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儉是美德,那為什麼還要提振消費?

節儉是中國的傳統美德之一,我們的文化典籍里有無數勸導節儉的訓導,比如:「儉節則昌,淫佚則亡」「儉,德之共也;侈,惡之大也」「歷覽前賢國與家,成由勤儉破由奢」。我們從小接受的教育中,也多有關於節儉的故事。東西壞了,修一下還能用,就不急著換新的;吃穿用度,即便有錦衣玉食的條件,但如仍能保持粗茶淡飯,簞食瓢飲,則不啻是額外的美德。

節儉所伴隨的,是人類歷史上大部分時間的物資匱乏、供給有限。在人類的歷史長河中,產能過剩是近現代史上才發生的一件「奢侈」的事,而在過往的大部分時間里,從整體角度來看,產出是不足的。在大部分歷史時期內,人口數量增長有限,其原因之一就是接受到糧食、織物等物資的限制。供應的短缺使掠奪也成為一種生存策略,戰爭因此而產生。

在供應不足的情況下,選擇節儉,減少物資不必要的消耗,其實就是將資源留給了其他社會成員使用。這種主動減少自身享用的機會,將有限的物資留給其他人的做法,使得節儉成為一種美德,帶著人性的光輝。

節儉不但是與人分享的美德,也是與未來分享的謀划,是一種智慧。它提倡即使富足,也不在當下隨意支出,而為未來留有節餘,以備不時之需。如果從經濟的角度來做看,節儉所倡導的,一定程度上就是抑制即刻的消費,為將來提高儲蓄。消費和儲蓄,兩者此消彼長。

不過,消費卻是保持經濟動力的一個重要因素,因為消費所對應的就是生產者的銷售。假設無人去飯店吃飯,也沒有人購買汽車,那麼飯店就門可羅雀,汽車產業也將凋敝。消費可以用消費率來衡量,消費率一般即最終消費率,通常指一定時期內最終消費額佔國內生產總值使用額的比重。可能與中國傳統的節儉習慣相關,現實中中國的消費率長期以來偏低,並沒有到達保持一個經濟體健康發展的應有比率。

2000年以來中國的消費率持續下降,至2010 年,消費率降為 49.3%,然而中國的儲蓄率卻不斷升高,雖然民眾的物質生活得到了極大提高,消費的絕對值不斷上升。不過從相對比例來看,消費率卻不斷下降,與之對應的是儲蓄率的持續走高。從這個角度來看,也可以說我們的節儉程度並沒有降低,可能反而提高了。

中國經濟發展動力主要依靠「三駕馬車」:投資、出口和消費。消費之外的投資和出口,一向是拉動經濟的兩大主要動力,但投資和出口並非總能保持高位。

出口實際就是以他國的消費來對接中國的生產能力,換個角度講,就是我們自己節儉,而讓別國不那麼節儉的消費者來購買和享用我們的工業產品和服務。2019年中國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此時,中國居民消費佔GDP的比例約為四成,而美國在人均GDP到達1萬美元時消費比例達到了六成,日本、韓國人均GDP達到1萬美元時消費佔比也均在五成左右。對比來看,中國消費佔比總體偏低,所以,出口一直是推動中國經濟的一大主要動力。

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造成外需減少,出口應聲回落,但我們的消費並沒有大幅增加。因此,原本用於出口的商品銷售低迷、產能過剩的現象更為嚴重。出口相當於我們自己不消費,讓國外的消費來頂替我們自己的消費,但當國外的消費能力因經濟危機而大幅下降時,那就只能更靠我們自己的消費了,這也就是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的要義。所以,近年來中國不斷鼓勵居民消費,消費率總體有所提升,2020 年上升到了54.3%。

