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雅蘊藉 一花一鳥皆世界

中國花鳥畫在不同的時期展現出了不同的特點,隨著時代的發展,花鳥畫對生命的描摹、精神的內涵的表達也愈加豐厚,呈現出動態變化的新面貌。

暮春五月,南方花木繁盛、草長鶯飛。

從去年開始,廣州藝術博物院就為即將啟動的新館籌備了一個重磅的系列展覽「藝海藏珍——廣州藝術博物院藏曆代繪畫精品展」。展覽歷經第一期「山水篇」和第二期「人物篇」,為觀眾梳理並挖掘了多件珍貴的文物級藏品,展現了中國傳統繪畫多元的藝術面貌。而就在剛剛過去的「五一」勞動節假期,廣州藝術博物院迎來了該系列展覽全新亦是最後一期——「花鳥篇」。

中國花鳥畫,是中國傳統的三大畫科之一,在中國美術史乃至世界美術史上都有著重要的地位。花鳥畫,顧名思義是以描繪動物、植物為主題的繪畫作品,創作的對象往往包括禽鳥、走獸、昆蟲、鱗介、花草、樹木等。花鳥的形象自古便出現在人們的生活中,也因其與自然的緊密聯繫和美好的形象,被賦予了許多吉祥寓意。歷代畫家在花鳥畫中創作出一個個生機勃勃、千姿百態的理想世界,也反映了中國文人寄情于大自然的志趣。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廣州藝術博物院了解到,本次展覽的展期持續至7月29日,共展出歷代花鳥畫精品45件/套(實物128件),以展廳的一二樓為界線,分兩大部分呈現:第一部分為鳥蟲魚獸,第二部分為草木花卉——一動一靜的對比,給到現場觀展的市民以獨特的花鳥畫觀賞體驗。

展覽中最值得期待的作品包括「限時展出」的元代佚名作品《金盆浴鴿圖》、明代陳淳的《花觚牡丹圖》和清代朱耷的《雜畫冊》等。而明清時期在花鳥畫領域較為著名的王穀祥、周之冕、惲壽平、蔣廷錫、居巢、居廉、任薰、任頤等畫家的作品,觀眾也可以在這次展覽中一窺究竟。

元代珍品限時現真容

北宋郭若虛在論及繪畫的古今優劣時說:「若論佛道人物,士女牛馬,則近不及古;若論山水林石,花竹禽魚,則古不及近。」此處所說的「古」,指的就是魏晉南北朝。

在魏晉南北朝時期,已經出現了大量花鳥題材的作品。當時的畫家團體主要是皇親貴族或者跟宮廷緊密相關的文人,他們描繪的對象往往也是藏於皇家園林中的奇珍異獸。在繪畫風格上,無論對人物寫生還是花鳥描繪,他們都以造像「求真」「傳神」為標準。

到了唐代,文化藝術空前繁榮,以工筆形態為主的花鳥畫完全發展成熟,與人物畫、山水畫形成「三足鼎立」之勢。

介於唐宋之間的五代是花鳥畫發展的重要時期,湧現了許多花鳥畫的高手。其中,宮廷畫家黃筌的畫法工細,設色濃麗,顯出富貴之氣,尤其喜歡栩栩如生的寫實;而一生以高雅自任而不肯出仕的傑出畫家徐熙,開創了「沒骨」畫法——「落墨為格,雜彩敷之,略施丹粉而神氣迥出」,他更偏向以寫意的方法抒發個人的情感。兩人在花鳥畫上不同的選材和不同手法,寫實寫意,分競其美,並稱為「黃筌富貴,徐熙野逸」,並由此確立了花鳥畫發展史上的兩種不同的風格類型。

兩宋時期,花鳥畫發展到歷史頂峰。北宋沿襲五代的傳統,而且受到理學和禪宗的影響,崇理進而兼求神趣。到了南宋出現以黃筌寫實畫法為風格的「院體畫」,至此花鳥畫到達中國美術發展史上的高峰。

元代是花鳥畫發生重要轉折的時代。元初沿襲唐宋精緻寫實的花鳥畫風後來逐漸被抒懷寄情的「文人畫」所取代,清凈墨色代替了絢麗多彩,墨筆花鳥逐漸成為畫壇的主流。據介紹,本次「藝海藏珍·花鳥篇」中,一幅元代佚名的《金盆浴鴿圖》為整個展覽中展出年代最早的作品。《金盆浴鴿圖》沿襲宋代院體工筆花鳥畫風的作品,風格工麗細密,十一隻鴿子毛色各不相同,形態各異,或展翅飛來,或立於盆壁舒翅飲啄,或停于盆周剔爪梳翎,形象生動準確,有強烈的寫生感。畫中右側還有一株華麗綻放的牡丹,畫面富麗堂皇。

然而由於《金盆浴鴿圖》的創作年代久遠,材質又是絹本設色,保存難度極大。因此,為了更好地保存這件珍貴的文物,這張畫目前採取「限時展出」的方式,展出時間僅為兩周,此後將換上其他的展品代替。

