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李薔華,她和俞振飛的情感是後輩楷模

京劇表演藝術家、一代程派青衣大家李薔華於5月12日23點15分在上海瑞金醫院離世,享年93歲。

澎湃新聞記者從李薔華親友處獲悉,李薔華這些年一直腿腳不便,生活上需要別人照顧。前幾日在家中不慎滑倒,送去醫院後,因骨折血栓等多種病因搶救無效,最終離去。

李薔華 本文照片 祖忠人 攝

李薔華出生於1929年,9歲開始學習京劇老生、老旦、花旦、刀馬旦等行當,12歲時被京劇四大名旦程硯秋的程派藝術魅力深深吸引,從此立雪程門,研習程派,14歲就獨自挑班唱戲,並成為京劇程派藝術第二代私淑傳人中的佼佼者,曾與新艷秋、王吟秋、趙榮琛和李世濟四位先生一起並稱為「程門五老」。她的《鎖麟囊》《二堂舍子》《春閨夢》《亡蜀鑒》《朱痕記》等都在戲曲界享有盛譽。

作為一代京劇名角,李薔華與京昆大師俞振飛晚年相濡以沫的情感生活,也成為梨園界的一段佳話。從1980年開始,她在友人撮合下與俞振飛結為伉儷,從此正式從武漢來到上海,在上海戲曲學校教戲,同時也參與公開演出。而她在此之前,李薔華與京劇名家關正明有過一段25年的婚姻,當今京劇老生名家關棟天正是兩人之子。

俞振飛是京昆小生表演藝術大家,也是上海戲曲學校的首任校長。作為俞振飛的親傳弟子,今年81歲的崑劇表演藝術家蔡正仁一直親切地稱呼李薔華為師娘,在得知李薔華去世的消息,蔡正仁不由回憶起眾多往事,他說,「在我眾多的師母當中,李薔華老師是我最為尊敬,最最欽佩的師娘。我一直認為薔華老師的程派,無論唱念、身上,都是最規範、正宗的」。

蔡正仁對於李薔華和俞振飛兩人在藝術和生活上的互相愛扶和幫助感佩甚深,「我曾多次懷著不無羡慕的心情對俞老說:『老師,您的晚年真幸福,有薔華老師對您無微不至的關愛和事無巨細的呵護,真是千金難買啊!』老師聽了,總是點點頭,微微一笑:『這就是有緣分!』」

「正因為有了薔華老師,俞老的晚年過得美滿又滋潤,可以說,俞老師的一生中,最讓他老人家感到滿意、幸福、舒心、快樂的日子,就是和薔華老師在一起生活的十多年。薔華老師也是全身心地愛著俞老的。」蔡正仁說,兩人恩恩愛愛的情感是我們後輩的楷模。

資深媒體人、廣播人秦來來自1984年起就和俞振飛、李薔華兩位先生交往甚多。他說,「二老和藹可親,溫婉優雅,給我談他們的結合,談俞老學藝、從藝的往事,談與程硯秋大師的往事,談與梅蘭芳先生的往事……」

在得知李薔華離世後,他找出了一段當年俞振飛談李薔華感情生活的錄音,感慨說,「我深感,因為有了李薔華先生的奉獻,才有了俞振飛先生晚年的再度輝煌!不僅如此,她在京劇程派藝術的傳承上,也作出了很大的貢獻。李薔華先生為賡續京昆藝術的血脈,功不可沒!」

在這段訪談錄音中,俞振飛談到李薔華時感慨,「實際我們是老早就認識,1980年結婚。正好她是唱程派的,以前我就喜歡程派戲,我一輩子就是跟程硯秋合作,梅先生那是後來的事情,所以我們倆能說得到一塊,一聊就能聊半天。於我這好像有一種不是一般的那種夫妻感情。」

俞振飛還由衷表示,對自己的家庭感到溫暖,「她對於我的一切吃的穿的什麼非常關心,自己好像馬馬虎虎,但我的事情她總歸是在頭一件,要把我的生活弄得好一點,這樣我精神狀態就不一樣了。所以朋友說我越過越年輕,我想家庭問題是很大的關係。我們1980年到現在,多少年來一直就沒有紅過臉。」

作為俞振飛崑曲小生藝術的傳人,也是蔡正仁的學生,如今已經是上海戲曲學校校長的張軍,在各個方面都和俞振飛和李薔華有很深的淵源。從小,他就跟著老師去與俞老家拜訪,經常見到李薔華,也經常得到她的鼓勵和鞭策。這些年,因為和關棟天合作《春江花月夜》,他也經常會去看望熟悉親切的「李奶奶」。5月12日晚上,他接到了關棟天的電話,第一時間趕到了醫院,但依然沒能見到李薔華最後一面。為此,張軍的聲音顯得哀傷。

張軍說,近幾年李奶奶因為腿腳不便,見面的時候話語也比較少,「但是每次跟她說我們正在做的演的一些戲,她總是非常讚揚、鼓勵、鼓舞。今年春節的時候,我們去看望李奶奶,還跟她一起喝了一會兒茶,聊了一會兒天。當時是下午四點多鍾,我特別告訴她,今年是紀念俞振飛先生誕辰120周年,我們決定在7月15號舉辦紀念演出。我們很多很多年輕一代的新秀要登台演出,把俞老的精神跟藝術生生不息地傳承下去,我想這也是對俞老最好的告慰。我當時印象特別深,奶奶當時眼神裏面就閃爍出光芒啊,然後把目光投向我,還有跟我同去的幾位校長,眼神非常有能量,非常堅定,也非常讚許我們。但我現在真的好遺憾好悲傷,奶奶再也沒有機會坐在台下,看到這些了。」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