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馬路喘吁吁是口罩惹的禍?走輸小綠人當心肺動脈高壓!

shutterstock

每日健康/陳宇恩

COVID-19新疫情時代,過馬路喘吁吁不一定是戴口罩的自然反應!高雄一名護理師,本身患有少見的自體免疫疾病「多發性肌炎」,去年接種完COVID-19疫苗之後,呼吸狀態突然改變,洗完澡或如廁後感覺呼吸困難,睡覺時需墊3顆枕頭保持端坐呼吸,且時常咳血咳痰,原以為是副作用,進一步檢查才發現,竟是自體免疫疾病併發了續發性肺動脈高壓。

心臟癌症-肺動脈高壓   存活率比大腸癌低!

高雄榮民總醫院肺高壓專業治療中心主任黃偉春表示,正常人的平均肺動脈壓為14 mmHg(毫米汞柱),一旦超過20毫米汞柱即為「肺動脈高壓」。肺動脈血管壓力過高,會造成供應血流至肺動脈的右心室更用力收縮,長期下來,右心室因負荷過量而逐漸擴大,後續導致心臟衰竭和猝死的風險也會隨之增加。

肺動脈高壓又稱為「心臟癌症」,是一種心臟、肺臟及血管系統嚴重的病變,存活率比台灣常見癌症大腸癌還低!肺動脈高壓成因多樣,除了原發性肺動脈高壓的致病機制尚未明確,部分肺動脈高壓是因其他疾病續發導致,包括自體免疫疾病、先天性心臟病、愛滋病、肝硬化等。另外,不當使用特定藥物或毒物,也可能引發肺動脈高壓。

喘咳血腫暈+PK小綠人   助早期發現肺高壓警訊

肺動脈高壓的死亡率高,對肺動脈高壓的高風險族群來說,自覺症狀相當重要,如果發現莫名出現「喘(呼吸困難)、咳(嗽)、血(咳血)、腫(下肢水腫)、暈(暈厥或頭暈)」5大症狀,或者過馬路「走輸小綠人」都應提高警覺,進一步諮詢醫師,透過心臟肺部相關檢查,及早發現與診斷肺動脈高壓。

黃偉春主任特別說明,「過馬路PK小綠人」概念來自於臨床評估肺高壓風險的「6分鐘步行測試」,而文獻報告顯示,一般人的行走秒速1.2公尺以上,交通部設計過馬路小綠人時,則是以更寬鬆的標準每秒0.8至1公尺設置,因此正常情況下,人人都可以在時限內通過馬路;但若發現過馬路走輸小綠人,或者步行時感覺氣喘吁吁,就需注意心肺功能可能有問題。

確診肺動脈高壓不要怕   積極治療維持生活品質

中華民國肺動脈高血壓關心協會理事長鄭錦昌表示,早期國人缺乏肺動脈高壓的疾病認知,病人常徘徊在各科別和醫院之間,加上20年前肺動脈高壓缺乏有效的治療,半數病人平均存活不到3年,讓病友與家屬沮喪不已。然而,隨著診療與治療藥物的突破,目前部分肺動脈高壓病人有獲得穩定健保用藥的機會,希望病友不要放棄,及早且積極治療,也能保有良好的生活品質。

高雄榮民總醫院是全台灣第一個成立肺高壓照護團隊的醫院,集結心臟內外科、過敏免疫風濕科、和復健等多面向照護量能,迄今累積20年豐富的治療和照護經驗。院方統計,平均存活10年的肺動脈高壓病人高達8成,甚至有病友已經與肺動脈高壓共存超過20年;而在跨科別團隊的照護之下,病友健康調查量表(SF-36量表指數)上升5至7成,成績斐然。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