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月光下揮手致謝的機車女郎

夜裡和家人散步到村外,見到一輛摩托車停在路邊上。摩托車還沒有熄火,亮著大燈。戴著頭盔的駕駛員正在十幾米外四處打量,應該是找出口,但顯然沒有結果。

村子是昔日吾鄉最邊遠的一個村,村外的大馬路連接著一條縣道,通向更遠處。由於疫情防控的需要,這個連接處不久前設了卡,不允許汽車通過。但旁邊留了小道,讓行人、自行車、摩托車通行。村裡人拖運柴火、去菜地,全靠這條通道。但這條通道在樹林邊上,又是大半夜,外面來的人很難發現。

我們向著摩托車駕駛員喊起來:「小夥子,這裡有路!」可能是摩托車的轟鳴聲遮住了我們的喊聲,「小夥子」沒有任何反應,只見其打開手機,用手指滑動點擊著屏幕,許是向朋友求援吧。我小跑過去,打算為「小夥子」帶路。

「小夥子」一開腔把我嚇了一跳,原來是位漂亮的機車女郎。「我要從這裏拐到縣道上去,但問不到出口,急人。」她說。

我給她指了路,機車女郎騎車上了縣道,突然停了下來,她在月光下向我們揮舞著手,大聲喊著:「謝謝你們,謝謝!」

我們也揮手與之告別。

機車女郎和摩托車的轟鳴聲,消失在寂靜的縣道深處。

機車愛好者遠離於我的生活之外,他們有著我所不了解的生活。平時,我只在港台劇裡見識過他們的風采,總覺得冷漠、耍酷、傲氣是他們的言行特點,然而這位機車女郎的表現,卻給了我另一種印象。

這個疫情下的夜晚稀鬆平常,和尋常的夜晚別無二致。

我深信,人與人之間存在著某些特別的機緣,使得人們在某個「斷頭路」、某個關口遇見,彼此表達善意,彼此成全對方。

我多年上夜班,走夜路是家常便飯。十幾年前的一天,凌晨兩點多,我騎著電動車下班回家,為了節省路程,我決定翻越一座橋。也許是夜班耗盡了我的體力,我在推車上橋的中間,感到了力不從心。我想,糟了,電動車很可能倒溜,然後讓我摔倒在橋下……就在這時,後面有人抬起了後輪,「來,使勁推!」一個女聲傳進了我的耳朵里。

我騎的是大型電動車,很重。她的出手相助,讓我既驚訝,又不安。

上了橋,我連聲表示感謝,她揮揮手,什麼話也沒說就走了。這是一位年輕的長髮姑娘。夜,這麼黑,這麼暖。

南京人喜歡說「小小不言」,她大概也是這麼想的。這份「小小不言」的力量,在人世間悄然瀰漫開來,慰藉著每一顆孤單的心靈。從來如此,不曾減弱過。

我的岳父母去年從外省來到南京,租住在城南的村居里。村裡人對於岳父母這類「外人」毫不見外,他們不說大道理,表現親近的方式是三天兩頭給我岳父母送東西,一把青菜、兩條鯽魚、三根萵筍……不一而足。這讓岳父母在異鄉找到了家的感覺。當然,岳父母種菜,但有新鮮收穫,亦會回贈。

許多事,在心中,不多言。

於是我們看見:家有「餘糧」分給鄰居一份;出去買菜,幫樓上的腿腳不便者代買一份;去核酸檢測的路上碰到老人,攙扶一把……疫情之下,很多人對他人的幫助,對自我的激勵,正是「人間厚道」的自然體現。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