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首例!男子在滬接受 「親屬肝」和「廢棄肝」雙供肝移植

小趙順利做完肝移植手術。本文圖片均為 中山醫院供圖

「真的太幸運!感謝李姐、感謝我父親,更感謝中山醫院肝移植團隊!」5月12日下午是小趙做完肝移植手術出院後第一次來到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的肝外科門診隨訪,而就在一個多月前,28歲的他還面臨著死亡的威脅。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從中山醫院獲悉,小趙2013年因厭油膩就診外院診斷為乙肝肝硬化、脾功能亢進,給予抗病毒治療。2022年1月,隨訪中發現甲胎蛋白升高,核磁共振提示肝右葉佔位(2.5厘米),診斷為原發性肝癌。

小趙到中山醫院肝外科主任周儉教授的門診。

他慕名來到中山醫院肝外科主任周儉教授的門診。由於小趙伴有嚴重肝硬化並有反覆的上消化道出血史,周儉建議他行肝移植治療。考慮到供體等待時間及費用等因素,小趙及家人選擇親屬活體供肝,經過檢查評估,小趙的父親符合作為供體的條件。

但有一個難題擺在面前:身高178厘米的小趙體重有250斤,屬於超重人群,需要的供肝體積要大於常人,即使其父親捐獻體積較大的右半肝也不能滿足生理要求。小趙的母親和幾位伯伯叔叔也均表示願意捐獻肝臟,可惜他們與小趙血型不相容,只能作罷。

小趙不得不重新選擇並決定接受「心腦死亡」捐獻的肝臟,在國家「人體器官移植等待者預約名單系統」登記等待供肝分配。雪上加霜的事發生了,3月7日小趙再次出現消化道出血,生命危在旦夕。由於肝臟供體的緊缺,要在很短的時間內獲得匹配的供肝談何容易。

面對困境,周儉想到了雙供體的思路。小趙父親獻出一大半的右葉肝臟還不夠,若再有一個小一點的肝臟不就可以救小趙了?但是那小一點的肝臟誰能夠捐獻呢?而小趙的病情又不能等待太長時間。

這一次命運眷顧了小趙。患有肝尾葉局灶結節增生的李女士同期正好就診肝外科,周儉發現她的腫瘤樣增生結節橫跨肝臟的左右尾葉,同時擠壓肝左、中、右靜脈和門靜脈,經評估及討論,手術需要切除肝臟左葉才能安全地「虎口拔牙」,將增生的結節切除。在手術團隊的詳細「科普」下,李女士及其家屬經過慎重考慮後同意將其術中產生的廢棄肝左葉用於小趙的肝移植手術。「這對我並不造成任何影響,但卻可以挽救一條生命,我非常願意!」李女士表示。

救治團隊商議方案。

經過仔細周密的討論籌備並經醫院倫理委員會同意許可後,3月18日,3台手術先後在肝外科手術室展開。周儉及其團隊首先為李女士行左半肝切除+肝尾葉增生結節切除術,隨後進行小趙父親的右半肝供體獲取術,在兩個供肝分別經修整並確認可用後,小趙的手術才開始。小趙接受了其父親的右半供肝(570克)和李女士廢棄的左葉肝(370克),雙供肝共重940 克,足夠滿足250斤體重的「大胖子」小趙對供肝的需求。

雖然這次手術有許多既往沒有遇到的難點及風險,手術團隊一個個都克服了。中山醫院院長、中國科學院樊嘉院士利用指揮部署新冠疫情醫院重要防控任務的間隙,在長達15個小時的肝移植手術過程中,多次到手術室指導並提出意見和注意事項。

「我們檢索了文獻,中山醫院此次完成的 『親屬肝』加『廢棄肝』雙供肝肝移植國際上尚未見報導。『親屬肝』聯合『廢棄肝』作為供體能保證受體獲得充分的供肝,大幅提高活體供肝肝移植受體的安全性,同時對於廢棄肝捐獻者也不會增加額外費用和手術風險。」周儉介紹說,李女士術後六天就順利出院,小趙父親也很快恢復並順利出院了。

樊嘉表示,由於中國移植供體嚴重短缺,每年有大量病人因無法得到供體而失去生命。利用因為良性病變而行手術切除的廢棄肝臟作為供體實施肝移植術,創新地開闢了新的肝臟供體來源,有望造福更多的終末期肝病患者。

據悉,自上海暴發新一輪新冠疫情以來,中山醫院門急診堅持始終開放,確保急危重症患者和危重孕產婦的救治;住院手術不停擺,已完成40餘台心、肝、腎的器官移植手術。

附:雙供肝移植解析漫畫

何義舟設計
何義舟設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