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想做全球抗疫「領導者」,美國不夠格

美國聯合個別國家舉辦的「第二屆全球抗疫影片峰會」於當地時間12日舉行,美國總統拜登發表錄製講話,宣布了「一個悲劇性的里程碑」:100萬美國人死於新冠肺炎。美國的抗疫失敗令人觸目驚心,與它在影片「峰會」上刻意扮演的「領導地位」形成強烈反差。

按說,一切有助於國際社會團結抗疫、科學抗疫的努力都值得歡迎,但世界遺憾地看到,哪怕全球疫情仍在肆虐、本國抗疫嚴重失敗,華盛頓依然大搞疫情政治化,執意邀請台灣方面參會,刻意把本屬於科學的舞台政治化。這也再次表明,華盛頓在世界上挑起對立和衝突並從中漁利的興趣,遠大於承擔更多實際義務和責任把各國團結起來應對共同挑戰的興趣。

有白宮官員聲稱,美國在峰會上「幫助籌集」了超30億美元用於抗疫,並承諾拿出2億美元用於全球公共衛生。美國自掏腰包的這部分,相較外界此前稱美國可能「空著手參會」的預測已經算是「超預期」。白宮在峰會前曾提出追加225億美元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其中50億美元用於全球抗疫,但這個提案被國會擱置了。美國「內部權力制衡」當然是一個原因,但誰知道是否從一開始,美國白宮和國會就彼此心照不宣呢?所謂的「慷慨解囊」原本就是糊弄世界的假象。

當然,華盛頓也有「慷慨」的地方,那就是持續地對外輸出「政治病毒」。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美方不是把精力放在控制疫情和拯救生命上,而是大搞違反科學、破壞團結的政治操弄,甚至動用情報部門搞所謂「新冠病毒溯源報告」,試圖將自身抗疫不力的責任甩鍋中國。時至今日,在華盛頓政客的操弄下,疫情政治化還在花樣翻新,「政治病毒」也在不斷「變異」。

作為全世界醫療資源最豐富、醫療技術最強的國家,美國本來有條件在全球抗疫中發揮更大作用。但眾所周知,當領導首先要有一顆公心,摒棄私心雜念;其次自己要率先垂范,以身作則。不得不說,美國在這兩個領導要素上的表現都是極其糟糕的。一個全球抗疫的差等生,在把自己的抗疫成績搞上去之前,不可能有什麼號召力。而往全球公共衛生議題里塞私貨的做法,更令人反感。

也許是感到心虛,美國輿論會前就在降低公眾的期待值,稱相比首屆峰會,此次「可能會看到較小規模的有針對性的承諾與行動」。事實上,美國在首屆峰會上作出的各種承諾大多沒有兌現。華盛頓吹噓自己對外援助了很多疫苗,在「總結報告」上列入了一串串亮眼的數字,但實際上相當多捐贈給發展中國家的疫苗都是快要過期的,然而就算是這樣的「捐贈」也並不「免費」,甚至還附加了不少政治條件。

有非洲媒體曾直言不諱地指出,在美國試圖政治化疫情溯源問題並甩鍋中國的時候,中國卻在為發展中國家提供疫苗。疫情發生以來,中國不僅率先提出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理念,並且最早宣布將疫苗作為全球公共產品,已向12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供應超過22億劑新冠疫苗。在全球疫情肆虐的時候,誰在為全球抗疫默默無聞作貢獻,誰又是在借疫情大搞政治操弄,別人看得很清楚,華盛頓心裏應該也明白。

儘管華盛頓擅長將疫情政治化,但我們還是提醒,大多參加「峰會」的國家、地區及國際組織,是為了尋求解決辦法的,而不是給美國的霸權敬酒拜壽的。華盛頓僅憑一張嘴,決不可能取得美國在抗疫上所謂的「全球領導力」。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