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社區書記趙夫奎:在疫情第一線為居民「站崗」

深夜,密雲區上河灣社區黨支部書記趙夫奎和同事,打電話挨個詢問被大數據篩查到的居民,核查工作一直忙到將近凌晨四點。清晨六點,他起床組織全社區居民做核酸檢測。5月4日那天,他休息了不到三個小時。

12年的軍旅生涯,趙夫奎鍛鍊出了隨時投入工作狀態的能力,他曾連續三天睡在辦公室桌子上,只要聽到電話聲響,就立即起床工作。前不久,趙夫奎成為今年密雲區唯一一個「最美退休軍人」薦選人。他說,退休軍人的使命擔當、社區書記的職責所在,讓自己不敢懈怠,只求保質保量為居民們做好服務。

趙夫奎在開全員核酸檢測部署會。受訪者供圖

每天都像「打仗似的」

趙夫奎老家在山東泰安,習慣說「咱」。「咱是從2015年3月份來的上河灣社區,當時上河灣社區新成立,住戶有5000多人,在海淀、順義上班的年輕人不少。」

5月3日,密雲區發現兩名核酸檢測結果陽性人員,其中一名陽性人員去了離上河灣社區只有幾百米遠的十六局早市。當晚,趙夫奎和社區幹部都沒有回家,緊鑼密鼓投入到核查工作中。

主要核查大數據提供的人員名單信息,包括來自中高風險地區的人員是否正在隔離、是否做過核酸檢測、是否接種過新冠疫苗等情況,都要一一電話核實,然後進行信息錄入和上報。

社區工作人員連夜打電話核查居民信息。受訪者供圖

「那天晚上我們做核查工作,第二天一早就要組織核酸檢測,下午還有很多居民打電話詢問生活物資情況。這一天,電話有百十個,事也是一件接著一件。」5月4日中午,趙夫奎中午喝了兩包咖啡,沒時間眯一會兒,打了太多電話,聲音有點沙啞低沉。

趙夫奎和團隊每天就像「打仗似的」,有時候早上六點多,社區幹部就要全體待命,開始布置核酸檢測工作;中午也很少能喘口氣,要處理居民們反映的各種各樣的問題,健康寶彈窗怎麼辦、狗狗需要下去遛彎怎麼辦、老人需要去醫院檢查怎麼辦……

一開始,居民對核酸檢測比較陌生,社區工作人員需要一棟樓一棟樓喊,一場全員核酸檢測下來,需要十個小時。而現在,一場社區全員核酸檢測,五個小時就能完成了。

上河灣社區核酸檢測點位。受訪者供圖

核酸檢測效率提升的背後,是社區工作人員和居民越來越高的默契。隨著疫情防控工作推進,趙夫奎摸索出了一套精細化管理的辦法,他組織社區工作人員給居民按照不同需求做了分類,根據每個群體的需求,建立相應的微信群。「比如有些人有慢性病,我們就給他們專門拉個群,再配上工作人員。」

社區工作人員的用心,居民們也看在眼裡。5月6日,密雲區氣溫驟降,颳風下雨,一個用於核酸檢測的帳篷被吹倒了,社區副主任韓雄立即沖向風雨里,扶住了帳篷。現在,居民和社區的連接更順暢了,居民們會主動向趙夫奎反映問題,主動向社區報備自己可能去了風險區或者接觸了密接人員。「相比上周,我們的工作好做多了,居民們現在都非常理解疫情防控要求。有了問題,該居家就居家,該核酸檢測就核酸檢測,大家都很配合工作。」

社區裡的一個「兵」

核酸檢測只是防疫工作的一部分,社區更多的工作是要保障居民生活能夠正常進行。居民居家隔離期間,需要提供垃圾轉運、物資配送、藥品購買等服務。趙夫奎為此成立了青年團員服務保障突擊隊,提供代買代送、處理生活垃圾等上門服務,最大限度滿足居民日常生活需求。從成立到現在,突擊隊已經為居家隔離人員提供生活保障服務6000餘次。

疫情剛出現的時候,居民們擔心社區供應不上蔬菜水果,社區便設立了兩處無接觸便民菜站和八個儲物櫃。隨著疫情防控進入常態化,現在社區和一些商超合作,保障社區物資穩定供應。

社區裡一些老年人有基礎性疾病,有的需要做定期透析,有的需要定期檢查。只要有病人需要去醫院,社區工作人員就幫忙聯繫醫院,然後由急救車轉運,並且全程陪同,協助病人繳費、填表等。

有時候,公務車輛不夠,社區工作人員就用自己消殺後的私家車陪病人去醫院。社區裡一位三十多歲的孕婦,需要去醫院做檢查,趙夫奎就開著自己的車送她去醫院。處理完醫院一系列手續後,趙夫奎發現手機上又多了幾個未接電話。

趙夫奎把自己比喻為社區裡的一個「兵」,只要居民遇到了問題,就得趕緊想辦法處理,「我現在晚上十二點前不敢睡覺,就是睡覺前,也得把手機所有信息看一遍,才能放心睡著。」

社區和物業結成了「兄弟連」

趙夫奎一家也住在上河灣社區,有時候,妻子會被下派到其他社區做疫情防控工作,再趕上自己也正好在辦公室值夜班,正在讀中學的孩子就只能一個人在家做飯、上網課、睡覺。

但在趙夫奎的心裏,還裝著社區這個家,「把社區當成家一樣,才能做好居民的知心人。」有12年軍旅生涯的趙夫奎,說話聲音卻很溫和,同事們對他的評價是做事比較細心,而且執行力很強。對此,趙夫奎說,「是因為我們有一支執行力強、高效率高責任感的團隊。」

趙夫奎成立的青年團員服務保障突擊隊,由十幾名團員、入黨積極分子構成。在社區人手不足的時候,突擊隊就有了大用場。「我們只要在群里一發消息,哪棟樓哪位居民需要上門服務了,隊員們就會踴躍報名。正因為突擊隊的參與,我們社區服務質量才能始終保持在較高水平。」

社區工作人員正在搭建核酸檢測帳篷。受訪者供圖

同時,社區黨支部和社區物業也結成了「兄弟連」。有一位正在居家隔離的居民需要挪動大貨車,恰巧保安隊長趙闖有A本駕駛證,自告奮勇提出幫忙挪車。在設立卡口點位的時候,社區和物業一起合作,超高效率完成了卡口點位布置。

「將社區服務好,光有這份心是不夠的,還得講方法。」趙夫奎所在的上河灣社區,在密雲區率先開發出了社區服務APP。2017年10月,「上河家園」APP上線,給了居民一個更暢通的反映問題的渠道,像牆體裂縫、電動車充電、文明養寵、園區綠植補種等常見問題,居民們可以在APP相關板塊上直接提交。而且,居民還能在APP上監督社區黨支部工作。

今年,密雲區退休軍人事務局只推薦了趙夫奎參選北京市「最美退休軍人」。44歲的趙夫奎有些不好意思,「我做出的工作,能讓社區裡的居民們滿意,咱就知足了。」

新京報記者 趙利新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盧茜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