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傷水平2021年升至最高,美國青少年怎麼了?

參考消息網5月13日報道 據美國《大西洋》月刊網站4月11日報道,美國正在經歷一場嚴重的青少年心理健康危機。美國疾控中心的一項新研究顯示,從2009年到2021年,表示「持續感到悲傷或無望」的美國高中生比例從26%升至44%。這是有記錄以來青少年悲傷水平最高的一次。

報道稱,2021年前6個月對近8000名高中生進行的這項政府調查發現,不同人群的心理健康狀況存在很大差異。超過1/4的女孩說,她們在這次新冠大流行期間曾認真考慮過自殺,這一比例是男孩的兩倍。白人青少年的悲傷情緒似乎比其他群體上升得更快。

但是,整體看所有群體的情況都是一樣的:對每個青少年群體來說,幾乎所有的心理健康指標都在惡化,而且這種情況在美國全國各地都存在。事實上,自2009年以來,每個種族的悲傷和絕望情緒都在上升。

據報道,下面是導致悲觀情緒上升的4種因素:

1.社交媒體的使用

5年前,心理學家瓊·特文格在《大西洋》月刊上發表了一篇頗有影響力的文章,題為《智能手機摧毀了一代人嗎?》。

特文格寫道,2012年前後,她注意到,在美國和其他發達國家,青少年的悲傷和焦慮情緒開始穩步上升。她尋找原因,意識到2012年正是擁有智能手機的美國人比例超過50%、移動社交媒體使用率激增的時候。

我認為,社交媒體不像老鼠藥,對幾乎所有人都有毒。它更像是酒精——一種輕度上癮的物質,可以改善社交處境,但也可能導致少數使用者產生依賴和抑鬱。

為什麼社交媒體會以這種方式影響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一種解釋是,青少年(尤其是少女)對朋友、老師和網民的看法特別敏感。社交媒體似乎利用了這種敏銳的敏感性,促使她們過度關注自己的身材、形象和受歡迎程度。問題不僅在於社交媒體會加劇焦慮,而且正如我們將會看到的那樣,社交媒體會讓今天的年輕人更難應對成長的壓力。

2.社交活動減少

心理學專家斯坦伯格強調,社交媒體最大的問題可能不是社交媒體本身,而是它所取代的活動。

斯坦伯格對我說:「我一直告訴家長,如果Instagram只是取代電視,我並不擔心。」但現在的青少年每天在社交媒體上花費5個多小時,這個習慣似乎正在取代許多有益的活動。

從2007年到2019年,睡眠時間在8小時及以上的高中生比例下降了30%。與本世紀頭10年的同齡人相比,今天的青少年與朋友一起出去、拿到駕照或參加青少年運動項目的可能性降低了。

疫情和學校關閉很可能加劇了青少年的孤獨和悲傷情緒。哈佛大學教育學研究生院2020年的一項調查發現,在新冠大流行的第一年,所有人的孤獨感都上升了,但對年輕人來說增幅最大。

斯坦伯格說:「眾所周知,密切的社會關係會減少青少年的壓力。當孩子們無法到學校去見朋友、同學和老師時,這種社交隔離可能會導致悲傷和抑鬱,尤其是對那些容易感到悲傷或抑鬱的人。」

3.世界充滿壓力——還有更多關於世界上壓力來源的新聞

臨床心理學家莉薩·達穆爾告訴我,沒有哪種單一因素能解釋青少年悲傷情緒的上升。但她認為,部分原因在於這個世界壓力越來越大。或者,至少,青少年對世界的認知似乎給他們造成了更大的壓力。

她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過去10年裡,對槍支暴力、氣候變化和政治環境的擔憂讓青少年變得越來越緊張。」

對財務狀況、氣候變化和新冠大流行的恐懼、對獲得社會認可和一定讓自己成功的焦慮集合在了一起。

斯坦伯格說:「我認為這是一種疊加效應。我們正走出疫情,然後俄羅斯突然開戰。每天,感覺好像還會發生什麼事情。這帶來對世界的一種非常悲觀的看法。」

不僅僅青少年有這種末日感,各種社交媒體渠道都在傳遞這種末日感。我們不能排除如下可能性,即青少年對世界感到悲傷不僅因為這個世界上有令人悲傷的事情,而且因為年輕人隨時隨地都能接觸到這些不斷告訴他們應該對這個世界感到沮喪的網路信息。

4.現代育兒策略

過去40年裡,美國父母——尤其是擁有大學學位的父母——花在輔導孩子、做專職司機和其他幫助孩子的活動上的時間增加了近一倍。

經濟學家瓦萊麗·雷米稱之為「幼兒競爭」。尤其是高收入父母,他們花更多的時間讓孩子為能被有競爭力的大學錄取做準備。我2019年採訪雷米時,她對我說,她「無法相信我們的朋友為了讓孩子上大學對他們施加了多大壓力」。

「幼兒競爭」是一種上流社會的現象,不能解釋青少年悲傷情緒的普遍上升。但這完全可以解釋部分原因。

在2020年的《大西洋》月刊文章《美國的童年怎麼了》中,凱特·朱利安描述了一個對家庭產生更廣泛影響的現象:焦慮的父母為了讓孩子遠離風險和危險,無意中把焦慮轉移到孩子身上。

朱利安強調了耶魯大學兒童研究中心推出的一種名為「SPACE」的新療法,即「針對焦慮兒童情緒的支持性育兒方式」。簡單地說,這種療法迫使父母不那麼遷就孩子。如果女孩害怕狗,就鼓勵她跟小狗玩耍。如果男孩討厭蔬菜,就給他做焦糖西蘭花。也就是說,在現代的育兒過程和孩子們的童年中,應用一點暴露療法可能會幫助青少年更好應對一個複雜和充滿壓力的世界。

表面上,青少年的成長速度變慢;但在網上,他們的成長速度快得多。互聯網不僅讓青少年獲得給予他們支持的友誼,還讓他們接觸到霸凌、威脅、有關心理健康的絕望對話以及一系列無法解決的全球問題——各種各樣的負面情緒的大集合。

全球大流行病和前所未有的社交隔離又放大了現有的種種趨勢,於是青少年的悲傷情緒上升就不那麼令人難以理解了,不是嗎?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