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識途是文學史上被低估的一位作家」 當專家學者讀完《馬識途西南聯大甲骨文筆記》

封面新聞記者 張傑

在中國當代文壇,馬識途是一位風格鮮明、成績卓著的實力作家,他的《清江壯歌》《夜譚續記》都是備受讀者喜愛的文學佳作。晚年的馬老,老驥伏櫪,志在千里。他憑藉自己強大的記憶力,將自己青年時代在西南聯大讀書時所上的古文字課程上領受的教益,轉化為一本兼具學術性和回憶錄式的非虛構作品——《馬識途西南聯大甲骨文筆記》。

5月13日上午,在川大江安校區舉行過第八屆馬識途文學獎頒獎典禮之後,一場關於《馬識途西南聯大甲骨文筆記》作品的學術研討會,也順利展開。

來自四川大學、四川省作協、四川人民出版社的文學評論者、研究學者、作家教授、出版人,圍繞《馬識途西南聯大甲骨文筆記》,深入剖析了這本書中體現出來的語言學、文字學、教育學以及人文精神等方面的豐富價值。

「馬老的根深深扎在一個一個方塊字字頭裡」

遠在北京的中國作協副主席李敬澤,也通過影片發來了他閱讀《馬識途西南聯大甲骨文筆記》的一段感受,「從中可以讀到當年西南聯大的課堂上,當年的先生們和學生們的精神風貌。我為他們對中華文化的深刻熱愛所感動。我想,對民族的愛,對國家的愛,可能最根本、最深邃的一個層面,就是對我們中國文字的熱愛。我們看到像馬老這樣一個松柏長青的作家,他的根扎得有多深——深深地扎在一個一個方塊字字頭裡。所以,這樣一份甲骨文筆記,對於我們來說,是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

在現場參會的中國作協副主席、四川省作協主席阿來首先講述了他跟馬老來往的一件趣事。「幾年前,馬老的《夜譚續記》出版後,送給我一本。當時馬老還寫詩對外宣布他要封筆。我趕緊去他家看他,一看他的狀態,不是要封筆的樣子,就放心了。當時他跟我說,他還有一個很好的故事,只是自己沒有精力寫,希望我把這個故事寫出來。我說,您怕是封不了筆,還是您自己來寫吧。在這之後,他又出了兩本書,一本是《那樣的時代,那樣的人》,另外一本就是《馬識途西南聯大甲骨文筆記》。」

穿越歲月的甲骨文筆記凝聚的「初心」、「童心」

《馬識途西南聯大甲骨文筆記》中,馬老記述了當年他和他在西南聯大的老師們研究古文字的諸多生動情形。阿來說,「在當時那種時代狀況下,他們能執著於對古文字的根源探索,體現出的是一種對文明之根敬畏的初心。書中透露出的學生與先生之間的友誼往來,殊為珍貴。在這本書的啟發下,我還又去重讀了聞一多先生的一些著述。西南聯大短暫存在幾年,但在中國教育史上,綻放出那麼璀璨的花火。馬老的這本書,就是那段珍貴歷史的一段美好見證。」

阿來提到的「初心」,讓在場的多位教授深有共鳴。周維東教授認為,馬老以如此高齡,寫這本書,「除了傳達出一些語言學知識,更重要的應該是,他想要傳達出一種訊息:希望學生不要去追潮流,而是要老老實實學知識。此外,這雖然不是一本專門寫甲骨文的學術專著,但是馬老分享自己學習甲骨文的心得感受。讓我們看到他當年跟老師之間的互動,學習知識的純粹、執著。所謂的立德樹人,這對我們今天教育工作者是非常有啟發性的。」

姜飛教授在青少年時代,就讀過馬老的作品,「那是一本連環畫版的《清江壯歌》。印象非常深刻,久久難忘。最近我還又重讀了一遍。」

《馬識途西南聯大甲骨文筆記》中記載的關於古文字生動鮮活的解釋,「很多人都以為,講知識做學問都是比較枯燥的,但其實,做學問需要理性和邏輯,但絕對不是藝術感性遲鈍的藉口。學問做得好,往往會有一種藝術的美感,像馬老在這本書中記錄的對一個字的解釋,是多麼美啊。」

姜飛還提到,他從馬老的筆記中讀到「文化的初心、求知的童心,這是高級的學術作品也是優秀的文學作品中必不可少的東西。如果一部作品缺少這些東西,那是上不了層次的,很容易庸俗。」

康宇辰是川大文新學院的專職博士後,她也提到,從馬老的書中可以看到,當時的西南聯大的師生們在艱苦的條件下,踐行著「讀書不忘救國  救國不忘讀書」的信條,擁有著「純粹的高級的快樂」,也是一筆寶貴的精神財產。

語言學專家:

