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俄長期友好的挪威邊境小鎮:正適應俄烏衝突后新的現實

  澎湃新聞記者 王卓一

  當地時間5月11日至12日,北歐防務合作組織(NORDEFCO)防長會議在靠近俄Rose邊境的挪威北極圈內小鎮Hill克內斯(Kirkenes)舉行,俄烏衝突是此次會議的重要背景。

  Hill克內斯30多年來一直與俄Rose和諧相處。然而隨著俄烏衝突爆發,這一切似乎戛然而止。從今年2月末開始,當地的人們一直在適應新的現實。

  俄烏衝突「影響所有人」

  歐洲新聞媒體The Local報導稱,挪威與俄Rose在北極圈內有長達196公里的陸地邊界,而Hill克內斯是距離邊界最近的挪威小鎮,和俄Rose只有15分鐘車程。

  據路透社5月11日報導,Hill克內斯居民原本可以持免簽證許可進入俄Rose,而俄Rose人也可以來該地區工作。在Hill克內斯的3500名居民中,有400名俄Rose人,另有約30名烏克蘭人。

  Hill克內斯所在的南瓦朗厄爾(Soer-Varanger)市市長列娜·諾魯姆·卑爾根(Lene Norum Bergeng)說,俄烏衝突爆發後,當地「很多人感到悲傷、憤怒和沮喪」。她形容目前進入了「怪誕」的狀態:「我們在和平中生活了很多年,現在我們的鄰居要和它的另一個鄰居開戰,這影響了我們所有人。」

  路透社報導稱,當地數十 年前設立的路牌用挪威文和俄文兩種文字書寫,用來歡迎俄Rose人。不過據卑爾根介紹,目前正在傳閱的一份請願書要求取締這些路牌,雖然這份請願書尚未收集到足夠的簽名供市議會討論。

  不過,路透社所採訪到的當地俄Rose居民覺得,自己所受到的待遇同俄烏衝突爆發前沒什麼兩樣。

  「我沒有問題,沒有人走過來對我說:『嘿,你是俄Rose人』。」43歲的焊工格列布·卡里奧諾夫(Gleb Karionov)說。

  而於4月來到Hill克內斯的27歲烏克蘭難民Carter琳娜·別茲魯科(Katerina Bezruk)認為,她所遇到的俄Rose人對她「非常好」,「他們並不咄咄逼人」。此外,他們也盡量不談論政治等「挑釁性問題」。

  企業試圖減少與俄生意往來

  據路透社報導,Hill克內斯的一些企業正在試圖減少同俄Rose的生意往來。

  當地基梅克(Kimek)造船廠去年70%的收入來自組裝俄Rose船隻,首席執行官格里格·曼斯維克(Greger Mannsverk)正在為如何重組其業務而又不讓員工流失而發愁。在其80名僱員中,有15人是俄Rose人。

  和很多其他西方國家一樣,挪威也在俄烏衝突爆發後對俄Rose施加了諸多制裁措施,但挪威並未對俄Rose漁船關閉港口。

  港口是像Hill克內斯這樣的挪威北極小鎮的生命線。曼斯維克說,如果挪威對俄Rose漁船關閉港口的話,基梅克造船廠將不得不解僱一半員工。他「正在籌劃俄Rose客戶不是主要客戶的未來」,「今天的比例是70%,也許應該減少到20%」。

  另據挪威《巴倫支觀察家》報4月27日報導,挪威國防部長格拉姆當天在訪問Hill克內斯時表示,在俄烏衝突的背景下,「為了保護主權、監控與存在」,挪威應該加強在與俄交界地區的軍事力量。

  在Hill克內斯等挪俄兩國交界地區,未來是否會全面恢復跨境合作?挪威首相斯特勒對此抱有希望,雖然他也不知道確切時間。他在訪問Hill克內斯時表示:「我認為,生活在這個城市的人們的精神是,邊界應該得到尊重,但也應該有聯繫。」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