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墮胎權法案被推翻,美民眾其他基礎性權利也將受衝擊?

在美國民主黨人士試圖通過國會渠道捍衛墮胎權「碰壁」後,最高法院推翻「Roy訴Wade案」的風險加大。受此影響,包括同性婚姻、跨種族婚姻、避孕等基礎性權利或也受到影響。

在最高法院擬推翻墮胎權的意見草案外泄後,民主黨人試圖採取「補救」措施。不過,美國國會參議院5月11日以49票讚成、51票反對未能通過這項旨在維護女性墮胎權的《女性健康保護法案》(The Women』s Health Protection Act)法案。

同日,美國總統拜登發出警告稱,若最高法院正式推翻「Roy訴Wade案」,最高法院下一步或將考慮顛覆其他具有里程碑意義、保障美國民眾權利的案件。拜登舉例稱,同性婚姻法案或將首當其衝。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評論稱,這是自「Roy訴Wade案」意見草案遭泄露以來,拜登發出的最明確的警告。

「一系列權利」將遭受挑戰

在拜登看來,如果最高法院關於墮胎權的最終判決與意見草案一致,這將會是一個「激進的決定」,美國民眾的「一系列權利」或將遭受挑戰,美國社會面臨進一步分裂的風險。

CNN報導稱,拜登本月11日在芝加哥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籌款活動上表示,「最高法院泄露的意見草案,不僅殘忍地剝奪了女性對待自己身體的權利,也絲毫沒有尊重民眾的隱私權。若『Roy訴Wade案』被推翻,大法官們接下來可能會針對同性婚姻法案。」

除了對同性婚姻法構成威脅,拜登指出,最高法院還可能重新審視1965年「格里斯沃德訴康涅狄格州案」(Griswold v. Connecticut)。根據該案件,康涅狄格州當時逮捕了格里斯Wall德和Booker斯頓兩位從醫人員,原因是他們向求醫者提供避孕藥物和工具的做法違反法律。不過,不滿該州最高法院判決的兩名醫務人員將此案上訴至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最終,聯邦最高法院裁定,康涅狄格州最高法院的裁決違反隱私權,並宣告相關法律無效。

在擔憂民眾權利受損的同時,拜登也不忘藉此攻擊阻礙墮胎權法案通過的共和黨人士。在5月11日的活動中,拜登指責共和黨人「小氣」「極端」「受前總統川普擺布」。他還警告稱,若共和黨人在中期選舉中贏得眾議院或參議院,一切都將天翻地覆。

對於民主黨人而言,國內當前關於墮胎權的激烈辯論可能是一個政治轉機。憤怒的選民或將大幅提高其投票率。在此之前,由於選民對美國通貨膨脹高企的擔憂,拜登的支持率長期低迷。不少外媒預測,民主黨或將在中期選舉中慘敗。

實際上,考慮到民主黨和共和黨在參議院100個席位中各佔半數席位,11日的這次投票僅具有象徵意義。而在參議院需要至少60票讚成票才能通過立法、民主黨人尚不能就這個問題達成一致等情況下,墮胎權法案想要得到通過的機會並不大。

參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康奈爾認為,有關墮胎權利的問題應在「州一級」得到處理,而非「聯邦一級」,在美國歷史上,參議院曾就墮胎問題進行過投票,但沒有一個黨派達到了60票的門檻。

「文本主義」與「實質性正當程序」之爭

為何最高法院對「Roy訴Wade案」的裁決或使得美國民眾的其他權利受到牽連?從法學層面而言,包括墮胎權在內的個人權利根植於憲法中的「隱私權」。然而,目前保守派法官在最高法院佔據主導的情況下,這一論證方式似乎不再行之有效。

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梅麗莎·Murray告訴《衛報》:同性結婚、採取措施避孕、跨種族婚姻等規定都根植於憲法中隱含的隱私權,這些權利可以被理解為核心的基本人權。「這是作為人類就應該擁有的權利,而無需國家承認。」

路透社也認為,儘管美國憲法中沒有明確提到這些權利,但它們與個人隱私、自主、尊嚴和平等聯繫在一起。

不過,撰寫意見草案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繆爾·阿利托卻不認同上述解釋,轉而基於憲法「文本主義」(textualism)進行反駁。他與其他幾位保守派大法官對所謂「隱私權」的存在持懷疑態度,他們認為憲法中沒有明確提及隱私權,且民眾的權利必須「深深紮根」於美國的歷史和傳統,而墮胎權不屬於該框架之內。

法學領域專家分析稱,如果最高法院裁決「Roy訴Wade案」無效,那將是保守派法律運動的重大勝利。長期以來,保守派勢力向來批評「法官制定的法律」(judge-made law)。他們認為,法律應該由國會或州議會來制定,而非最高法院。

需要指出的是,《衛報》援引佛羅里達州立大學法學教授、長期研究墮胎權的歷史學者瑪麗·齊格勒的觀點稱,對於美國憲法中,權利中的權利從何而來這一問題,基本上有兩個普遍的答案,有憲法文本明確提到的權利,例如攜帶武器或反對無理搜查和扣押的權利;也有其他諸如結婚、生育等沒有寫在憲法文本中的權利。後者即通過「實質性正當程序」(substantive due process)原則確立的權利。

例如,1965年,最高法院在格里斯沃德訴康涅狄格州案中取消了對已婚夫婦的避孕禁令;1967年,在洛文訴弗吉尼亞州案中,最高法院宣布禁止異族通婚的反通婚法無效;1972年,最高法院通過艾森施塔特訴Bell德案確立了未婚者也有避孕權利;1973年,最高法院承認了墮胎權。

不僅如此,「實質性正當程序」的案件一直延續到現代。2003年,法院宣布勞倫斯訴得克薩斯州的反同性性行為法(sodomy law)無效,宣布各州政府不得禁止成年人間自願進行的同性性行為;2016年,在奧貝格費爾訴霍奇斯案中,最高法院判決同性婚姻的權利受到憲法保障。

倘若「Roy訴Wade案」遭推翻,一些保守派評論人士認為,大法官阿利托此舉為改寫其他保障性權利提供了「路線圖」。不過,其他法律界人士卻對這一前景表示懷疑。

西北大學法學教授約翰·麥金尼斯向路透社分析稱:「在跨種族婚姻、避孕和同性婚姻等問題上,考慮到它們對日常生活的廣泛影響,最高法院不太可能顛覆原有的這些決定。」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