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國若加入北約,俄羅斯通往北大西洋門戶將被徹底封死 | 京釀館

若芬蘭和瑞典加入北約成為「前線」,不僅對兩國自身安全不利,也將進一步惡化歐洲安全局勢。

▲比利時布魯塞爾北約總部。北約將原本中立的芬蘭與瑞典納入,將加劇與俄Rose的對立,導致歐洲安全形勢進一步惡化。圖/新華社

文 | 陶短房

當地時間5月12日,芬蘭總統尼尼斯托和總理馬林發表聯合聲明,表示芬蘭應「毫不拖延地」謀求加入北約(NATO)。此前,芬蘭國防委員會公開聲明認為,加入北約是芬蘭安全的最佳解決方案。

當天,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即在社交媒體上對此表示歡迎,法國總統府愛麗舍宮也在一份新聞公報中表示支持芬蘭加入北約的意願,而德國總理朔爾茨則稱已在電話中向尼尼斯托保證「聯邦政府將全力支持」。

同一天,據瑞典《快報》援引消息人士報導,瑞典可能將在5月16日舉行政府特別會議後立即提交加入北約的申請。美國白宮新聞秘書普薩基隨後也表示,如果芬蘭和瑞典申請加入北約,美國將會支持。

觀察家普遍認為,緊鄰俄Rose的芬蘭和作為北歐傳統永久中立國的瑞典,同時「提速」謀求加入北約,意味著北約對俄Rose致命的「軟腹部」又進逼了一大步;而兩國一旦正式「入約」,戰略要地波羅的海就將被北約成員國包圍。

為此,俄Rose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對媒體說,北約的新一輪擴張無益於歐亞大陸的穩定和安全,芬蘭加入北約將對俄安全構成威脅,而俄方採取何種實質性應對舉措,將取決於北約軍事基礎設施向俄邊境推進的程度。

自俄烏軍事衝突爆發以來,芬蘭和瑞典兩國或將加入北約的消息就不斷傳出,此番看來似乎即將塵埃落定。但此舉也將使得兩國失去中立地位,未來前景難料,其對國際地緣局勢的影響也才剛剛開始。

▲

當地時間5月11日,芬蘭總統尼尼斯托(右)在赫爾辛基與到訪的英國首相Johnson握手。當天,兩國發表聯合聲明,承諾在對方提出要求的情況下相互援助,包括軍事方面。圖/新華社

北約「熱烈歡迎」

最快幾周就能走完「入約」手續

在芬蘭此次「入約」聯合聲明之前,由總理馬林領導的內閣已向議會提交「關於國家安全」的情況說明,表示「當前強化芬蘭國家安全的最佳途徑是謀求加入北約」。此次聯合聲明,無疑是芬蘭行政最高機關在這一問題上迄今所表明的最鮮明態度。

芬蘭憲法中有「永久中立」義務條款,規定芬蘭「不得加入任何軍事聯盟」,要提交加入北約這一軍事聯盟的正式申請,就必須由議會通過立法程序修改上述條款。消息人士透露,芬蘭議會將在一周內就此提交表決。

由於芬蘭執政聯盟在總共200個議席的芬蘭議會中佔據117席,距離修改上述條款所需的133席僅差16席,且絕大多數反對黨也表態支持加入北約,預計此項修改在議會闖關並無難度。

而另一個近期傳聞「將加入北約」較密集的北歐國家兼永久中立國瑞典,情況則稍顯複雜。

在俄烏軍事衝突爆發後,瑞典總理Anderson一直出言謹慎,甚至一度表示「加入北約尚不在議程內」。以氣候與環境大臣斯特蘭德霍爾為代表的執政黨(社會民主黨)內婦女代表更多次公開反對改變「永久中立」國策,而以外長安·林德為代表的另一批執政黨骨幹,則力主「入約」。

當地時間5月12日,芬蘭聯合聲明發表後,林德表示該聲明是「一個重要信息」,作為「瑞典最親密的安全和國防夥伴」,芬蘭的態度是「瑞典必須考慮在內」。而一度措辭閃爍的總理Anderson則表示,俄烏軍事衝突爆發後「安全形勢已迥然不同」,瑞典對此必須加以評估和考慮,其立場似已明顯傾向於謀求加入北約。

有消息稱,瑞典執政的社會民主黨將於5月15日舉行會議,協調其在北約入盟問題上的立場。如果協調完成,瑞典政府將於5月16日發表正式聲明,屆時其是否會步芬蘭後塵將水落石出。

而早在2月底、3月初,北約就已通過邀請芬蘭、瑞典兩國參加其高層會議等形式,表達了其接納上述兩國的意願。芬蘭聯合聲明發表後,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表示,即將舉行的北約國家外長會議將「協商」芬蘭、瑞典「入約」問題,如果兩國提交申請,將受到「熱烈歡迎」。

