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得挺美!華盛頓似乎正在試圖構建應對中國的縱橫體系

執筆/小虎刀

近期有媒體稱,西方正在通過穿梭外交,編織出一張圍堵中國的細密大網。

12日至13日的美國-東盟峰會、12日的日本-歐盟峰會,還有在即將到來的周末舉行的美國-歐盟峰會,以及下周20日拜登將開始的亞洲之行。

從北美到歐洲,從東亞到東南亞,華盛頓似乎正在試圖通過聯絡盟友,來構建應對中國的縱橫體系。

想得挺美,然而,能實現嗎?

1

三個半小時,1.5億美元。

這就是一波三折美國東盟峰會終於召開後,美國總統拜登提供給遠道而來的東盟國家的「麵包」。

從白宮發佈的行程安排來看,這次峰會持續兩天時間。12日晚上6點到7點半,拜登撥冗一頓飯的時間,與東盟領導人共進晚餐。13日下午3點半至5點半,拜登與東盟領導人就地區和全球問題交換意見。

12日拜登還重點搞了個疫情峰會,而13日會面結束後,拜登就前往特拉華州過周末了。

感覺就像白宮抽空組織了一場東盟峰會一樣。

在峰會開幕式上,拜登承諾,美國將在東南亞地區的基礎設施、安全和抗擊疫情方面投入1.5億美元。一名官員表示,美國作出的財政承諾包括,投資4000萬美元以減少該地區電力供應中的碳足跡, 6000萬美元用於地區海上安全,此外還有1500萬美元的衛生資金用於應對新冠疫情和未來可能出現的疫情,其他資金則將用於幫助地區各國發展數字經濟和制定人工智慧的法律框架。

就在此前兩天,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了400億美元對烏克蘭的援助法案。

1.5億和400億,不知道專程飛到華盛頓參會的8國東盟領導人作何感想。

失望不是一天累計起來的。

自美國前總統唐納德·川普在2017年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以來,該地區國家對美國的經濟接觸水平就一直處在失望累積的過程中。

馬來西亞總理伊斯梅爾·薩布里·雅科布12日表示,美國應當「與東盟採取更積極的貿易和投資議程」。

此前還有媒體爆料稱,美國籌備已久的印太經濟框架計劃將在拜登下周訪問日本和韓國時啟動。

但是這項計劃目前並沒有提供亞洲國家最關心的擴大市場准入,因為美國方面擔心這會影響美國國內就業問題。

甚至這場峰會的召開過程本身就是一波三折。

這次峰會是2016年以來東盟領導人首次聚集在白宮,今年2月,此次美國-東盟峰會本已宣布要在3月舉行,美方更將其形容為「歷史性」的峰會。但由於美方屢次擅自修改日程,原定的峰會最終被推遲。

之後,拜登致信東盟領導人,確定將舉辦第二次峰會而且不會無限期推遲,東盟國家才與美方重新商定了日程。

而且,東盟10國領導人並非全部到場,而是只來了8位。緬甸因受美國制裁不參會,菲律賓也因正處於選舉後的過渡期,轉而派外交大臣代表出席。

華盛頓左支右絀、費盡心思也要舉辦這次東盟峰會的原因,白宮印太事務協調員坎Bell說得很清楚:當下的俄烏衝突正在佔據拜登政府大部分的精力。東盟峰會的召開正是為了避免給國際社會一種美國已經顧不上印太的印象。

坎Bell還直言,預計峰會領導人之間的私下會談將是「直接的、有禮貌的,但有時可能會令人有些不舒服」,因為美國和東盟成員國並不是在所有問題上都意見相同。

與此同時,備受關注的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也開始「復出」工作了。

布林肯在本月4日新冠檢測呈陽性後,12日正式結束了為期一周的隔離,當天便會見了來參加東盟峰會的泰國副總理兼外長。

馬不停蹄,14日至15日,布林肯還要前往歐洲訪問。

布林肯這次歐洲之行主要是參加兩個會議,14日是在柏林參加北約外長會議,討論如何支持烏克蘭。

15日他將在巴黎參加美國-歐盟貿易和技術委員會(TTC)的一場會議。這個委員會是去年設立的,目的為了設定供應鏈、半導體等相關事務標準。

外媒評論稱,從這個委員會設定之初的議程來看,針對中國的意味就非常明顯。

然而網撒開了,協調起來卻不如華盛頓設想的順利:本周末的會議是委員會成立以來第二次開會,去年9月的第一次會議還差一點直接取消,就是因為當時爆出的美澳核潛艇交易直接引發了美法的外交矛盾。

2

在太平洋的東岸舉行美國-東盟峰會的同時,西岸的東京也在緊鑼密鼓地張羅著日歐峰會。

12日,第28次歐盟-日本領導人峰會於東京舉行。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歐盟理事會主席Mitchell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舉行了會晤。

「自由開放的印太」、「台海的和平穩定」不出意外地成為了這場峰會的關鍵詞。

日歐首腦在聯合聲明中,對中國開展活動的東海和南海局勢表達了所謂「嚴重關切」,並且繼去年之後再次提及「台灣海峽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稱要為實現「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將與東盟等合作。

