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逐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沿海五市勝算幾何?

  近期,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再掀熱潮。

  從二月至四月,青島連發三個文件,從意見到行動計劃、再到「海洋15條」,有關部門表示,要在「全市進一步營造認識海洋、走向海洋、經略海洋的熱潮」,將引領型現代海洋城市作為「十四五」階段性目標,將創建全球海洋中心城市作為2035年遠期目標。

  同期,寧波也印發了建設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行動綱要文件,提出2025年海洋經濟生產總值達到3200億元,至2035年基本建成全球海洋中心城市。

  不僅這兩座北部、東區海洋經濟圈的代表城市推出新政策,位於南部海洋經濟圈的深圳也取得實質性進展。

  上月,南方科技大學收到深圳發改委復函,正式賦予海洋大學項目代碼,這意味著海洋大學正式獲批,進入建設程序。據相關公告,該校今年將開始培養學生。

  海洋大學作為深圳加快建設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重要載體之一,正式獲批並開建的消息一出,青島已有市民「擔憂」深圳是否會來爭引海洋人才。

  時下,海洋經濟正在成為中國經濟新的增長點,這也是一場沿海強市間競逐的賽跑。據統計,2021年海洋經濟對國民經濟增長的貢獻率為8.0%,占沿海地區生產總值的比重為15.0%。

  近年,從北至南多座沿海城市表現出對海洋經濟的熱情,並提出建設海洋中心城市的設想,綜合考慮經濟體量、海洋產業基礎等,上海、寧波、青島、深圳、天津等市將是全球海洋中心城市賽道中的重點玩家。

  深圳打響海洋人才戰,青島發佈「應對舉措」

  在海洋城市的跑道中,青島可能近年最興奮而緊張的選手。

  這個情況來自於「十四五」期間國家層面的點名。據了解,全國海洋經濟發展「十三五」規劃曾提出「推進深圳、上海等城市建設成為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彼時深圳與上海是擔當這一細分賽道的主力。而「十四五」期間國家層面沒有沿用這一提法,提出「支持深圳、青島等強化海洋功能和特色,帶動形成一批現代海洋城市」。

  青島相關部門對此表示,「把青島海洋發展擺在全國沿海城市的第一梯隊,對我們來說使命光榮、責任重大」。

  與深圳一起領攜海洋發展,對青島既是機遇也是挑戰。

  青島向海發展的重要平台之一是中國海洋大學,它在青島紮根已久,使青島在海洋領域的科研實力、人才儲備都具備有相對優勢,也成就了一段校地合作的佳話。

  這也使青島熱心市民對於深圳建設海洋大學的動向較為敏銳,一位市民在留言板上寫到:「深圳海洋大學擬採用一窩端的方式引進海洋人才,而眾所周知青島市是全國海洋科教人才的重地,全國近一半的海洋科技人才、全國1/3的海洋領域院士集聚在山東,如果深圳海洋大學來青島的高校、科研院所挖人怎麼辦,請問是否有應對舉措?」

  青島相關部門回復表示,青島擬於近期印發實施《關於實施新時代「人才強青」計劃的意見》,其中就包括了海洋人才發展計劃。

  5月7日,上述《意見》正式印發,共包括十項人才發展計劃,其新聞發佈會上指出海洋人才是打造引領型現代海洋城市的「主力軍」。值得注意的是,該《意見》對海洋急需領域的人才的政策優惠力度高於其他領域。例如,海洋領域急需緊缺專業的博士、碩士,按照每人每月1500元、1200元標準給予住房補貼,分別高於其他領域博士、碩士25%和50%。

  長遠來看,深圳新建海洋大學將培育更多海洋科技、海洋治理方面的人才,南北海岸線上的海洋大學也能形成互動交流。從近期而言,深圳已明確提出,「加大從國內外海洋企業、涉海專業組織等吸引優秀人才的力度」,儘管上海也擁有上海海洋大學且集聚有一批人才,但考慮整體的城市吸引力,青島或將面臨更大的來自深圳的人才競爭壓力,這也倒逼青島持續優化發展環境。

