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兩千多公里的奔赴:他們來自蘭州,已為上海消殺兩千多萬平方米

  穿上防護服,灌滿消毒藥水,背上重達30多斤的消毒噴霧器,淅瀝的雨絲打濕了他們的面罩,下午的工作就此開始。

  5月12日下午1點,一支身上貼著「山河救援」紅色標誌的消殺隊伍來到了上海市黃浦區廣西南路,他們今天的任務是完成一個小區樓棟公共區域的消殺工作。從4月12日至今,蘭州山河救援志願服務隊主要聚焦小區公共區域,累計開展環境消殺2100餘萬平方米。

  國企員工、私營業主……這支民間救援隊由各行各業的人們組成,他們放下了自己的本職工作,請了假放下生意,開始了一場跨越2000多公里的奔赴。

現場消殺工作照。本文圖片 澎湃新聞高級記者 朱奕奕  圖

  白天「接單」晚上「加班」

  4月10日,蘭州山河救援志願服務隊第一批六車22人率先出發前往上海,並於4月12號抵達,4月13號即刻開始消殺工作。

  其中,消殺一隊小隊長韓文海「膽子有些大」,他此前原本正在支援蘭州的防疫消殺工作,眼見蘭州逐漸好轉,而上海感染者數量激增,他立即響應號召奔赴上海,為了不讓家裡人過於擔心,直到抵達上海後,他才向家屬彙報了這次「出差」,「有些先斬後奏了」,韓文海不好意思地說道。

  「上海比想像中還要嚴重一點。」2019年,韓文海曾路過上海轉了一圈,停留了一晚,如今卻已經在上海待了足足一個月了。早上8點半集合,接過總隊長賀興盛分發的任務單,立即出發開始工作,每天的工作量不定,韓文海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是自己的隊伍一天之內完成了500多棟樓宇的消殺,直到晚上11點多才收工回到駐點。

  「累就扛唄。」韓文海不是鐵人,黝黑的皮膚上已經透露出歲月的痕迹,他尤為注意晚間休息,擔心隊員們過於疲憊造成免疫力下降。

  總隊長賀興盛和一隊長韓文海算是這支隊伍里年紀大的,其餘隊員大多是90後。賀興盛的本職工作是私營業主,從事商貿批發,2016年開始參與一些民間公益組織活動,2020年創辦了蘭州山河救援志願服務隊,最初只有10來人,如今已經招募了正式隊員98人,其餘志願者300多名。

  「這次來上海,我挑選的都是精兵強將。」賀興盛組織招募的這批隊員中,必須參與過兩次以上的疫情防控工作,不少人有過援鄂經驗,並且心裏做好了長期作戰的準備。

現場消殺工作照。

  來到黃浦區後,蘭州山河救援志願服務隊白天的主要工作是接受區裡發佈的消殺場所名單,並進行實地消殺工作,然而作為一支民間救援隊,他們還公佈了緊急救援電話和抖音號,用於響應普通居民們的需求。晚上,是這支隊伍的「加班時間」。

  4月22日晚,結束白天消殺任務的山河救援志願服務隊,又回應居民請求,來到西藏南路某封控小區「加班加點」開展消殺作業。當隊員們背上藥箱,手持消殺器材,走進小區大門時,居民們在陽台上以點亮手機、合唱等方式,表示著對遠道而來的消殺隊員們歡迎和感謝。「感謝山河!」「上海加油!」「山河救援隊,加油!」隊員們結束任務時,居民們齊聲吶喊歡送。

  賀興盛記得太多這樣的場景,收到的感謝信和錦旗更是數不勝數,這些都成為了他們加班加點消殺工作的力量源泉。

  細緻消毒,不漏一處

  消殺工作,消耗的不僅僅是體力,更需要細緻。5月12日下午,記者換上防護服,跟隨隊員一同進入了需要消殺的樓棟 ,隊員們兩人一組負責一座24層的居民住宅樓,一人上至頂層,另一人則從12樓開始,各自依次向下進行消殺。

  消毒水噴洒的區域不僅僅是樓道,居民們常常接觸的大門門把手、樓梯扶手、陽台窗框都逃不過他們的視野,每一處都要細緻地消毒,由於這份細緻,一大桶的消毒液三層樓後就已經耗盡,一名隊員在小區空地負責補給,給需要補充消毒液的隊員們進行灌裝。

現場消殺工作照。

  當天下著陰雨,對隊員們的視線造成了一些困難。但是在賀興盛看來,消殺工作更怕高溫,進入五月後他們遇上了幾次艷陽天高溫,隊員穿著密不透風的防護服,背上重達34斤的消殺裝備,半天不到就會出現中暑的癥狀,有些人還曾暈厥嘔吐,然而隊員們最多休息個一天,又立刻回到了自己的崗位。

  克服了工作中的重重困難,還有生活中的不適應。賀興盛說,蘭州人都好一口面,這次來上海時就帶了很多挂面作為物資,然而口感還是比不上鮮麵條,很快就吃完了,工作了一整天大家最大的心愿,就是「好好吃頓面」。

現場消殺工作照。

  幸好黃浦區對接工作負責人得知了隊員們的心愿後,很快協調送來了鮮麵條,晚上回到駐點麻煩食堂煮上面條,潑上辣子撒點醋,就是隊員們懷念的家鄉味道。

  隨著感染者數量下降,上海疫情不斷好轉,還有幾天,這支被黃浦居民深深感激的志願服務隊即將結束任務返程,「甘滬一家親,只要上海需要,我們始終義無反顧。」賀興盛說,他和隊員們會永遠銘記和黃浦人民的深情厚誼。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