在對俄制裁方面,馮德萊恩讚揚了日本對俄Rose入侵烏克蘭做出的"有力"反應。要知道,日本是印太地區5個通過了對俄Rose實施制裁的國家之一,日本甚至不久前還宣布,願意逐步終止、並禁止從俄Rose進口石油。

而就這一步驟,歐盟成員國家已經爭執了很長時間,至今尚未取得最終一致。

有專家認為,安全議題在此次峰會上佔據如此分量,本身就值得關注。以往的歐盟-日本峰會上,貿易和經濟發展總是被放在更為突出的位置。

專家認為,如今日本參與全球事務的程度顯著高於過去。在日本明確緊跟西方國家施加對俄制裁之後,日本也希望在加強自身安全保障方面得到西方相應的承諾。

此外,雙方還打算達成共識,建立數字領域的合作機制,將在半導體供應鏈、5G、6G還有AI等領域推進合作。

馮德萊恩稱,這將是歐盟同一個域外國家首次建立這樣的夥伴關係。一段時間以來,歐盟一直在試圖打造自己的數字經濟產業,希望其與其它國家發展水平的差距不再繼續擴大。全球晶元短缺的困境讓歐洲對進口的依賴性暴露無遺。

此前,在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稱,中方認為歐盟和日本之間的溝通與合作應該有利於促進地區穩定和發展,有利於促進全球供應鏈穩定暢通。當前形勢下,各方應致力於團結推動開放合作,共同維護世界經濟體制規則基礎的穩定,要開放而不是隔絕,融合而不是脫鉤,共同努力促進世界經濟穩定復甦。我還要強調的是歐盟和日本峰會是他們雙方之間的事,他們不能拿中國說事,更不能干涉中國內部事務。

3

有美國事務專家對補壹刀分析稱認為,以往東盟在美國外交中間處於「漂流狀態」,不是不重視,但也不是重視,需要就聯繫一下,不需要就擱一邊。

90年代全球化開始興起,美國經濟上加大了對東盟的拉攏,但如今從亞太再平衡到印太戰略,美國開始從安全和戰略角度考慮東盟,側重點不同,東盟的地位瞬間躥升。

至於現在一些輿論鼓吹東南亞地區在安全上依賴美國,在經濟上依賴中國,專家認為,這實際上是美國的一種輿論動員手段。事實上,東盟與中國在經濟上合作是客觀的,東盟與中國互為第一大貿易夥伴,但說東盟在安全上依賴美國是很牽強的,這是對美國在地區安全功能的塗脂抹粉。

專家稱,中國與周邊國家保持的緊密友好交流合作和經濟互惠格局,讓華盛頓想要拉起的對華遏制網路難以施展。這充分說明了,美國在亞太事務中不是無所不能的行為體。甚至在美國國內還有一大堆事務亟待解決,從奶粉短缺到物價飛漲,這些事情足夠美國政府焦頭爛額了。

客觀現實是,東盟在安全上有自主性,自我定位上是中立的,所謂安全依賴美國的說法迷惑了一部分人,讓這些對區域複雜性認識不深的人跟他們走了。美國認為東盟國家長期依賴中立的取向需要改變,要往站隊美國的方向去,因此發動了這種輿論上的攻勢。

專家稱,現在是東盟自我選擇的一個十字路口,相信東盟有自我定力,絕不可能在安全方面跟著美國走,讓東南亞成為衝突前沿,損害東盟整體利益,來突出美國在該地區的主導地位。

廣西民族大學東盟研究中心研究員葛紅亮稱,老實說,這次宣布的1.5億美元投資並不算多。實際上,美國與東盟類似的特別峰會已經擱置了6年多,最近一次還是奧巴馬時期舉行的。

川普任總統期間,美國對於東盟、東南亞地區幾乎沒有關注;拜登上台之後,也僅在去年開過一次影片峰會。這次的峰會也是一推再推,直到現在才辦成。

葛紅亮認為,東南亞國家對於美國在該地區的各種舉動,已經展現出了明確的態度:第一,在大國戰略競爭時代下,東盟國家不願意也不會選邊站;

第二,美國的參與應該對地區的安全、經濟繁榮穩定帶來積極作用,而不應該帶來破壞。有東南亞學者曾經說過,如果美國是奔著跟中國對抗來爭取東盟國家,那麼東盟國家是不會給美國好臉色的。

第三,東盟這些年不再只強調自己是東南亞地區的組織,而更多地注重在地區、全球事務中發揮更大的影響力,因此推出了東盟2025願景,印太展望等等,更多強調東盟的中心性地位。美國現在無論是推印太戰略、還是印太經濟框架,如果說會讓東盟的中心性地位面臨挑戰或者對其造成傷害,那麼東盟各國也會對此保持警惕。

正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12日在記者會上稱,中方認為美國作為域外國家,應當為地區和平發展發揮積極建設性作用,而不是損害本地區和平穩定,破壞本地區團結合作。美國更不能打著合作的幌子搞選邊站隊,在涉及中國核心利益的問題上玩火。

來源:補壹刀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