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評西湖換柳:少一些「一廂情願」,多一些「問計於民」

植被維護、植株更迭,本是城市綠化的例行工作。而近日,杭州西湖邊7棵柳樹被移走並換種成月季花的消息,引髮網友關注和熱議,相關話題屢屢登上社交媒體熱搜。西湖邊的幾株柳樹,緣何如此牽動人心?

千百年來,西湖與柳,相隨相依、相映成趣,既是美學意象、詩詞敘事,更是文化的賡續、城市的記憶。「最愛湖東行不足,綠楊陰里白沙堤」「西湖景緻六弔橋,間株楊柳間株桃」,是白居易與蘇軾兩位杭州「父母官」在千年之前就為西湖奠定的美學基調。而千年之後,西湖成為世界文化遺產,也印證著其價值不僅在於湖山之美,更在於人文內涵。

5月13日清晨,西湖斷橋西側北山街沿湖岸邊,七棵柳樹已補種完成。  杭州西湖風景名勝區管委會供圖

文化遺產保護修復的重要目標,就是要重建和實現自古以來的文化想像。倘若自古以來人們對西湖的想像是「煙柳畫橋」,那麼西湖景觀的現實呈現就應是垂柳依依,而非月季如盤。很多人心中,西湖之風韻,唯有柳樹尚在,才有安放之處。這大概也是即使素未謀面,西湖邊七株柳的去留卻讓全國網友如此掛懷的原因。

認識到這一點,我們也就不難理解此次「西湖換柳」事件緣何引發如此大的公共情緒:在承載著公眾情感、歷史記憶以及審美偏好的文化景觀中,即便是一草一木,也應得到保護和尊重。同時,「沒有柳樹,『柳浪聞鶯』又何以附?」這是公眾根深蒂固的審美共識。此事也提醒管理者,應及時補上西湖文化內涵、西湖審美傳統這堂課。

聞過則喜,知過不諱,5月13日清晨,七棵柳樹已補種完成。管理者的積極回應和補植之舉值得肯定。正如管委會官方微博中所述,西湖是大家的,那麼有關西湖的決策更應公開透明,謹慎柔軟。如若提前向社會告知移栽柳樹是因其老化空洞而不得不換,並向公眾徵求「替代」意見,也許留下的不是「換柳之爭」,而是一段「共治佳話」。

而從更廣闊的意義上看,關乎公眾情感和利益的事務,務必要以「公共」的方式來進行,少一些「一廂情願」,多一些「問計於民」。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