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財快評:發電行業再迎及時雨,電力供應兜底得到有力保障

  5月11日,中央再次給出了穩增長的新措施,要求確保能源供應,絕不允許出現拉閘限電。在前期支持基礎上,國務院層面向中央發電企業再撥付500億元可再生能源補貼,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注資100億元,這是國家確保能源供應、幫助發電企業紓困的又一重要舉措。

  發電成本高、保供壓力大和馬上進入迎峰度夏的用電旺季的供需矛盾將對發電端保供帶來挑戰。2021年以五大發電央企為首的發電行業煤電業務均因燃煤成本大幅上升而陷入全行業虧損。去年下半年發佈的《關於進一步深化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市場化改革的通知》雖然增加了燃煤工業電價上浮20%的政策,但政策的落地和紅利的釋放還有一定滯後性,且今年以來受俄烏衝突影響,國際煤炭價格上漲且高位波動,電煤價格仍居高不下,在承擔能源兜底保障責任的同時,企業經營現金流壓力劇增。此外,近期雖然全國最大用電負荷較同期有一定下降,但隨著疫情逐步得到有效防控,工業用電量恢復和「迎峰度夏」的傳統旺季,用電需求將快速增加,高發電成本和高需求量可能將進一步加劇煤電企業虧損。除了逐步落實的2022年電煤中長期合約全覆蓋可以部分緩解煤炭量缺價漲的問題,發電企業生產經營資金壓力依然巨大。此次財政撥付和資本經營預算注資為發電企業提供了有力的資金支持,幫助降低資金成本和減輕現金流壓力,同時為可再生能源新項目投資提供了空間和支持。

  能源低碳結構改革在路上。2022年中央政府性基金支出預算表中,「其他政府性基金支出」從2021年的928億元增加至4528億元,且主要為可再生能源補貼。此次撥付可再生能源補貼是「推動解決可再生能源發電補貼資金缺口」的重要推進,是可再生能源項目發展的重要利好,表明了國家低碳改革的決心。進一步資金的落實可以使發電企業可再生能源項目以及集團公司整體的資金狀況得到改善,提振行業信心,推動雙碳目標的實現。

  根據能源不可能三角理論,能源的生產與供應無法同時實現「滿足能源需求」,「維持價格低廉」和「利用能源清潔」。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徵收標準在可再生能源法頒布後多次上調至2016年的每千瓦時1.9分,至今再未發生變化,其徵收額低於實際需求,導致補貼缺口的不斷增加。煤價居高不下,新能源現有使用成本偏高且供電穩定性低,雙重的成本壓力下維持低的供電價格,發電企業仍面臨發一度虧一度的問題。即使財政支出可以幫助補貼一部分的缺口,但在現有電力體系下,補貼缺口仍然存在,從長期來講,電力行業的低碳轉型和可持續發展會受到影響。

  那麼在確保能源供應的前提下,我們能否破除能源不可能三角,從效率與公平的角度,有一個兼顧「既能、又能、還能」的改革方案呢?電力作為工業發展和生活必需品,需考慮供電安全保障,因此首先要保證電量供應,堅決守住民生、發展和安全底線。其次,碳中和已成全球共識,目前,歐洲議會通過「碳邊界調整機制」議案,對進口商品徵收碳關稅,並宣布不晚於2023年實施,關於減碳的市場准入要求將推動高碳企業需迅速做出調整,增大對綠電的需求。因此雙碳目標下,仍需堅定低碳轉型的道路,推進可再生能源發電補貼資金落地,結合減稅降費、綠色貸款等政策,促進可再生能源發電技術創新,降低發電成本,推動中國電力低碳轉型。最後,讓市場起作用,降低成本,在市場失靈的部分讓政策起作用,同時防止政策失靈。煤電價格矛盾影響著中國電力的穩定供應,需進一步完善煤炭和電力市場,引導煤、電價格主要通過中長期交易形成。發電側,推進高效率機組多發電,邊際成本低的電多消納;需求側,完善電力需求側響應資源的定價機制,基於峰谷電價再配置經濟活動,引導高耗能企業用電精細化管理,用好電價浮動,分攤成本,從而提高電力市場效率。

  (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應用經濟學院助理教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