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樂家居上市以來首虧:資產負債率連漲5年 踩雷房企后持續優化大宗客戶結構

  中國網財經5月13日訊(記者舒越 魏國旭)近期,我樂家居發佈公告,副總經理王務超計劃減持不超過7.39萬股公司股份,佔總股本的0.0230%。

  有市場人士分析,高管減持可能是對企業前景不看好。4月底,我樂家居剛發佈了一份虧損的「年度業績報告」。2021年,我樂家居實現營業收入17.25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8.92%;但凈利潤為-1.62億元,同比減少173.73%。這是我樂家居自2017年上市以來首次出現虧損。

  對於虧損的原因,我樂家居在接受中國網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2021年7-8月南京祿口機場突發新冠疫情,由於公司處在疫情重點管控區域,物流運輸因疫情防控受阻,因而對公司生產經營產生一定程度的影響;同時,國內外經濟形勢複雜嚴峻,國家對房地產行業「三道紅線」等一系列宏觀政策趨緊,部分房企客戶因資金緊張出現違約,基於謹慎性原則對存在減值跡象的應收款項單項計提信用減值準備。

兩大虧損原因

  雖然受到疫情影響,但14家A股定製家居上市公司中,2021年僅有3家錄得虧損,分別是我樂家居、皮阿諾和頂固集創。此外,我樂家居2021年的營收雖然同比上漲,但增速位列行業倒數第三,遠低於同行業的歐派家居和索菲亞等。

  對於房地產市場「暴雷」衝擊業績,我樂家居在年報中也做了詳細的描述。2021年,我樂家居對恆大、華夏幸福、融創集團、中南建設下屬成員企業計提的單項減值準備分別是3.2億元、7677.38萬元、1942.95萬元和1400萬元,共計約4.3億元。不過,在14家定製家居上市企業,也有不少企業同期計提了減值準備,但它們仍保持了盈利,索菲亞計提約9.09億元資產減值後,錄得凈利潤1.54億元。

  中國網財經記者注意到,我樂家居此次對「暴雷」房企的賬款並非全額計提減值,其中,對恆大、華夏幸福計提比例為80%,對融創的計提比例為40%。對此,我樂家居表示,基於謹慎性原則對存在減值跡象的應收款項單項計提信用減值準備,為根據預期信用損失結合可收回機率估算,已經會計師審計確認。這也就意味著,如果後面再次計提,還將對公司利潤產生不利影響。

  進入2022年,疫情的影響依舊在持續,房地產市場也沒有快速回暖的跡象,華泰證券在針對我樂家居的研報中提示了此類風險:疫情發展不確定性,地產銷售下行,渠道拓展不及預期。那麼,我樂家居是否仍將面臨較大的業績壓力?我樂家居在回復中國網財經記者採訪函時表示:「公司將緊盯存量房裝修市場帶來的增量需求空間,重點發力零售市場,優化大宗客戶收入結構佔比,加強應收賬款預警管理及回款績效考核;繼續聚焦中高端品牌定位和堅持差異化競爭策略,圍繞家居消費升級和改善型家居消費需求持續進行創新,提高產品競爭力,進一步擴大市場份額;在廚櫃和全屋產品基礎上不斷豐富產品品類、拓寬產品矩陣,培育其它增長曲線。」

加速擴張

  雖然凈利潤下滑,但我樂家居的開店步伐卻未放緩。在2020年年報中,我樂家居曾明確了未來3年的門店增長目標,制定了「三年千店翻倍」的目標,計劃在3-5年的時間里,將業務規模和門店數量翻倍。

  基於此,我樂家居在2021年完成新開門店367家,同時關閉門店112家,關閉門店與新開門店的比例超過30%。「一邊開店一邊關店」似乎也是我樂家居的習慣性操作。2020年,我樂家居新開門店和關閉門店的數量分別為202家和 107家,相當於每新開不到2家門店,就關閉1家舊門店。

  對此,我樂家居在回復中國網財經記者採訪時稱:「公司持續優化銷售渠道建設,做好單店營收持續增長的質量指標基礎上,持續優化店面分佈結構,減少不具備競爭優勢的店面。」

  但如此「折騰」一定程度上也加大了我樂家居的運營成本。年報顯示,2021年,我樂家居的「三費」支出明顯增高,其中銷售費用增長34.4%至3.85億元,管理費用增長50.24%至0.97億元,財務費用增長164.5%至1030.5萬元。我樂家居也表示,銷售費用的增長主要是由於是直營地區擴張致薪資費用、店面房租增加、業務宣傳費增加及在電商平台費用的投入增加。

  與此同時,我樂家居負債也持續走高。截至2021年末,我樂家居的負債總額達15.45億元,較上一年同期增長了79.9%,其中短期借款2.39億元,同比增長1106.35%,並增加了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3968.7萬元。我樂家居的資產負債率也連續5年上漲,期末數據為63.9%,升至行業最高,而這一數據在2017年僅為35.4%。

  不過,同期我樂家居賬上貨幣資金為3.78億元,能夠覆蓋短期債務。我樂家居方面也告訴記者,公司短期借款增長主要系公司流動貸款增加,受房企債務危機影響,公司應收賬款周轉緩慢,流動性壓力加劇,制約了公司日常經營和業務拓展;管理層一直監察公司的流動資金狀況,以確保其具有足夠流動資金應付到期的財務債務。

投訴較多

  成本不斷攀升的我樂家居,產品質量也不斷被消費者投訴。在黑貓投訴平台上,有關我樂家居的投訴不在少數,涉及板材甲醛超標、定製尺寸誤差、使用石材有明顯的縫隙、定製家居產品的交付時效差等多個方面。

  有消費者留言稱,定製的我樂櫥櫃及陽台櫃,因測量人員的尺寸偏差導致該置頂的吊櫃裝在空中,洗衣機放不進去,門板與牆的聯合處開裂,沒過多久面板已經開裂等。

  據相關媒體報導,有消費者找了一家專業檢測機構,對家中所有裝了「我樂」傢具的房間進行空氣檢測。結果顯示,4個房間里的甲醛含量均超出國家標準的每立方米0.1毫克,其中超標最嚴重的廚房(只有櫥櫃和冰箱)甚至達到每立方米0.24毫克,是國家標準的兩倍多。

  我樂家居的交付時效也成為投訴的重災區。2020年5月,有消費者在黑貓投訴平台上留言稱,我樂家居全屋定製巴彥淖爾市居然之家負一層門店,挪用訂購貨款,未於工廠下單,多次溝通都以工廠在生產為由欺騙搪塞消費者。在此過程中,消費者通過我樂家居400客服電話投訴,對方承諾的下單日期多次未兌現。有消費者在接受中國網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交錢時顧客是上帝,交完錢廠家是上帝,我樂家居的售後電話經常出現撥打不通的情況。」

  不過,我樂家居在給中國網財經記者的回函中也回應了客戶投訴問題,稱「公司一直積極協調處理,努力幫助消費者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而盈利能力、財務、產品力都面臨挑戰的我樂家居,公司高管的穩定性也備受關注。

  2021年12月,我樂家居副總經理曹靚離職;此前的2019年,我樂家居共有四位高管離職,分別是副總經理張祺、副總經理瀋陽、副總經理劉貴生、董事會秘書張華。

  自董秘張華離職後,公司董事兼副總經理徐濤代為行使董秘職責。2019年8月,徐濤代行董秘職責三個月屆滿,不過我樂家居並沒有聘任新董秘,而是由公司董事長繆妍緹代行董秘職責,直至今日。公告資料顯示,繆妍緹是美國籍,多次股東大會均是以遠程影片的方式參與。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