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河基金迎新任董事長,公募核心高層變動成常態

  5月12日,銀河基金公告稱,宋衛剛自今年5月11日起任銀河基金董事長。

  宋衛剛現任銀河金控副總經理、銀河基金黨委書記。此前,他曾在財政部辦公廳、財政部經濟建設司、中國證券投資者保護基金和銀河資管任職。

  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一季末,銀河基金旗下共有78隻產品,合計資產凈值規模達1078億元,其非貨基金的規模為771億元。

  近年來,隨著行業大發展,公募機構和券商資管整體呈現高層人員密集流動的態勢。董事長、總經理等重要崗位的人員更替也較為頻繁,公募業核心高層變動已然常態化。

  隨著公募行業近年來的爆髮式發展,機構間的競爭日趨激烈,機構高層人員的頻繁流動已經成為了業界的普遍現象。業內人士認為,新任高管可以為公司帶來新的方向和經營理念,以便在激勵的競爭中摸索出一條適合自己的道路;但另一方面,過於頻繁的變動有可能影響到公司政策的穩定性,並增加額外的磨合成本。

  銀河基金迎新任董事長

  5月12日,銀河基金宣布,銀河金控副總經理、銀河基金黨委書記宋衛剛新任銀河基金董事長,任職日期自今年5月11日起。

  宋衛剛現任中國銀河金融控股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委員、副總經理、工會主任,銀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黨委書記。

  資料顯示,宋衛剛歷任財政部辦公廳副處長級秘書、正處長級秘書、經濟建設司糧食處調研員、處長、副司長級幹部;中國證券投資者保護基金有限責任公司副董事長、黨委委員;中國銀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

  此前,銀河基金曾發佈公告稱,於東升自今年3月14日起任該公司總經理,同時代任董事長一職。

  於東升的履歷頗為豐富,進入基金業後,他先後任職於泰達宏利基金、匯添富基金和申萬菱信基金,之後進入上海尚陽投資任總經理。其後,於東升回歸公募行業,歷任華寶基金常務副總經理、諾安基金副總經理等職。

  隨著宋衛剛的到任,於東升不再代理銀河基金董事長。

  公募核心高層變動常態化

  曆數近年來行業的高管變動情況,自2014年起,公募和券商資管每年的高層變更總人數均在300人上下,涉及的機構多達上百家。董事長、總經理等核心高層崗位上的人員也頻繁更替,行業的高級管理人才呈現密集流動的態勢。

  數據顯示,今年的公募高層變動情況大致與往年持平,目前,已有多家機構的董事長一職發生了人員更替。

  今年4月,華南一家公募和華東兩家公募先後宣布了董事長變更的消息,這三家機構的離職董事長中,任期較長的一位任職接近5年,任期較短的一位任職不足3年。

  今年3月,寶盈基金、金鷹基金和泰達宏利基金接連官宣了新任董事長,引發業界關注。

  資料顯示,寶盈基金的新任董事長嚴震來自寶盈基金的大股東中鐵信託。嚴震先後擔任中鐵信託有限責任公司董事會辦公室主任、資產經營部副總經理、風險管理部總經理、法律合規部總經理、總法律顧問、副總經理等職務,曾兼任寶盈基金董事。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寶盈基金旗下共有55隻產品,資產凈值合計達732億元,其中非貨基金規模為481億元。

  金鷹基金的新任董事長姚文強在業界的履歷頗為豐富,曾就職於上海中央登記結算公司、大成基金、漢唐證券、招商基金、國投瑞銀基金和博時基金。姚文強於2017年3月加入金鷹基金,歷任副總經理、總經理兼首席信息官。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金鷹基金旗下共有53隻產品,資產凈值規模合計達625億元,其中非貨基金規模為388億元。

  泰達宏利基金新任董事長傅國慶則是一位在公司任職十余載的老將。2006年,傅國慶加入了中國首批合資基金管理公司之一的泰達荷銀基金(泰達宏利基金的前身),並工作至今。他自去年5月起擔任泰達宏利基金總經理,於去年9月底開始代任公司董事長。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泰達宏利基金旗下有65隻基金,資產凈值合計達615億元,其中非貨基金規模為447億元。

  「新官上任」是機會也是挑戰

  此前,曾有資深人士向記者表示,許多公募機構的董事長來自大股東委派,而總經理及其他高管成員則主要由市場化招聘的方式進行。「董事長與總經理的分工不同,董事長是機構發展方向的掌舵人,而總經理則是機構聘任的職業經理人。」他說。

  在他看來,董事長與總經理的組合在前期需要經歷一些磨合,「頻繁變更可能會增加雙方磨合的成本,但由於公募行業近年爆髮式發展,人員流動已然常態化,這一成本也很難避免。」

  另一位業內人士分析稱,就今年新上任的幾家中型公募的董事長來說,他們有的來自股東方委派,對股東的風格和訴求頗為了解;也有的自公司內部升任,對公司內部的狀況非常熟悉。「這兩種情況可以說是各有優劣勢,一家公募要平衡好股東、公司和客戶的利益,其實並不是很容易做到。」

  滬上一家中型公募的從業人員表示,董事長代表的是公司的股東會、董事會兩個治理主體;總經理代表的則是公司的經營管理層,屬於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履行經營管理的責任。在她看來,基金行業高管需求在加大,所以變更也很正常。「高管變更其實也是基於當前激烈的行業競爭,股東方對高管的考核標準日漸嚴格。同時,激烈的競爭也帶來了基金公司控股權的頻繁變更,進一步提高了高管變動的頻次。」

  在她看來,公募機構的高管變動可以為公司帶來新的方向和經營理念,以便在激勵的市場競爭中摸索出一條適合自己的道路,可以說是一個新的機會。但另一方面,如若變動過於頻繁,也會給公司治理帶來挑戰,「政策的穩定性對員工的信心其實是很重要的,而公募機構的高管變動或多或少會影響公司的人事調動、財務激勵等關鍵性政策。」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