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男子服刑27年後案件獲再審,發回重審近兩年尚未開庭

73歲的大理永平縣人楊徐邱正等待重審。他曾被判強姦、殺人,服刑20多年後,案件獲再審,原判決被撤銷,案件被發回重審,他從罪犯又變成了被告人。

73歲還在申訴的楊徐邱  本文圖片均為受訪者提供

案件發生於28年前。1993年3月25日晚上8時許,大理州永平縣曲銅鄉坡腳村女子李某某遇害。楊徐邱被指控強姦未遂、起殺人歹念用匕首等兇器致死李某某,同年7月3日被收審,11月9日被逮捕。

1994年4月28日,大理州中院一審作出判決,楊徐邱犯故意殺人罪、強姦罪,判處死刑。同年6月10日,雲南省高院終審判決認為,原判量刑偏重,撤銷原審判決,被告人楊徐邱犯故意殺人罪、強姦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服刑期間,楊徐邱不斷申訴,一度被雲南高院駁回,他又以「有關供述系公安機關刑訊逼供」「證明案件事實的主要證據之間存在矛盾」「不具備作案時間」等為由,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訴。

2017年12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做出《再審決定書》,其中顯示,經審查認為,原審判決認定楊徐邱故意殺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申訴理由部分成立,符合重新審判條件,決定指令雲南省高院進行再審。

2020年6月1日,雲南省高院再審撤銷原判,將案件發回大理州中院重新審判。從罪犯再次變成被告人,楊徐邱被羈押的地點由監獄變成了看守所,後他被看守所釋放,強制措施改為監視居住。

家屬稱,事實上,按原判決,經多次減刑後楊徐邱應於2020年12月服刑完畢。目前,楊徐邱被監視居住的場所是永平縣當地的一處廉租房,他尚未收到重審開庭的通知。

最高法作出再審決定 

被控強姦殺人

一審判決書顯示,法院認定,被告人楊徐邱與同村的被害人李某某曾有不正當的男女關係。1993年3月25日8時許,楊身帶匕首竄至李某某家中,欲與李發生性關係,遭李拒絕後,遂起殺人歹念,即持匕首向李的胸、背等部位猛刺數刀,見李未死,又拿鋼鋤猛擊李的頭部一下,致李倒地,接著又持鋤頭猛擊李的右側面部一下,後逃離現場。李某某因顱胸損傷及失血性休剋死亡。

一審法院還認定,上述殺人案之前,1986年9月的一天,被告人楊徐邱攜帶匕首竄至同村的金某某家菜園內,欲與金髮生性關係,遭金拒絕後,楊持匕首對金威脅,並致金右胸部輕傷,對金實施了強姦。數日後,楊又竄至金家,對金實施了暴力後進行了強姦。

一審法院認為,李某某遇害一案有報案記錄、匿名信、現場勘查筆錄、屍體檢驗筆錄、提取物證筆錄、辨認筆錄、證人證言、現場照片和屍檢照片等證據證實。被告人楊徐邱歸案後所供述犯罪事實、情節等與在案的其他證據相吻合。金某某遭強姦一案,有被害人金某某的陳述、提取物證筆錄、辨認筆錄、證人證言、刑事科學技術鑒定及活體檢驗照片等證據證實,被告人楊徐邱供述強姦金某某的犯罪事實、情節等與在案證據相互印證。

1994年4月28日,大理州中院一審判決,被告人楊徐邱犯故意殺人罪、強姦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對楊徐邱的《監視居住決定書》

申訴獲再審

一審判決後,楊徐邱不服,提出了上訴。

1994年6月10日,雲南省高院審理認為,原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定罪準確,審判程序合法,但鑒於本案具體情況,原判量刑偏重。據此,依法判決撤銷大理州中院的一審判決,楊徐邱犯故意殺人罪、強姦罪,決定執行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勞動改造,以觀後效,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對此,楊徐邱不服,提出申訴。1998年11月11日雲南省高院駁回了楊徐邱的申訴。後楊徐邱仍不服,以「有關供述系公安機關刑訊逼供」「證明案件事實的主要證據之間存在矛盾」「不具備作案時間」等為由,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訴,請求改判無罪。

楊徐邱申訴稱,李某某遇害案發當晚他在自己家中;家人和留宿的篾匠王某某均可證明,金某某被強姦一案純屬誣告。

服刑期間,楊徐邱拒穿囚服,不認罪。在寄給家人的信中,楊徐邱叮囑三個孩子「學好法律」。

經申訴,2017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做出再審決定書。再審決定書顯示,經審查認為,原審判決認定楊徐邱故意殺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楊徐邱的申訴理由部分成立,其申訴符合《刑訴法》相關規定,決定指令雲南省高院對本案進行再審。

2020年6月1日,雲南省高院作出刑事裁定,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決定撤銷大理州中院的一審判決和雲南省高院的二審判決,發回大理州中院重新審判。

發回重審

受雲南省司法廳指派,雲南聯雲律師事務所律師範曉媛擔任該案重審階段辯護人。范曉媛說,該案證據不足,主要是:沒有直接證據證明楊徐邱殺人,全案無血跡DNA檢測、比對;作案時間、作案動機沒有直接證據證明,強姦罪的指控是多年後,無任何補強證據;本案證據鏈的起點是「一個穿白衣的老漢」,但當年楊徐邱並非老漢,且目擊證人曹某某又承認當時「光線暗、看不清」;證明作案時間和作案動機的關鍵證人的詢問筆錄,簽名處存在他人代簽的情況,證人趙某某、邱某某、金某某(原案被害人)在不同筆錄上的簽字,筆跡完全不同,無法被合理解釋。

范曉媛還指出,案卷材料顯示,楊徐邱對作案兇器的供述並不一致,其最早供述是「自家打制的殺豬刀」,後又說是「銅殼的匕首」,及「鋼板鋤」或「鐵板鋤」。

2020年12月9日,大理市看守所作出《釋放證明書》顯示,因決定對楊徐邱採取監視居住的強制措施,經大理州中院決定,對楊徐邱予以釋放。

案件發回重審已近兩年,重審尚未開庭,監視居住也不斷被延長。2021年12月8日,大理中院又做出監視居住決定書,決定繼續對該院正在審理的涉嫌故意殺人罪、強姦罪一案的被告人楊徐邱採取監視居住的強制措施,期限為六個月。

楊徐邱的兒子邱雲波說,楊徐邱性格倔強,目前他被監視居住的場所是永平縣當地的一處廉租房裡。

邱雲波稱,父親已73歲了,在監獄和看守所中前後累計關押了27年。楊徐邱的減刑記錄顯示,1996年,楊徐邱獲減刑為無期徒刑,2007年又減為有期徒刑19年9個月,後又多次減刑,刑期至2020年12月9日結束。

因案件還在繼續審理,楊徐邱仍是案件嫌疑人。

上述監視居住決定書,依據的法條是刑訴法第七十四條,該條規定:

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和公安機關對符合逮捕條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監視居住:(一)患有嚴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的;(二)懷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嬰兒的婦女;(三)系生活不能自理的人的唯一扶養人;(四)因為案件的特殊情況或者辦理案件的需要,採取監視居住措施更為適宜的;(五)羈押期限屆滿,案件尚未辦結,需要採取監視居住措施的。 對符合取保候審條件,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能提出保證人,也不交納保證金的,可以監視居住。 監視居住由公安機關執行。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