能初創企業,給後者帶來更多客戶資源與產業協同效應。」這位創投機構合伙人指出。更重要的是,上市公司可以通過增發股票收購相關企業,令產業投資基金項目退出多了一個極具操作性的渠道。

一位PE機構投資總監透露,如今上市公司發起的產業投資基金,也與此前「PE+上市公司」運作模式有所不同——前者屬於產業投資,後者更像是上市公司市值管理的一種手段。

「這造成兩者投資邏輯截然不同。」他強調說。目前不少PE FOF機構與聚焦產業投資的機構投資者LP都對上市公司產業投資基金有著濃厚投資興趣,甚至有些機構投資者帶著擬投資儲備項目參与產業投資基金的注資,希望上市公司能對這些項目提供更豐富的產業鏈賦能效應。

這位PE機構投資總監表示,儘管上市公司發起產業投資基金持續火熱,但這個PE新業態仍需克服諸多瓶頸:一是,投資決策規範化,目前不少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對產業投資基金投資決策存在「一言堂」現象,會引起部分LP不滿;二是,上市公司可能基於自身業績回報需要,可能對投資項目設定相對苛刻的業績增長要求,反而導致初創企業過度追求短期業績高增長而透支未來成長空間,令產業投資基金投資風險無形間增加。

「今年以來PE領域出現一個新現象,是上市公司正積極招募具有豐富投資經驗的創投機構人員參与產業投資基金投資管理,並賦予較高的投資決策話語權,儘可能解決這些短板。」他直言。

與「PE+上市公司」模式截然不同

記者多方了解到,相比「PE+上市公司」,如今上市公司發起的產業投資基金,無論在投資策略,還是投資邏輯方面有著諸多不同。

首先,在「PE+上市公司」操作模式下,以往都是創投機構主動接洽上市公司,藉助後者定向增發股票收購一些「熱門概念」項目,以滿足上市公司市值管理需求。但如今,上市公司對產業投資基金的項目投資決策有較高的話語權,會根據自身產業鏈協同效應與技術迭代升級趨勢投資硬科技企業。

其次,「PE+上市公司」的投資策略更接近「市值管理」,比如前些年多家上市公司因此大舉涉足收購P2P機構,導致股價表現曇花一現;但如今,上市公司產業投資基金更強調項目投資的產業協同效應與項目孵化效應,願通過更長時間的股權投資,促進初創企業持續發展實現更穩健長期的高回報。

一位上市公司投資部門人士向記者透露,今年他們之所以發起產業投資基金,主要目的是為了通過股權投資,促進技術迭代升級與產業鏈協同效應持續擴大,以及推動生產管理數字化與智能製造。

在他看來,相比PE/VC機構,上市公司產業投資基金能吸引眾多高科技初創企業青睞,主要原因是上市公司產業鏈賦能效應比較大,尤其是不少涉足智能營銷、智能製造、AI技術應用的平台型初創企業,特別希望能引入上市公司作為創投股東,提供豐富的產業客戶資源與產業賦能效應。

記者獲悉,目前,不少產業投資機構在積极參与上市公司產業投資基金注資同時,還會將部分擬投資儲備項目推薦給這些產業投資基金,一方面能創造更強的產業協同疊加效應,另一方面在必要時促進上市公司定向增發股票收購,拓寬項目退出渠道。

上述與上市公司合作發起產業投資基金的創投機構合伙人表示,上市公司產業投資基金已成為PE/VC領域不容忽視的新勢力。究其原因,越來越多地方政府引導基金也在積极參与上市公司產業投資基金的注資與投資管理,前者認為此舉將實現更大的「政府產業扶持措施+上市公司產業集聚效應+資金注入」的疊加效應,助力地方招商引資與當地經濟轉型發展走得更快更好。

構築良性競合關係

一位創投機構創始合伙人向記者透露,隨著上市公司產業投資基金日益增加,他們悄然感受到新項目的競爭壓力。

「有些硬科技初創期企業早早預留了一部分投資額度給予上市公司產業投資基金,因為他們希望此舉能帶來更強品牌效應與產業協同賦能成效。」他告訴記者。此外,個別財力雄厚的上市公司產業投資基金願意給予硬科技初創企業更高的估值,導致他們投資成本相應「水漲船高」。

記者多方了解到,越來越多高科技初創企業也迅速找到解決方案,包括調高單輪股權融資額或增加一輪股權融資,滿足不同創投資本的投資需求。

「但是,企業估值偏高問題仍然較難解決。」一位大型PE基金副總裁向記者指出。由於上市公司產業投資基金報出的企業估值較高,目前他所在的創投機構投資決策委員會先後否決了兩個項目投資決策。

值得注意的是,越來越多上市公司產業投資基金也注意到自身估值報價不夠精準等問題,開始打聽其他簽訂投資意向協議的創投機構報價,改變信息不對稱所帶來的報價差異問題。

前述上市公司投資部門人士直言,這背後,是上市公司產業投資基金負責人(主要是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與企業高層)主要從產業鏈協同效應與技術變革趨勢去判斷高科技初創企業的估值,但若遇到項目比較「搶手」與行業賽道比較「熱門」,為了獲取投資額度,他們更容易大幅提價,反而導致其報價與市場行情明顯「脫節」。

他指出,對此他們一方面與多家知名創投機構增加溝通,一方面招募來自創投機構的專業投資人才,迅速填補這項短板。

記者多方了解到,當前不少創投機構與上市公司產業投資基金之間已構建相對默契的「合作關係」,比如雙方在項目投資前會磋商制定一個相對合理的估值報價,在項目投后管理方面各司其職,創投機構主要提供人推介、技術變革趨勢展望、企業未來發展建議等,產業投資基金則從產業鏈賦能角度,提供眾多潛在客戶與產業鏈協同資源。

一位國內大型PE機構負責人向記者指出,創投機構與上市公司產業投資基金不存在所謂的競爭關係,彼此都希望發揮自身所長,助力投資企業更好更快發展。

「對雙方而言,投資企業業績持續穩健快速增長,是他們獲取可觀股權投資回報的最大基礎。」他指出。不過部分創投機構也有自己的小算盤,若企業IPO因市場環境等因素操作難度驟增時,由產業投資基金對接上市公司開展收購,同樣是一個相對理想的項目退出渠道。

(作者:陳植 編輯:林坤)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