《馬識途西南聯大甲骨文筆記》可以作為大學生通識課程教科書

《馬識途西南聯大甲骨文筆記》雖然不是專業的學術著作,但裏面記載的文字學知識,是經得起專業學術的考究的。

川大文新學院研究語言學、訓詁學的雷漢卿教授就提到,「跟社會上作者自己發揮解釋的那種文字學普及作品不同,馬老這部作品里記載的文字學知識,是很正統的,對我們進行語言學專業研究是非常重要的幫助。比如書中馬老所回憶記錄下來的唐蘭先生在西南聯大課堂上所講內容,在唐蘭目前留存的著作中都看不到。馬老的回憶式記錄,就是非常珍貴的獨家內容。此外,馬老在書中記錄的老師在課堂上講的一段關於音韻學的話,對於我們現在研究中國南北語音的變化,也是非常重要的學術參考材料。」

除了書中的文字學知識,雷漢卿教授對馬老年逾百歲寫出這麼一本重要的作品感到由衷敬佩,「我現在60多歲了,一度我都覺得自己老了。看到馬老以108歲高齡還如此孜孜不倦寫作,極大地被鼓舞到。在馬老面前,其實我還算是年輕人。古語說,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鐵肩擔道義 妙手著文章。這些話,我們都耳熟能詳。但真要說誰做出一名知識分子、一名士人的表率,馬老肯定是其中一位。」

雷漢卿教授還提到,閱讀《馬識途西南聯大甲骨文筆記》促發他想到,其實可以在大學里開甲骨文的通識課程,「馬老的這本書,就直接可以當甲骨文的通識教材,幫助當代大學學生了解、熱愛甲骨文。」

馬老的外孫劉曉遠作為家人代表參加了這次研討會。他在發言中說,自己不是研究文學的,也不是研究文字學的,「所以參加這個研討會,有點誠惶誠恐。」不過,他願意來向廣大讀者推薦這本書,」爺爺這本書本來也不是學術類的專業著作,而是適合大眾讀者,具有科普性質。從爺爺的書中,既可以看到當時學者進行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的熱情,以及當時西南聯大的課堂氛圍,師生關係。作為在教育行業工作的我,真的是受益良多。」他還笑著解釋說,自己作為馬老的外孫,為啥叫爺爺的原因,「因為他說,不管是家孫,還是外孫,都是孫子,都喊爺爺吧。所以我就一直喊他爺爺。」

馬老外孫劉曉遠

出版方:

馬老沒封筆,還在寫,下一部應該是長篇小說

身為《馬識途西南聯大甲骨文筆記》出版方,四川人民出版社黃立新社長回憶起這本書出版前的一些細節,「2021年1月22日,我們去馬老家,他拿出手稿承諾給我們出版,我們深受感動。馬老治學非常嚴謹,還雷厲風行,在整理出版《馬識途西南聯大甲骨文筆記》手稿的過程中,我們把需要處理幾十個的問題交給他。當時107歲的馬老拿著放大鏡,一個個地查證批註,不到一周就處理完了。馬老這麼一個大家,很謙遜,毫無名人架子。」

黃立新說,由於這本書中的筆記內容是馬老靠著記憶打撈出來的,馬老曾謙虛表示,擔心一些知識如果不準確,會不會貽笑大方,「其實馬老這種擔心是沒有必要的。我們邀請了北京大學甲骨文專家李宗焜教授對內容進行了審讀,其中的文字學知識經過專業學術圈的認可。而且,這本書更大的意義還在於,它更像是一部馬老在西南聯大的求學口述史,具有不可複製的史料價值。」

黃立新還透露,馬老目前並沒有封筆,他還在寫,「應該是一部長篇小說,我們還會一直跟蹤馬老的新作,也請大家持續關注四川人民出版社與馬老著作出版的互動。」

「馬識途是文學史上被低估的一位作家」

四川大學文新學院院長、學者李怡主持了這場研討會。作為一名現當代文學史研究專家,李怡首先提到,「據我所知,舉辦一位108歲作家所寫的文字學作品的研討會, 在中國現當代文學史上,應該是此前沒有過的。有文字學著作的作家,我能想到的有郭沫若、陳夢家等人,但他們似乎也沒有開過類似的研討會。所以今天我們開這個研討會,本身就具有傳奇色彩。」

在《馬識途西南聯大甲骨文筆記》中,李怡讀出了當時的西南聯大師生們對國家命運、民族走向的關切,以及對知識、文明之根的那種渴望和追求。「這是一本甲骨文筆記,也可以說是一部知識分子正氣史、骨氣史。從他們身上可以看到天地無私心裏寬的境界,看到士人做學問的冷靜和從容。反觀今天,在疫情陰霾久久不去的世界,我們該如何自處,都是深有啟發的。」

社會上不少讀者是通過姜文改編馬識途作品所拍的電 影《讓子彈飛》才知道馬老和他的《夜譚續記》,這讓李怡坦言,「心裏不是滋味。我認為,馬識途是文學史上被低估的一位作家。 他在理性的文字研究和感性的文學創作兩個領域,都能勝任,有打通界限,橫跨多學科的能力,這裏面所蘊含的精神秘密,耐人尋味,值得學術界進一步深究。」

(文中人物圖片均由川大文新學院提供)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