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文選】絕對

【桃園文選】絕對 / 桃園電子報記者陳文發

士子們匯聚一處,搜索枯腸地想著絕妙好辭。圖 : 陳文發攝

《金銅仙人辭漢歌》是唐代詩人李賀因病辭官,由京師長安趕赴洛陽途中所作之詩。此詩借金銅仙人辭漢的史事用以抒發興亡之感、家國之痛以及身世之悲。全詩鋪排緊湊又深沉感人,用字清新又迤邐律暢,情中溢嘆又幻化生悲,詞句奇峭又綿密妥貼,充滿了浪漫主義的色彩,也導引了起伏人生的怨嗟,更抒發了抑鬱於中的悵恨,是李賀平生重要的代表作品之一。
其內容如下:「茂陵劉郎秋風客,夜聞馬嘶曉無跡;畫欄桂樹懸秋香,三十六宮土花碧。魏官牽車指千里,東關酸風射眸子;空將漢月出宮門,憶君清淚如鉛水。衰蘭送客咸陽道,天若有情天亦老;攜盤獨出月荒涼,渭城已遠波聲小。」此詩大意是:「茂陵裏埋葬的劉郎(漢武帝)好像秋風過客般地匆匆而逝。夜裏曾聽到他的神馬嘶鳴,但到了天亮時卻杳無蹤跡。畫欄邊的桂樹依然散發着深秋的香氣。長安城的三十六宮如今卻是一片碧綠的苔蘚。魏國官員驅車載運銅人直奔千里外的異地。剛剛走出長安城東門,寒風卻直射在銅人的眼珠裏。只有那朝夕相處的漢月伴隨著銅人走出官邸。懷念起往日的君主,銅人竟流下了鉛水般的淚滴。枯衰的蘭草爲遠客送別於通往咸陽的古道。上天如果有感情,也會因爲悲傷而變得衰老。獨出長安的盤兒(銅人高舉托盤以承接露水)在荒涼的月色下孤獨影渺。眼看着長安城已漸漸遠去了!渭水的波聲也隨之越來越小。」
李賀一生困頓,故常於詩中描摹關於死亡、衰老的現象而被人稱為「詩鬼」,他歷盡滄桑的體驗,過盡千帆的筆觸,與其青壯的年紀甚不般配,卻意深情長而撩撥人心,清麗委婉而無有違和。其中「天若有情天亦老」這句尤為膾炙人口,其意是:「別看蒼天日出月沒、遞嬗恆長,假若它和人一樣有感情的話,也照樣會隨著年歲的逝去而衰老。」此句一出,成為許多讀書人的最愛。歷代雅士便以此為上聯,看誰對得出絕妙妥帖的下聯?自此,是文人則挖空心思,是騷客便趨之若鶩,一時間,搔頭撓腮,刳盡心思,字斟句酌,以求佳對。但無論人們如何殫精竭慮地對出下聯,均無法達到上聯的意境高度,慢慢地,大家就判定它是「奇絕無對」的懸案了。
時光荏苒,到了二百年後的宋朝,某日詩人會聚一處,一觴一詠,以暢幽情。此時大家再度聊起了這個題目,座中才子石延年開聲對出:「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無恨月長圓。」一語既出,震驚四座,眾人皆佩服得五體投地,直呼為千古佳句。後來更有雅好者將李白、李賀、蘇軾、石延年的詩作各擷一句,拼湊成一副對仗工整、情意綿邈的絕妙對聯:「把酒問青天,天若有情天亦老;舉杯邀明月,月如無恨月長圓。」自此,竟孵出了妙趣橫生的絕對,也提供了後人煮茶論文的談資。

這篇新聞 【桃園文選】絕對 最早出現於 桃園電子報新聞網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