  新興海洋產業成趨勢,五城各具稟賦

  相較「十三五」規劃提出的壯大海洋經濟,「十四五」規劃明確提出建設現代海洋產業體系。這對沿海城市的海洋產業結構提出更高的要求。

  具體而言,未來要重點推進海洋工程裝備、海洋生物醫藥產業、海水淡化和海洋能源規模化利用等新興產業。上述三類產業都屬於高技術領域。如果要擔當全球海洋中心城市,也需在海洋工程、海洋資源、海洋環境等領域突破一批關鍵核心技術。

  這也是深圳「著急」組建海洋大學的背景之一。若該校按計劃2022年順利招生,那麼從獲得國家部委支持到落地運行,這中間深圳僅用了三年。深圳發力全球海洋中心的相對優勢也可從深圳對該校的辦學定位說開。

  深圳提出海洋大學的辦學定位有顯著的「深圳特色」——推動教育鏈和產業鏈、創新鏈、人才鏈深度融合。深圳市場主體較為活躍,且擁有南海開發戰略等廣闊場景,整體在技術轉化、技術應用方面步伐較快。深圳前海一帶已形成較為明顯的產業集聚,重點發展海洋電子信息、海洋高端裝備、郵輪遊艇、海洋金融等現代海洋服務業。

  接下來,深圳有意在遠洋漁業、工程製造、海洋生物醫藥等方面建設產業平台,包括智能海洋工程製造業創新中心、海洋生物醫藥中試平台和海洋生物基因種質資源庫、國家遠洋漁業基地和國際金槍魚交易中心等。

  青島也謀划相關產業平台,不過相對而言,青島更加重視鞏固提升其海洋科技創新實力,對海洋重大科研平台、國家海洋重大科技創新工程給予高度關注。目前已計劃推動青島海洋科學與技術試點國家實驗室入列,推進部、省、市共建國家深海基因庫、國家深海大數據中心、國家深海標本樣品館等。

  再看長三角,其最明顯的優勢在於港口。上海港是全球集裝箱吞吐量第一大港,寧波舟山港則是全球貨物吞吐量第一大港。儘管上述「十四五」國家層面文件並未點名上海,取而代之以青島。但這並不意味著上海淡出海洋經濟的賽道,相反上海在這方面依然最強勢。

  在今年挪威船級社DNV和Menon Economics發佈的「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榜單上,新加坡蟬聯第一,上海位居全球第四,也是中國排位最高的城市。目前,上海發展海洋經濟的重要任務放在臨港自貿新片區,這裏規劃將形成以海洋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海洋現代服務業為主導的藍色經濟體系——「十四五」期間,海洋產業投資佔新片區投資的比重穩定在10%左右,海洋製造業產出密度不低於100億/平方公里。

  寧波則緊緊聚焦港口,向「大港小航」的老問題下刀,破解港航服務業缺點。這也是寧波的機遇所在。在最新的行動綱要中,寧波計劃加強與全球知名航運金融、經紀等服務機構合作,力爭在寧波東區新城設立分支機構,推動高端港航服務總部經濟跨越發展。未來,寧波將進一步向航運金融業發展,例如船舶融資、租賃、保險等,一大最終目標是成為國際海洋金融中心。

  最後看天津,儘管近年天津面臨較大的產業轉型壓力,但在海洋經濟方面天津也有相對優勢。其在海水淡化及生態技術方面起步較早,去年,海水淡化與綜合利用示範基地在天津臨港完成一期中試實驗區建設。近日,國家海洋技術中心還與中新天津生態城管委會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其中就涉及海洋生態修復與監測等。

  總體而言,上述五城上海在海洋城市方面綜合發展較強、在全球已具有影響力,其餘四城各有特點,形成一定差異。但整體在海洋裝備製造、海洋生物醫藥製造、海洋相關現代服務業等新興產業領域處於較為初級的發展階段,這也是未來攻關的高地,能率先突破並開展產業化的城市,將佔得先機。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