如果居民不肯消費,除了出口之外,一種替代的辦法就是投資。投資就好比個人不肯花,國家統一花錢,以此來推動經濟的增長。但投資和居民消費相比有天然的缺陷,即投資缺乏解決精準需求的能力。當一個人需要一樣商品或服務,他會去購買和消費,因而這項消費大機率會是一個有效的投入,直接帶來收益。而投資則不同,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成是相關主體替大家統一安排消費,比如新建一座機場、一條高速公路或者一個大型文體設施等,目的是民眾後續使用這些設施,由此產生消費。在基礎設施幾乎空白的時期,這樣的投資必定能產生使用率,帶來較大的回報;然而到了一定程度,其所帶來的收益就會越來越低,重複投資、低效投資的問題也會出現。所以,長期以擴大投資來替代消費,對於經濟產生的推動作用會越來越弱。

儲蓄是節儉的一體兩面,秉承節儉的傳統,花的錢少了,剩下的錢相對就多了,儲蓄率也就上去了。中國是全球少見的高儲蓄率國家,在上世紀90年代,中國居民儲蓄率就達到20%-30%,之後繼續一路攀升,於2010年達到42%,此後有所降低。然而到2019年,我居民儲蓄率仍近35%。從全球範圍來看,同期美國的居民儲蓄率僅在6%-7%,法德等歐洲國家在9%-10%,即使同樣號稱高儲蓄率的日本,其儲蓄率也只有12%-13%。

民眾節儉到什麼程度合適,儲蓄率保持在什麼樣的程度,對此存在爭議。有人認為只有高儲蓄率才能為經濟發展提供足夠的資金支持,也有人認為高儲蓄率並不利於經濟持續發展,但中國未來儲蓄率的過快下降有可能給金融帶來系統性風險。這個問題應該按不同的時期來分析:中國長期的高儲蓄率,是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發展及投資建設的重要資金來源;然而,近年來產能過剩、投資無效等問題早已突顯,此時繼續高企的儲蓄率則將造成消費不足、需求疲軟,不利於經濟保持活力和動力。

既要保持節儉的優良傳統,又要提振消費,促進社會經濟的持續發展,這要求我們找到居民儲蓄率的最優解。而儲蓄率的最優解,在國家與個人發展的不同時期應該有著不同的答案。

社會經濟的發展永遠需要供應與需求兩端的平衡,如果一味生產和儲蓄,而沒有消費及用度,那樣產能就將過剩,最終也會反過來消滅掉生產力和經濟的活力。從道德的角度來看,節儉當然是美德,但從經濟角度來看,過度的節儉將抑制消費,破壞經濟活力。極端的例子比如日本,許多年輕人清心寡欲,過於沒有物質上的追求,而節儉的盡頭將造就一個低慾望或者無慾望社會。物慾橫流的社會,不是一個好社會;但是一個沒有適當物慾的社會,也可能會造成經濟上失落的十 年乃至二十 年。

消費和節儉是不矛盾的,筆者在歐洲工作時,常見富足的德國人,開著寶馬賓士去德國著名的「窮人超市」奧樂齊購物,因為那裡的商品便宜,性價比高。但德國中產階級的車子通常是很好的,他們願意把錢大把的花在車上,而日常的吃用仍然節儉。

疫情以來到現在,中國消費整體恢復緩慢,這和疫情影響下收入及就業偏弱有關,2021年,全國居民實現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數為29975元,2020-2021年的中位數增速不到6%,遠低於2018、2019年的8%-9%。在收入增速不高的預期下,人們加大了預防性儲蓄的力度,這樣一來就更抑制了消費。可以說,我們有意無意之間變得更節儉了。

如前文所述,從傳統美德的角度來看,我們當然要繼續保持節儉的習慣並發揚光大;但全員過於節儉,未必是好事。個人合理消費,也就是在為社會做貢獻;而對國家來講,也還是要繼續鼓勵消費,這樣就能使民眾一起分享經濟建設的成果,也能藉此全面推動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

[作者薛鍵為某全國性外資銀行總行部門總經理,國際商會中國國家委員會(ICC CHINA)銀行委員會信用證組、保理福費廷組專家]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