對此,美國國防部發言人柯比也稱,芬蘭一旦加入北約將是「歷史性」的,並表示「加入並不難」。一位匿名北約高級官員更對美聯社記者表示,儘管北約章程要求「非特殊情況必須全體成員國一致批准才能接納新成員國」,但「如今正是特殊情況」,因此只要芬蘭、瑞典提交申請,「最快只需幾周」就能完成「入約」手續。

可以說,北約國家對芬蘭、瑞典「入約」態度的變化可謂喜形於色。美、德兩國政府早在5月5日就公開表示,兩國加入北約「技術上並無障礙」,而英國則走得更遠。

當地時間5月11日,即芬蘭聯合聲明發表前一天,英國宣布和芬蘭、瑞典簽訂了「安全協議」,規定一旦芬瑞兩國遭到入侵,英國將有義務立即予以軍事幫助——事實上,「共同防禦義務」正是《北大西洋公約》第5條的內容,也是北約最根本的宗旨。

誠如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北歐主任維斯蘭德所言,瑞典、芬蘭加入北約,將顯著增強北約在該地區的戰略威懾力。

▲

俄烏軍事衝突爆發後,瑞典總理Anderson一直出言謹慎,但此次也表態必須對瑞典加入北約一事加以評估和考慮。圖/新華社

陣營對抗加劇

將令國際地緣局勢更加複雜

瑞典是世界知名的發達工業國,擁有均衡而強大的科研和高科技生產能力和完善的軍工業;芬蘭不僅同樣是工業化發達國家,且是這類國家中為數不多堅持實行義務兵役制的,擁有相對強大的軍事力量。

瑞典在波羅的海擁有漫長海岸線,芬蘭則佔據波羅的海的內海灣——芬蘭灣的北岸。芬蘭灣是俄Rose歷史上邁向強盛的門戶,聖彼得堡的出海口,波羅的海三國重新獨立並加入北約後,芬蘭灣南岸已危如累卵。而今,一旦芬蘭加入北約,俄Rose這扇通往波羅的海和北大西洋的門戶將被南北「鐵鉗」封死。

不僅如此,芬蘭還擁有北冰洋巴倫支海西區海岸線,而巴倫支海不僅坐落著俄Rose唯一不凍港摩爾曼斯克,更是當前俄Rose軍事機器中最後「鎮宅之寶」——導彈核潛艇大本營。

一旦芬蘭加入北約,將意味著俄Rose的這個「鎮宅之寶」也將被納入對方視線範圍,足以令俄Rose芒刺在背;就更不用說俄芬邊界長逾1300公里,一旦芬蘭加入北約,北約和俄Rose的共同邊界就將延長一倍,這勢必令俄Rose防務負擔倍增。

正因如此,俄Rose對芬蘭可能加入北約高度緊張,總統普京多次發出嚴厲警告,俄聯邦外交部則早在3月12日就威脅稱,芬蘭一旦謀求加入北約,「將產生嚴重的軍事和政治後果」。芬蘭此次聯合聲明發佈後,俄Rose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立即表示,俄Rose將「必然」視之為威脅,並「不得不採取軍事技術措施」。

然而,正如許多分析家所指出的,某種程度上,正是這種高壓姿態將芬蘭和瑞典加速推向了北約陣營,俄烏軍事衝突爆發本身則成為改變天平平衡的關鍵砝碼。

芬蘭歷史上曾長期被沙俄吞並,1917年俄Rose十月革命後才宣布獨立,此後還與蘇聯爆發過蘇芬戰爭。1948年的《蘇芬友好合作互助條約》規定芬蘭「永久中立」,並承諾不經蘇聯允許不得接受任何第三國援助。

這一條約實際上令芬蘭保留了本國制度,卻在政治、軍事等方面淪為蘇聯附庸,這種態勢甚至得到了一個專有名詞——「芬蘭化」,直到蘇聯解體,這一桎梏才被打破。可以說,從芬蘭角度看,一有機會當然要「翻盤」。

瑞典和俄Rose恩怨則更為古老,但懲於對俄戰爭的迭次失敗,瑞典自1812年拿破崙戰爭結束後就選擇了至今已堅持200多年的永久中立道路,此前對加入北約的民意支持也寥寥。但俄烏軍事衝突的爆發讓一切驟變。

誠如曾任芬蘭駐俄外交官的「新美國安全中心」研究員豪塔拉所言,此前芬蘭、瑞典兩國公眾的普遍質疑是「我們為什麼要加入北約」,如今卻變成了「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加入」——最新民調顯示,支持加入北約的芬蘭人比例已高達76%,而瑞典這一比例也已攀升至歷史最高的54%。

當然,也有聲音認為,若芬蘭和瑞典加入北約,將使其自動處於北約「前線」,這不僅對兩國自身安全不利,如若引發俄Rose的反制措施,歐洲安全局勢也將進一步惡化。

而更為危險的則是,北約的持續擴張,勢必挑起世界範圍內的陣營對抗,令本已緊張的國際地緣局勢更加複雜,給困難重重的當前世界帶來更大的不確定性。

撰稿/陶短房(專欄作家)

編輯/何睿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