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防範區,編輯封控日記|封控日記

▲4月28日,芳星園三區臨時封控,只進不出。 作者供圖。

今天的北京依然有些涼,前段時間的「夏天體驗卡」似乎宣告使用結束。這是我們小區實行管控的第14天,外面陽光燦爛、天空湛藍,不遠處的電線杆上,兩隻鳥兒埋頭梳理著自己的羽毛。

「芳星園三區封了,所有人只進不出」,五一前兩天的一個下午,我正在單位編輯著封控日記,突然接到小區被封的消息。想到我那嗷嗷待哺的小貓,我立馬買了兩兜菜回了小區。

準確來說,我們小區分了封控區、管控區與防範區,我屬於風險指數不那麼高的防範區。不過,出於安全考慮,我還是「喜提」居家辦公。而這,也是兩年多以來,疫情第一次離我這麼近。

居家辦公的日子,一天不再被通勤分為很多段,我也開始了一邊逗貓一邊跟記者溝通文章思路的生活。

這段日子里,每天報完選題,我都會和領導溝通封控日記系列稿件的進展。是的,這是我近期最主要的工作——通過記者的口吻,將疫情下北京的真實生活展現給讀者。我每日都會與記者聊他們的管控生活,大家也在分享選題的過程中互相寬慰。

有人跟我講述自己在社區做志願者的經歷,有不被理解的委屈,也有被居民感謝時的幸福,每次變身「大白」以後,肩上便有了更多的責任感。

有人告訴我,自己一不小心成了密接被集中隔離,每天靠讀書來度過這段時光,也有了更多時間細細盤算自己這幾年的生活。

還有人跟我說,自己在小區管控前就先自行封控了,如今已經居家二十多天,在這個間隙,開發了各種各樣的美食。花生油和蔥姜蒜在鍋里發出的「吱吱」聲,實在是太治愈了。

疫情之下,每個人的生活好像都一樣,又好像大不相同。記者們告訴我,自己有時也會焦慮,從前跑東跑西到處採訪,如今的活動範圍卻只有小區那麼大。但在無趣的日子中,總能找到生活的意義。

生活在防範區,編輯著疫情的選題,每日充實的工作讓我意識到,自己的生活依然在穩步向前。而且,疫情面前,媒體也應展現責任與擔當。此刻,我編輯著抗疫的稿子,覺得也是在為這座城市發出一點微光。

疫情沒有旁觀者,記者們撰寫的封控日記,何嘗不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拱衛這座城市的疫情防線?正是因為有大家的努力,我們看到了這座城市戰勝疫情的希望。

在工作之餘,往窗外望去,日夜堅守的「大白」依然在忙碌著,讓我意識到,正是每個人的努力,正在讓這座城市變得好起來。

每天,我們都準時開線上會,大家盤點昨日的工作,選定一天新的選題,與往日里到單位辦公時並無二致。每個人都為了當天的選題頭腦風暴,並積極監控選題,那股子工作的勁頭兒,沒有變。

生活總是如此,在變與不變間反覆穿梭。昨天晚上,我終於忙完了一天的工作,站在陽台看外面的三環路,依舊燈火通明,只是來往車輛變少了很多。天氣已經有所回暖,樓下的小女孩便穿著粉色的連衣裙,騎著自行車晃晃悠悠,她的姐姐在旁邊跑著吹泡泡。我們的初夏,在小姑娘們的笑聲中回來了。

我想,這就是我所做的這份工作的意義所在。

撰稿 / 新京報評論員 劉昀昀

編輯 / 馬小龍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