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士的法則》:姐弟戀的第三種模式

江疏影、劉敏濤、彭昱暢領銜主演的律師題材電視劇《女士的法則》,此前看演員陣容和預告時還有點期待。追劇後,多少體驗到「賣家秀」的感覺——國產職場劇嘛,還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

劇情的主線是兩個精英女律師許婕(江疏影 飾)和陳染(劉敏濤 飾),攜手應對各種案件,大部分案件都能對應到一些關注度高的社會議題,只是劇情對兩大律師專業呈現頗為有限,至少是前10集,她倆就上過一次法庭,時間不超過5分鐘,案件基本就是靠「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完成的,沒多少現實參照性。

《女士的法則》海報
宋修(彭昱暢 飾)

霸氣御姐VS年下小奶狗,噱頭滿滿。職場戲平淡,《女士的法則》能否憑藉感情線扳回一城?

話說回來,國產影視劇裡的姐弟戀,基本上就三種範式。

第一種是古老的「白馬王子與灰姑娘」「霸道總裁愛上我」。女主角不僅僅是灰姑娘,還是「姐姐」——在這裏,女性的年紀大往往是作為「缺點」存在的,潛台詞是:她不僅是灰姑娘,她年紀還很大誒。「弟弟」敢於跨越重重阻礙與「姐姐」在一起,就更顯愛的勇氣與純粹。

在這一模式的改良升級版里,編劇讓主人公的身份回歸為普通人,並凸顯出「姐姐」的生活智慧。在與「弟弟」的關係中,她充當引領者的角色,幫助「弟弟」成長,「弟弟」率先動情,之後會有一個跨越年齡阻礙的過程。可以參考胡歌、閆妮的《生活啟示錄》,林心如、張軒睿的《我的男孩》。

第二種模式,在如今的都市情感劇裡頗為常見。「姐姐」更成熟,「弟弟」固然情感熱烈,卻因為過於幼稚,無法給「姐姐」帶來安全感。新鮮感一過,這段戀情還是夭折了。譬如《三十而已》里的鍾曉芹與鍾曉陽,《流金歲月》里朱鎖鎖與謝宏祖。

這類模式里,主創者腦海里多多少少還是有著年齡的「陳規」,即認為年齡與人的成熟度成正比,所以要「門當戶對」、年齡相仿。

第三種模式是,霸氣御姐遇到年下小奶狗,它在「女性向」時代大量湧現。《女士的法則》就屬於此模式。

霸氣御姐的身份,凸顯女性的個性獨立、經濟獨立、精神獨立,她們魅力四射。在前兩個模式中,「姐姐」常常會因與「弟弟」的年齡差而困擾,要進行很長時間的心理建設。到霸氣御姐這裏,往往沒那麼多條條框框,她們愛我所愛,沒太拿年齡差當回事。

《女士的法則》中,幾乎不曾看到許婕有這方面的顧慮,並且她很主動。比如跟宋修認識不久,她察覺到宋修對她的好感,她也覺得這個「弟弟」挺討喜的。當許婕悶悶不樂時,她直接打電話給剛認識才幾天的宋修,「我想快樂,但是又快樂不起來,你說怎麼辦呢?」 

許婕(江疏影 飾)給剛認識不久的宋修打電話。

宋修屁顛屁顛趕緊過來找「姐姐」。打完壁球,宋修跟許婕回家,宋修幫許婕冷敷頭部。宋修站得遠遠的,克制地保持距離。

許婕說,站那麼遠幹嘛。宋修這才坐到許婕身旁。看著閉眼的許婕,他忍不住就親上去了。 

宋修情不自禁吻了許婕。

許婕佯裝發怒,把宋修嚇壞了。她厲聲道:「犯了錯就要接受懲罰。」

宋修驚魂未定,許婕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親了宋修一下。接著,柔情似水問宋修:「還要繼續嗎?」 

許婕是「高手」哦

高手啊,許婕真的是高手,宋修很快就被這個「姐姐」拿捏得死死的。他像小奶狗一樣,忠誠、黏人、蠢萌、體貼,完全以「姐姐」為中心,對「姐姐」充滿崇拜,努力向「姐姐」看齊。

目前兩人的對手戲,基本就是「弟弟」聽「姐姐」的,「姐姐」完全掌握這段關係的主動權——她忙的時候,就把「弟弟」甩一邊;「姐姐」孤獨寂寞冷的時候,自有「弟弟」守身邊…… 

許婕對宋修「揮之即去」

某種程度上說,這類俯首帖耳的「小奶狗」,是對男性的物化式想像——這是男權社會塑造女性的翻版。小奶狗「黏人、聽話」,對應的是女性的「乖巧、順從」;小奶狗的「忠貞不二」,相當於女性的「處女貞潔」;小奶狗的「帥氣、可愛」,如同女性的「漂亮、清純」……

千百年來都是男性消費「女色」,當女性有經濟能力和話語權時,她們也在大眾文化中消費「男色」。說句公道話,這不全然是件壞事。在「霸道總裁愛上我」階段,女性是被動的、弱勢的,但在「霸氣御姐愛上小奶狗」階段,女性是主動的、強勢的,突出的是女性對男性的支配與駕馭。並且,女性之於男性的審美和期望不再處於被壓抑的狀態,而是能夠通過消費自主自由地釋放出來,從而瓦解男性需求為主導的主流文化敘事方式。

只是,這樣的感情戲,看一點可能有點新鮮感,持續這樣推進,也會讓人覺得「油膩」,覺得單薄可惜。小奶狗的出現,固然體現女性地位的崛起,但換個角度看,它折射出男權規則的強大,以至於整個社會包括精英女性,對男女平等相處的模式缺乏想像力。於是,翻來覆去也只不過是男權及其翻版——男的物化女的,我就來物化男的。

就不能放下「誰佔主動」的執念,好好去寫兩個人相愛嗎?「姐姐」不是非得霸氣、舉止投足我最拽,「弟弟」不是非得「奶狗」、言聽計從我好獃。愛情雖然不是發生在真空中,但剔除掉各種雜質,美好愛情的本質都是相通的——在美妙的心動之後,兩個沒有血緣關係的人相互尊重、相互羈絆、相互依靠,一起承擔、一起成長、一起幸福。在此基礎上,編劇再去好好琢磨,如何把這個過程的每個細節寫出新意。

《女士的法則》偶有這樣的筆觸。面對宋修熾熱的眼神和真誠的請求「給我個機會吧」——如果編劇用俗套的寫法,許婕會直接給出是或否的回答。

但編劇讓許婕通過扔硬幣的形式,決定要不要給宋修機會。

如果是字這一面,那麼就在一起,如果是花這一面,就算了。

硬幣掉落許婕掌心,許婕慢慢打開。

明明是花,但她告訴宋修,「沒想到你那麼幸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