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搞權錢交易的副局長,咋樣了?

  「自從被留置後,我一直在想為什麼會這樣。我在財政部門做了17年領導工作,從一個為財政部門帶來榮譽的人變成了對財政部門形象危害最大的人。」

  ——湖北省當陽市財政局原黨組成員、副局長、國信公司原董事長熊元靜

  2020年10月30日,湖北省當陽市財政局原黨組成員、副局長、國信公司原董事長熊元靜被「雙開」,違紀所得予以收繳。2020年11月4日,熊元靜因涉嫌濫用職權罪、挪用公款罪、受賄罪被移送司法機關。

  經查,熊元靜違反國家法律法規,濫用職權,造成國家經濟損失達1.2億余元,挪用公款1169萬余元,受賄102.39萬元。

  2021年8月,當陽市人民法院判決熊元靜犯濫用職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犯挪用公款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二十萬元。合並執行有期徒刑十二年,並處罰金二十萬元。對其受賄款予以沒收(已退繳),上繳國庫。

  1

  在交往中迷失自我

  年輕時的熊元靜勤奮上進,25歲通過公開招考成為財政系統正式幹部,38歲走上市財政局副局長崗位。1998年12月,在當陽市第四屆黨代表推薦時,組織部門對熊元靜的評價是:「以身作則,率先垂范。遵紀守法、清正廉潔,不以權謀私,不吃拿卡要。」

  而就是這樣一個「清正廉潔」的黨員幹部,卻在擔任國信公司黨支部書記、董事長之後,被越來越多的「朋友」包圍,逐漸迷失了初心。

  熊元靜手中掌握著為企業貸款提供擔保、審批出借國有公司資金等審批權,他也因此成為企業主爭相「圍獵」的對象。

  在越來越大的「圈子」、越來越多的應酬中,熊元靜逐漸開始收受禮品禮金。這時他的妻子也勸過他,還跟他吵過,但熊元靜始終沒放在心上。妻子無奈道:「我奈何不了你,將來總有一天組織會收拾你的。」

  從收受禮品禮金,到違規出藉資金、違規提供擔保……致使財政資金、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熊元靜最終把自己送上了一條不歸路。

  2

  借錢?實質是借權

  2011年,當陽市一家商貿有限公司因經營不善、資金不足而瀕臨破產,但該公司的抵押物卻不足值且不符合申請貸款條件。為了能夠繼續經營下去,該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打起了「繞路」向國信公司申請貸款的算盤,於是便開始費盡心思與熊元靜搞好關係。

  在李某眼中,向熊元靜「民間借貸」是與其建立「友情」的最佳方式,為得到熊元靜的關照,李某登門拜訪,提出要借錢,熊元靜當即同意。兩年時間,李某向熊元靜借款36萬元,給熊元靜高息回報15.6萬元,對這些明顯超出正常範圍的高額利息,熊元靜照單全收。

  錢不白借,息不白收。2011年至2017年,李某以應急資金周轉不足為由多次向國信公司申請貸款,明知李某公司不符合貸款條件,熊元靜卻沒有要求足額提供擔保抵押物、沒有嚴格開展盡職調查、沒有嚴格履行審慎經營義務……在一次又一次的強制綠燈通行下,終於在2019年6月,李某公司資不抵債關停破產,國信公司貸出去的錢無法收回,造成大額國有資產損失。

  有了借錢給李某獲取大額回報的經驗,熊元靜彷彿掌握了「財富密碼」,甚至開始主動出擊。

  2014年8月,石某經營的塑業公司處在破產邊緣,這讓熊元靜嗅到了「商機」。熊元靜明知石某公司擔保額度已達上限,但仍為其提供擔保支持。

  時任國信公司總經理向熊元靜提出違規向石某出藉資金、違規為其個人借貸提供擔保不妥時,熊元靜理直氣壯地說道:「我簽字我負責,你怕什麼。」

  事後,熊元靜主動借給石某20萬元,石某心領神會,短短一年回報熊元靜高額利息5萬元。

  3

  深挖根源 標本兼治

  黨員幹部參與正常民間借貸,沒有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並不違反黨紀黨規。但熊元靜與企業老闆的借錢行為,明顯利用了手中職權且利息明顯高於一般利率。隱藏在違規借貸背後的,是熊元靜與企業老闆的利益輸送。

  在調查熊元靜所涉瀆職犯罪問題的同時,當陽市紀委監委深挖其背後經濟問題,系統梳理行業風險,先後對熊元靜、祝兆春(國信公司原董事長)、張紅軍(原信源公司經理)等5人進行黨紀政務立案並採取留置措施,先後對16人進行黨紀立案並給予紀律處分,查處一案,警示一片,規範一域,在當陽市乃至全宜昌財政系統產生了較大影響。

  當陽市紀委監委為充分發揮熊元靜典型腐敗案件警示教育作用,組織該市財政局全體黨員幹部觀看以熊元靜案例拍攝的警示教育片《政商親清不容混淆》,以「身邊事」教育「身邊人」,以案為鑒、長鳴警鐘,給黨員幹部和公職人員「立規矩」「划紅線」。聚焦關鍵位置和核心崗位,推動市財政局完善《當陽市財政局內部控制制度》,制定137條防控措施。

  4

  辦案者說

  無論是違規擔保出借財政資金,還是直接參與放錢收息,這種依附於崗位與職權影響的借貸關係實質是一種權錢交易。但熊元靜為何可以獨斷專行,提供不符合規定的擔保和資金?通過本案可以發現,熊元靜在擔任財政局副局長、分管國信公司等直屬國有企業過程中,存在主管領導、分管領導、公司負責人職責許可權不清晰不明確,國企運營管理制度不規範不健全等問題,讓熊元靜等人超越職權謀求非法利益亂作為有了可乘之機。因此,必須依法設定權力、規範權力、制約權力、監督權力,確保權力在陽光下運行。

  ——湖北省當陽市紀委監委第三紀檢監察室主任

  周群鶴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