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不要賭人民幣持續單邊貶值 銀保監會發聲后在岸人民幣反彈

  繼5月12日離岸人民幣兌美元跌破6.8後,5月13日盤中,在岸人民幣兌美元也跌破6.8關口,為2020年9月以來首次。

  本輪人民幣兌美元快速貶值始於4月中下旬,從6.3左右水平一路貶至6.8,累計下跌超4000點。美元則保持強勢,美元指數突破104,創20年來新高。除了人民幣之外,其他亞洲貨幣如日元、韓元、港元等兌美元匯率也出現下跌。

  關於近期人民幣匯率情況,5月13日,銀保監會表示,人民幣匯率波動仍處於合理區間,總體表現穩健,人民幣匯率貶值不會長期單邊持續,千萬不要賭人民幣持續單邊貶值,否則會遭受不必要的損失。

  在岸、離岸人民幣相繼跌破6.8關口 亞洲貨幣同步下跌

  近兩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延續快速下跌態勢。

  5月12日,離岸人民幣兌美元接連跌破6.8關口,最低達到6.83。5月13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6.7898,較前一交易日大幅調貶606個基點,已經是中間價連貶6天。

  日期:5月13日9時36分左右,在岸人民幣兌美元跌破6.8,為2020年9月以來首次,最低達到6.815。不過不久後,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回到6.78水平,截至11時40分左右報6.7878。

  今年一季度,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維持在6.3水平波動,4月中下旬開始,人民幣兌美元開始快速貶值,一路跌破6.4、6.5、6.6,5月延續跌勢,跌破6.7、6.8關口。

  自4月初以來,在岸、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累計下跌均超4000點,幅度均超過7%。

  人民幣快速下跌的背後是美元的走強。周四(5月12日)紐約尾盤,美元指數漲0.71%報104.7536,創2002年12月以來新高。美元指數從4月初的98左右水平一路漲至104,4月以來漲幅超6.4%。

  同時,部分亞洲貨幣兌美元也出現下跌。其中日元貶值已經持續兩個多月的時間,日元兌美元匯率從3月初的115左右一路貶至目前的130左右,兩個半月時間內日元貶值幅度超過10%。5月12日,韓元兌美元匯率下跌至1美元兌1290韓元以上,超過了疫情初期的最低收盤水平。

  港元兌美元匯率也出現走弱,從年初的7.78左右貶至目前的7.85水平,5月以來多次觸及7.85的弱方兌換保證。香 港金管局兩日內已三度出手捍衛匯率。

  央行出手釋放穩匯率信號分析稱人民幣短期有一定支撐

  美元近期的快速走強與美聯儲貨幣政策緊縮的預期有關。美聯儲已經加息兩次,並宣布6月啟動縮表。5月11日公佈的美國4月通脹率從3月的高點8.5%回落至8.3%,但回落幅度低於預期,且核心通脹環比回升超預期,未能打消市場對於通脹的擔憂。市場對於美聯儲下一次加息75個基點的預期再度抬頭,美元指數也再度上漲,5月12日突破104。

  接下來人民幣匯率將會如何變化?

  5月13日,銀保監會表示,人民幣匯率波動仍處於合理區間,總體表現穩健,人民幣匯率貶值不會長期單邊持續。金融市場的參與者,不管是個人還是企業,不管是金融機構還是非金融機構,不管是境內的還是境外的,千萬不要賭人民幣持續單邊貶值,否則會遭受不必要的損失。

  4月22日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王春英表示,人民幣匯率還會呈現雙向波動,會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中國經濟韌性較強,長期向好的發展態勢沒有改變,國際收支結構穩健,經常賬戶保持合理規模順差,人民幣資產還是具有長期投資價值,這些都會為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提供根本支撐。從貨幣政策看,近年來中國堅持實施正常的貨幣政策,沒有跟隨主要的經濟體實行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也注重搞好跨周期設計,金融體系的自主性和穩定性比較強,和其他實施寬鬆貨幣政策的經濟體相比,外部不確定性因素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相對小一些。

  此外,穩匯率措施已經出台。4月25日,中國人民銀行宣布,自2022年5月15日起,下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即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由現行的9%下調至8%。本次是央行歷史上首次下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釋放了穩匯率信號。

  中信建投首席經濟學家黃文濤認為,人民幣不會產生明顯跳貶,短期有一定支撐。在中美利差方面,一般在美聯儲加息縮表預期的博弈期,美債上行幅度最快,在緊縮確定後,美債利率料在二三季度初進入一段高位盤整時期,國債利率也將在寬信用重啟後逐步有上行壓力,從而導致中美利差三季度中後期可能逐步轉正。在央行貨幣政策對沖方面,央行已經在6.6附近開啟第一次明確的干預,預計當下位置央行亦有意願暫時維持匯率的位置。出口方面,疫情在逐步進入好轉期,出口大幅回落的持續性存疑,但仍需注意目前的衝擊對於未來兩個季度訂單的負面影響。

  人民幣快速調整並未激化外匯供求失衡

  中金公司分析師李劉陽指出,央行雖然已經退出了對匯率的常態化干預,但在匯率過度波動和過度投機傾向上升的時點,仍然可能會通過宏觀審慎管理等手段對匯率進行有效管理,促進跨境收支和金融體系穩定健康的運行。中長期看,央行手頭擁有充足的工具箱穩定匯率預期。今後,如果人民幣匯率進一步單邊波動,後續央行或還會有其他措施跟進出台。

  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提出,多個指標表明,市場對於本輪人民幣急跌準備更加充分,包括銀行對客戶交易中衍生品交易佔比明顯上升,銀行代客結匯履約率和售匯履約率均處於高位,企業運用遠期結售匯對沖匯率風險的力度加大。從外匯成交量來看,5月份以來,人民幣匯率繼續走低,但5月5日-12日日均外匯成交量294億美元,較4月20日-29日人民幣急跌時期的日均成交量下降了15.1%。這或表明這波人民幣快速調整並未引發市場恐慌,激化外匯供求失衡。

  利好出口企業,對留學生日常開銷有影響

  一名對美出口貿易公司負責人魏先生對貝殼財經記者表示,總體來看,匯率變動對出口業務是利好。相對兩個月前的匯率,以前價格很苦不想做的現在能做了,利潤也略有盈餘。記者還了解到,魏先生的女兒此時正在美國讀研,為了日常生活的便利,女兒接受了哥倫比亞大學的offer,而在紐約意味著更高的生活成本。魏先生告訴記者,在目前的匯率下, 「一萬美元多花五千人民幣,一般普通大學的學費生活費加起來有六萬美元多點,一年要多支出3萬人民幣。」

  一名生活在華盛頓的學生告訴貝殼財經記者,美元匯率的變動對她最大的影響主要體現在日常開銷方面。幾個月前,她還習慣於用人民幣來支付外賣的費用,然而隨著美元上漲,現在不得不改用美元支付。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