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光|這個五次登頂珠峰的山裡娃,下一個目標是讀博!

體育人的人生可以有多少種可能?

來看從珠峰走出的「六邊形戰士」

拿到了什麼樣的人生「劇本」

今年5月4日

13名珠峰科考隊員成功登頂珠穆朗瑪峰

這是中國珠峰科考

首次突破8000米以上海拔高度

是人類開展極高海拔綜合科學考察研究的一次壯舉

而從登山運動發展的角度說

也是這項運動和極高海拔科考的一次深度融合

在珠穆朗瑪峰峰頂,科考隊員展示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研究旗幟。

帶隊實現這次歷史性攀登的

是「85後」青年德慶歐珠

他已經第五次登頂珠峰

2022年5月4日,德慶歐珠在珠峰峰頂伸出手掌拍照留念。

德慶歐珠是個山裡娃

出生在距離珠穆朗瑪峰最近的行政鄉——

西藏日喀則市定日縣扎西宗鄉

小時候

他要翻過海拔5000多米的加烏拉山

走路到縣城去上學

從早上太陽還沒升起

一直走到晚上太陽已經落山

他笑稱

或許登山的腿腳

就是從那時練出來的

這是扎西宗鄉的村莊。

那時

鄉里經常會有來攀登珠峰的隊伍住宿

看著身穿鮮亮衝鋒衣的登山隊員

德慶歐珠心裏十分羡慕

「就覺得登山隊員特別帥」

初中畢業那年

他憑藉良好的身體素質和學習成績

被西藏登山學校錄取

(現為「西藏拉薩喜馬拉雅登山嚮導學校」)

成為中國最早的專業高山嚮導之一

2008年

他還參加了北京奧運火炬接力珠峰傳遞活動

站在頂峰

身旁是國旗和奧運五環旗

雲層下面就是自己的家鄉

「那是作為一個登山人的自豪」

2008年5月8日,北京奧運聖火珠峰傳遞登山隊成功登頂珠峰,德慶歐珠(右五)與隊友在峰頂展示中國國旗、奧運五環旗和北京奧運會會徽旗。

不過,那並不是德慶歐珠人生的「頂峰」

從珠峰開始

他的人生向著更高、更遠的地方進發

也是在2008年

中國地質大學(武漢)招收高水平登山運動員

德慶歐珠入學就讀

並先後取得了學士和碩士學位

在校期間

他還登頂了七大洲最高峰

並徒步到達過南北極點

這是被戶外圈稱為「7+2」的成就

世界之極

已經都在這個年輕人的腳下

2016年12月13日,德慶歐珠(左)與隊友次仁旦達登頂南極洲最高峰——文森峰。

現在

擁有豐富高海拔和國際攀登經驗的他

是西藏自治區登山隊攀岩隊隊長

這些年

他每年擔任珠峰登山活動的聯絡官

參與了珠峰垃圾分類等環保措施落地的全過程

還負責在西藏發展滑翔傘等戶外運動

從登山運動員

到外語、管理、運動多項技能傍身的

「六邊形戰士」

德慶歐珠一直在擁抱新鮮和未知

2019年5月21日,德慶歐珠(右一)在珠峰海拔6000米左右的絨布冰川冰塔林間徒步。

德慶歐珠在西藏練習滑翔傘運動。

而今年

他的技能包

迎來了再次升級

儘管有近二十 年的登山經驗

但登頂珠峰並進行科考工作

仍顯得頗具挑戰

2022年5月4日,德慶歐珠(左)在架設自動氣象站。

以前

有其他前輩負責整體統籌和安排

德慶歐珠「只要登山就行了,相對輕鬆」

而這一次

作為組長

他不僅要照顧隊員、保障安全

還要帶領隊伍完成史無前例的科考任務

5月4日,德慶歐珠(左)在架設自動氣象站。

被帶上海拔8800米的自動氣象站

是全世界架設海拔最高的自動氣象站

重約50公斤

需要被拆分成7份

全部由科考隊員運送和安裝

登頂當天

珠峰海拔8300米以上積雪能到膝蓋

每走一步都要耗費巨大的體力

開路隊員甚至要挖開積雪

才能找到被深埋的路繩

平常四五個小時能到達的路程

隊員們耗費了近九個小時

架設好氣象站後

德慶歐珠又繼續向上攀登

13名隊員在頂峰相見

採集冰雪樣品

用雷達測量雪深

德慶歐珠記得

那時

雲正好慢慢爬上來

隊員們彷彿站在天上

比雲還高

他人生中的第一次科考

圓滿完成!

2022年5月4日,科考隊員在珠峰峰頂採集冰雪樣品。

珠峰科考登頂工作小組隊員們安全返回珠峰大本營。

但這次登頂

不是德慶歐珠跟科考緣分的終結

而是他珠峰新篇章的序曲

未來

他已經有了新目標——

繼續攻讀博士學位

將自己在登山上的特長

與高海拔科考的需求相結合

實現人生的新轉折

62年間

珠峰登山從充滿生死考驗的國家任務

向社會化、產業化活動轉型

實現登山活動常態化

而登山的意義也愈加豐滿

登山者可以實現的人生價值更加多樣

2022年5月5日,珠峰科考登頂工作小組組長德慶歐珠返回大本營。

一名登山運動員

也可以同時是翻譯

是攝影師

是科考隊員……

山上的人生,有了更多種可能

山裡的孩子,有著廣闊的未來

記者:孫非、劉潁

圖片:索Rondo吉、孫非、羅布占堆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編輯:王沁鷗、肖世堯、吳博文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