吳門畫派風雅情懷

策展人吳冰麗表示,本次展覽中有近二十件是來自明代的花鳥畫作品,其中既有繼承自唐宋的院體工筆花鳥畫,也有源自元代的文人寫意花鳥畫。

明代前期的文人畫處在繼承和發展的階段,從明初以邊景昭、林良、呂紀為代表的宮廷畫風,到明中期以沈周、陳淳、周之冕等為典型的「吳門畫派」文人寫意,展現出截然不同的趣味。以蘇州為發源地的「吳門畫派」盛極于明代中葉,上承明初浙派的文人畫趣味,下啟明末興起於松江的松江畫派,對中國古代藝術的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由於吳門畫派中的畫家大多是博學多才的文人,他們通常以元畫為審美風尚,以傳統學識為厚養基礎,注重筆墨表現,強調感情色彩和幽淡的意境,追求平淡自然、恬靜平和的格調。本次展覽就展出了不少吳門畫家的花鳥畫佳作,包括沈周《百合花圖》、陳淳《花觚牡丹圖》、陳栝《五色蜀葵圖》、陸治《花鳥圖》、王穀祥《花卉圖卷》、周之冕《十二名花圖卷》、孫克弘《杞菊貓蝶圖》、陳遵《竹雀圖》、王中立《花鳥圖卷》、文俶《湖石花蝶圖》等。

據介紹,吳門畫派創始人沈周早期花鳥作品運用「沒骨」畫法,中期由工筆轉而傾向於寫意,強調筆墨趣味,晚年返璞歸真,格調高逸;他的徒弟文徵明作品精微細緻,始終保持著嚴密的法度,重視藝術展現出的道德感;陳淳花鳥畫早期受文徵明影響,精謹雅秀,中期則不拘於禮束,以寫生著稱,取法沈周,粗筆率真,晚年更有過之,開啟大寫意花鳥畫的風氣,並由其子陳栝傳承推廣。這些文人畫家各有千秋、風格迥異,從他們這次展出的作品中亦可見一斑。

陳淳,字道復,自小既有家學熏陶,又師從文徵明,對經學、古文、詞章、書法、詩、畫等都有極高的造詣。當時他與徐渭齊名,被時人稱為「青藤白陽」,明清以來的畫家在花鳥畫方面受他的影響很深。而現存的陳淳作品大部分收藏在博物館中,民間已甚少得見。這次展出他的一幅《花觚牡丹圖》,勾花點葉,多用淡墨,形簡神全,延續了他一貫疏朗輕健的風格。陳淳還是一位擅長行草書的書法家,在畫卷之上,晚年的他還題跋了一段自己對花卉寫生藝術發展道路的總結,畫與書「雙美」相得益彰。

逸筆草草卻成佳話

中國花鳥畫在不同的時期展現出了不同的特點。而且隨著時代的發展,花鳥畫對生命的描摹、精神的內涵的表達也愈加豐厚,呈現出動態變化的新面貌。

清代花鳥畫不僅繼承了明代文人畫的水墨大寫意,還以更為豐富的語言和更為多樣化的形式,傳達出自然和畫家之間內在真實的生命和精神共鳴。憑藉更具個性化的題材和畫法,朱耷(八大山人)、惲壽平、石濤等在花鳥畫發展史上留下了各自濃墨重彩的一筆。

八大山人在花鳥畫史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他的花鳥畫常常造型傲兀奇特,構圖險絕怪異,畫面荒涼枯寂,筆墨簡略凝重——簡而言之,最大的特點就是「少」:一是描繪的對象少;二是塑造對象時用筆少。看起來樸拙簡練的一條魚、一隻鳥,便足以構成一幅完整的畫面。2004年,八大山人的《魚·鏡心》,在不足一平尺的畫面上僅繪小魚一條,就拍出了484萬元的高價,被喻為「世上最貴的一條魚」。2010年,他的一幅《竹石鴛鴦》以1.187億元的天價被拍下,更是一躍成為中國書畫史上的佳話。這次「藝海藏珍」展覽中,就展出了八大山人《花鳥圖冊》中的六幅作品,儘管每幅作品的魚鳥不過草草數筆,卻形神兼備,不失其意,十分值得駐足一觀。

惲壽平列名于「清六家」,是常州畫派開山祖師。其山水初學元黃公望、王蒙,深得冷澹幽雋之致,又以沒骨法畫花卉、禽獸、草蟲,對花鳥畫有「起衰之功」,亦被目為「寫生正派」。他所作的沒骨花卉清新秀雅,畫風甚至影響了清代宮廷院體花鳥畫,更波及清代中後期的江南、嶺南等地的畫壇,為花鳥畫打開了全新的局面。這次展覽中,觀眾可以一次性飽覽到惲壽平的《蟠桃圖》《花卉圖冊》、蔣廷錫的《雜畫冊》、鄒一桂的《玉堂富貴圖》以及宋光寶、居廉、居巢、任頤等畫家的作品,沉浸式體驗沒骨花鳥畫「工細亦饒機趣,點簇妙入精微」的魅力。

(作者:梁信 編輯:洪曉文)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