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投債「資產荒」調查:供需矛盾悄然加劇 投資機構未雨綢繆應對估值回調風險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陳植 報導

「沒想到高信用評級城投債變得如此緊俏。」一位信託公司固收類產品負責人向記者感慨說。

4月起,他不得不高價買入AA級城投債,且越來越多新發AA級城投債均遭遇超預期認購,令他拿不到理想的認購額度。

在他看來,這預示著高信用評級城投債等信用債正遭遇不小的「資產荒」。

一位私募基金債券交易員對此感同身受。

他直言,如今一年期AA級城投債無論是絕對收益率,還是信用利差,均創下過去數年以來最低水平,表明大量資產正湧入高信用評級城投債市場,引發優質資產「緊缺程度」加劇。

記者多方了解到,目前高信用評級城投債市場遭遇資產荒,主要受到兩大因素影響,一是監管趨嚴導致高信用評級城投債發行量減少。數據顯示,今年前4個月城投債發行規模約為1.93萬億,較去年同期下降約11%;二是受市場投資風險偏好下降影響,大量資金轉投債市,加劇了高信用評級城投債資產的爭奪力度。

「畢竟,市場依然認為城投債的實質性違約幾率極低,加之其相對高的收益性,成為當前市場環境下兼顧高收益性與高安全性的理想品種。」上述私募基金債券交易員分析說。為了緩解高信用評級城投債價格走高(收益率下降)所造成的固收類產品回報率下滑,不少投資機構紛紛重拾加槓桿投資策略,即他們通過國債質押等方式籌集更多資金,轉而投資高信用評級城投債獲取更多收益。

「這無形間也加劇了高信用評級城投債的資產荒狀況,甚至導致一些低信用評級城投債價格跟隨上漲,造成新的投資風險。」一位銀行理財子機構債券類資產投資總監向記者直言。為了規避此前高價買入或高槓桿投資所造成的投資損失風險,目前他們正雙管齊下,一是對部分負債率較低且流動性較高的高信用評級城投債,通過拉長久期投資方式博取相對穩定的收益;二是針對部分負債壓力高且流動性差的城投債,則採取縮短久期與嚴格控制持倉比例等做法,規避這類債券價格回調風險。

「隨著相關部門積極推動基建投資促進經濟穩健增長,市場預期城投債發行供應將持續回升,到時資產荒狀況將很快緩解,我們必須為城投債價格虛高風險未雨綢繆。」他直言。

「資產荒」探因

「今年前2個月,大量資金紛紛湧入高信用評級城投債領域,無形間加劇了僧多粥少的資產荒狀況。」上述信託公司固收類產品負責人向記者回憶說。

數據顯示,隨著越來越多資金湧入,今年前2個月長期限、無增信的AAA級、AA+級、AA級城投債平均發行利率較去年12月分別下跌20個基點、68個基點與90個基點;短期限、無增信的AAA級、AA+級、AA級城投債平均發行利率較去年12月分別下跌16個基點、41個基點與91個基點。

「起初,我們認為部分資金棄股投債尋求避險,造成城投債發行利率短暫回落。」他直言,但沒想到3月起流入高信用評級城投債的資金越來越多,令資產荒狀況持續升溫。

如今,一些地區城投債的收益率,較市場合理估值低了逾30個基點;越來越多新發城投債幾乎早早被「一搶而空」,發行利率持續走低。

「這未必是一個好現象,因為固收類產品實際收益率隨之相應走低,迫使部分投資機構開始加槓桿鋌而走險。」這位信託公司固收類產品負責人指出。

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高信用評級城投債出現資產荒狀況,根本原因是其供需關係持續緊張。具體而言,在供應端,城投債發行政策趨緊導致城投債供應持續下降,今年前4個月城投債月均新增規模僅為1500億元,相比去年同期下降約500億,但在需求端,各類資金湧入觸發哄搶效應與日俱增。

「以往,認購新發高信用評級城投債的,主要是各種固收類理財產品與投資機構,如今,不少股票量化投資基金也參與其中,持續壓低了新發城投債平均發行利率。」前述私募基金債券交易員向記者透露,面對不斷下滑的城投債收益率,他們也只能採取加槓桿或拉長久期的投資策略,儘可能維持固收類產品的原有回報率。

記者獲悉,隨著相關部門或加快專項債與城投債發行以促進基建投資與經濟穩健增長,不少投資機構擔心這種資產荒狀況未必會持續很久。

「現在我們最擔心的是,若高信用評級城投債供應持續增加有效緩解供需緊張關係與資產荒狀況,此前估值偏高的城投債勢必出現較大幅度回調,到時重倉城投債的投資機構未必能從容規避潛在投資風險。」 這位私募基金債券交易員坦言。

警惕估值回調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面對高信用評級城投債資產荒狀況所帶來的各類投資風險,越來越多金融機構開始未雨綢繆。

一位信託公司固收+產品資產配置負責人向記者透露,儘管城投債出現實質性違約風險較低,但考慮到部分估值偏高的城投債很可能出現價格回調風險,目前他們正要求風控部門時時監測城投債輿情,第一時間報告部分城投債出現違約傳聞或機構大舉拋售消息,從而迅速落實減倉拋售或風險對沖措施。

「此外,我們還側重挖掘一些估值仍然偏低且地方政府兌付能力較強的城投債,作為防範城投債價格大幅波動的重要風控措施。」他指出。目前他們調研,部分地區城投債已處於凈償付階段且許久沒有發行新城投債,導致其城投債不大受市場關注且估值偏低,反而具有較高的投資安全墊效應。

一位券商資管產品債券交易員向記者透露,目前他們除了逢高減持估值偏高的東區經濟發達地區城投債,還在尋找中部地區償債安全能力較強但估值被低估的三線城市城投債。

「事實上,這項資產挖掘工作絕非易事。因為越來越多投資機構都意識到資產荒所造成的部分高信用評級城投債估值偏高問題,都在尋找一些低估值品種對衝風險。」他指出。目前他們主要通過中部地區當地資源,了解部分城投公司是否得到當地政府財政全力支持,以及當地政府是否給予產業振興配套措施提升城投公司基建項目投資的償債能力等,但最終影響他們投資決策的,是相關城投債估值是否偏低,且尚未被其他資本充分挖掘熱捧。

一位國內大型債券私募基金投研總監指出,目前他們已調低了高信用評級城投債持倉比例,打算留出更多資金認購新發城投債。因為他們認為隨著專項債與城投債發行供給增加,其交易價格很快會回歸合理估值區間。與其拚命尋找低估值品種避險,不如靜待市場恢復合理價格再出手。

(作者:陳植 編輯:張星)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