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傷作戰才是他的常態,納達爾將在挫敗中開啟法網之旅

納達爾遭遇了左腳傷勢復發。

當羅馬大師賽衛冕冠軍納達爾走進曾經10次捧杯的中央球場,準備面對比自己小13歲的對手丹尼斯·沙波瓦洛夫時,他左腳的疼痛比前一天更嚴重了。

最終,在一場2小時37分鐘的鏖戰之後,加拿大人以1比6、7比5、6比2逆轉21屆大滿貫冠軍得主,結束了對納達爾的3連敗,將雙方的交手紀錄改寫成2勝4負。

3月末遭遇肋骨應力性骨折,本月初才復出的納達爾已經連續在兩項紅土賽事中折戟:馬德里1/4決賽不敵阿爾卡拉斯,羅馬賽則止步第三輪。

加上之前他已經退出的蒙特卡洛大師賽和巴塞隆納公開賽,13屆法網冠軍得主在2022年的歐洲紅土賽季中還沒有任何斬獲……

傷病、狀態以及即將36歲的年紀,納達爾的羅蘭加洛斯之旅還值得期待嗎?

沙波瓦洛夫(左)和納達爾致意。

沙波兌現了去年的賽點

這是現ATP排名第4的納達爾和排名第16的沙波瓦洛夫第6次交手,也是他們第3次在羅馬相遇——「永恆之城」似乎成了他們考驗對方的一個約定之地。

2018年,西班牙人在第三輪以6比4、6比1輕鬆勝出。2021年,同樣的輪次雙方打滿3盤,最終納達爾在3比6先丟一盤的情況下,以6比4、7比6實現逆轉。

決勝盤中,加拿大人在6比5領先時一度拿到兩個破發點暨賽點,但都被對手成功救回;隨後的搶七,心情受到影響的他開場就以一個雙誤遭到迷你破發,最終以小分3比7告負。

一年之後重回羅馬,沙波瓦洛夫希望能夠把去年的遺憾彌補回來。不過,納達爾少見用「快熱」將首盤比賽以6比1收入囊中。

但是隨著比賽的進行,雙方膠著的狀態讓納達爾的左腳隱患逐漸顯現。

納達爾的狀態明顯受到了影響。

他在次盤首個發球局獲得3個破發點,和對手7次戰成平分卻未能取得破發,略顯疲憊的自己反倒丟掉了首個發球局。儘管他一度將局分追至5比5,但還是以5比7告負。

決勝盤的情況成了次盤盤末階段的重演,疼痛讓西班牙人在防守方面難以覆蓋全場,而沙波瓦洛夫的大範圍調動讓他失去了節奏,比分被定格在2比6。

本賽季納達爾一共參加了6項比賽,拿到墨爾本、澳網、阿卡普爾科3個冠軍,在隨後的北美硬地賽季以及歐洲紅土賽季里遭遇3場失利:印第安維爾斯大師賽決賽不敵泰勒·弗里茨,馬德里大師賽1/4決賽輸給阿爾卡拉斯,羅馬大師賽第三輪被沙波瓦洛夫逆轉。

獲勝的沙波瓦洛夫則迎來賽季第16勝,同時也是2月份以來的第一次3連勝。雖然時隔一年,但他還是用一場勝利來兌現了去年沒有實現的那兩個賽點。

「非常艱難,我一直在努力,想著能夠改變一點什麼。」談到那次7個平分、救回3個破發點的關鍵局,年輕的加拿大人說:「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堅持,很開心最終能夠逆轉局勢。」

面對連續輸球,納達爾也十分無奈。

納達爾永遠疼痛的左腳

伴隨著比賽的進行,對手和看台上的觀眾都看得出來納達爾的移動出現問題,他們也都知道這個問題的根源在哪裡。

早在2006年的時候,只有20歲的西班牙人就發現自己的左腳時常會感到疼痛,進而影響到自己的膝蓋、背部。

經過專業醫生的檢查,他們發現問題是先天性的——童年時他左腳跗骨足弓部位沒有完全骨化,加上長期高強度的網球訓練和比賽,那塊骨頭日漸變形,影響著他的跑動甚至行走。

於是,幾乎在過去20年的時間里,納達爾需要每天面對這塊永遠處於疼痛當中的跗骨——按摩理療,使用特製並且不斷調整中的鞋墊,只為了能夠讓他撐完一場接一場的比賽,讓他有機會去衝擊最後的勝利。

納達爾永遠不會放棄,直到退休。

「我的腳又開始疼了」,21屆大滿貫冠軍得主在賽後新聞發佈會上說,「我是一個一直帶傷作戰的選手,這不是什麼新鮮事,它就在那裡。」

「坦白地說,對我來說每一天其實都很艱難……有的時候,即便是我也很難接受那種疼痛。今天第二盤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它又開始了,對我來說已經是難以繼續的時刻了。」

在羅馬,納達爾曾經獲得過10次勝利。在整個歐洲紅土賽季里,他在蒙特卡洛拿到過11個冠軍,巴塞隆納拿到過12個冠軍,羅蘭加洛斯拿到過13個冠軍。但是今年,在前往巴黎之前,他還沒有一個紅土賽事冠軍入賬……

很少在賽後談到具體傷病的納達爾看上去有點少見的挫敗感,他說其實自己並沒有太準備好復出。

「腳其實還沒有完全恢復,我還是很難保持連續的、合適的訓練強度,所以當我身處高水平的競爭時,就不能像正常時候那樣保持非常好的移動。」

會帶醫生去羅蘭加洛斯

2022年的法網正賽將於5月24日開始,13屆賽會冠軍得主還有10天的時間進行調整。

相對於已經折磨了他十幾年的腳傷來說,這段時間實在是太短了。為了解決問題,納達爾會帶上熟悉情況的醫生前往巴黎,希望能夠在比賽過程中不斷觀察並且對左腳進行防護和治療。

「對於接下來幾天會發生什麼,我不知道。在一周的時間內會有什麼樣的變化,我真的不知道。」他反覆地強調未來的未知性,不願意用口號般的豪言壯語來掩蓋事實本身的複雜性。

「你必須接受這樣的情況,然後去戰鬥,別無他法……在羅蘭加洛斯,這樣的情況也會是真實的,我會帶上我的醫生。他會幫助到我,幫助我要做到一些事情。」

事實的確如此,真實的人生里總是伴隨著各種各樣的挑戰,疼痛、挫敗、失去、禁錮……它們會把每一個具體的人框在陰影里,如果任其蔓延,那種情緒就會把自己吞沒,然後就是恐慌、無力、脆弱乃至崩潰。

納達爾的怒吼。

從2001年轉入職業以來,納達爾不是沒有體驗過這樣的挑戰,但每一次他都能夠從陰影里衝出來,成為更好的那個自己。

就像同樣在和傷病、年紀以及挫敗感作鬥爭的瓦林卡所說的,「我們無法將自己和納達爾進行比較,這是肯定的。在他的職業生涯里,幾乎每兩年都會缺陣4、5個月,無論傷病嚴重與否,他都能夠成功復出。在這一點上,他的確是強過其他人的。」

而納達爾自己則說,「我有很多不確定的事情,不知道休息會不會管用,不知道能不能完成接下來的訓練。但我知道自己還有目標,在未來的一個星期和接下來的幾天。我會始終朝著這個目標前進,始終保持夢想。」對於21屆大滿貫冠軍得主來說,他的這個「夢想」是在訓練的時候不感到疼痛,是在了解了所有積極和消極的部分之後仍然向那個充滿光亮的地方前進,是竭盡全力地將陰霾甩在身後——不管它持續了多久,有多沉重。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