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8點見丨「空中倒車」:液體火箭首次完成公里級垂直起降試驗

新聞8點見,多一點洞見。每天早晚8點與你準時相約,眺望更大的世界。

火箭升空後也能「倒車入庫」!近日,中國首次完成液體火箭公里級垂直起降試驗,成功回收「星雲-M」試驗箭。為什麼要研發可回收復用的火箭?火箭回收是如何實現的?

今年5月份,由深藍航天公司自主研發的「星雲-M」1號試驗箭完成了1公里級垂直起飛及降落(VTVL)飛行試驗。在發射場地,點火升空的火箭,從地面上升一公里後,開始返回著陸。如同「倒車入庫」一般,爬升的火箭最後降落至離著陸場「靶心」位置不足0.5米的點位。

「星雲-M」試驗箭的成功回收,標誌著中國首次完成液體火箭公里級VTVL垂直回收飛行試驗。此前,「星雲-M」試驗箭曾在去年7月至10月期間,先後完成了十米級、百米級VTVL垂直回收飛行試驗。

為什麼要研發可回收復用的火箭?深藍航天火箭總體部技術工程師鄭澤告訴新京報記者,其主要原因在於要大幅降低入軌火箭的生產和發射成本。只有降低成本,才能更遊刃有餘地實現成千上萬顆「星鏈」衛星的組網任務,未來大型衛星星座的發射需求與可回收火箭的運載成本是息息相關的。

鄭澤稱,當火箭變成了一種可重複使用的交通運輸工具後,將大幅降低參與航天事業的資金門檻,會讓更多的企業或者是個人參與其中,為中國邁向太空強國貢獻力量。

他透露,下一階段,深藍航天將採用與入軌火箭完全相同的全尺寸試驗火箭,繼續進行高空回收試驗階段,向著10km、100km的高度快速突破邁進,力求最終實現入軌火箭一子級的可控回收和重複使用。升空後「倒車入庫」,中國首次完成液體火箭公里級垂直起降試驗

房山管控區化工四廠社區(簡稱化四社區)書記牛蕊,是一名「85後」,今年是她參加社區工作的第十二個年頭。此輪疫情,她帶領一支「媽媽隊」,24小時待命。老齡社區如何保證信息流通順暢?「媽媽隊」成員們如何化解難題?

5月10日晚上八點,北京房山區化四社區升級為管控區,社區進行足不出樓管理。升級為管控區,為化四社區工作團隊帶來了不少壓力。牛蕊介紹,化四社區工作團隊目前有6名在崗人員,唯一的一位男同志居家隔離,包括她在內的6名女性,組成了一支「媽媽隊」。

4月27日,化四社區開始實施防疫措施,要求每隔一天做一次全員核酸檢測。牛蕊和「媽媽隊」的成員就住進了居委會。居委會空間不大,勉強能放得下幾張摺疊床。牛蕊說:「最開始我們睡在桌子上,後來買了幾張摺疊床,白天工作的時候收起來,晚上就拿出來,往地上一放,就能睡。」

化四社區一共有285戶居民,其中老齡人口佔比幾乎一半。早先,化四社區常開展社區活動,牛蕊認為最驕傲的活動,就是教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機。牛蕊表示,如今社區裡的老年群體,基本上都會使用智能手機。她說:「他們能及時收到我們的消息提示,也會使用接龍功能,幫助我們社區工作人員整理居民信息和掌握情況。」

「我們是24小時待命的。」牛蕊告訴記者,完成白天的核酸檢測安排工作,還需要回到居委會辦公室處理居民來電,有時候晚上十一點,仍舊有電話打進來。她說:「現在就是舍小家為大家,我們什麼也不考慮,以居民為先,凌晨四點打來的電話,我也得接。」房山管控區化四社區書記牛蕊:「媽媽隊」24小時待命

近幾年,不少電 影導演回歸拍電視劇,一些新銳導演,更是電 影、電視劇「兩線作戰」。什麼電視劇題材最受電 影導演青睞?在電 影市場活力不足的當下,導演跨界去拍電視劇是不是「大勢所趨」?

電 影導演的入局讓劇集產業逐漸呈現出新變化,比如越來越多的觀眾會用「電 影質感」來誇讚一部劇集的高質量,電 影導演加盟也成為劇集宣傳上一個賣點和「底氣」。在拍劇的電 影導演里,年齡段分佈廣泛,除了第五代電 影導演,第六代也不乏嘗試者,儘管不如前輩的大刀闊斧,但小試牛刀時,總有眼前一亮的佳作。

在傳統第五代、第六代導演之外,劇集方面嘗試更多的要數港台導演們。市場的開放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機遇,王晶、李力持、陳正道等港台電 影導演紛紛「北上」,尋求新的合作空間,除了「老本行」拍電 影之外,拍電視劇、網劇也給他們提供了另一個施展平台,這些電 影導演越來越成為如今拍劇行列的主力軍。

記者對近年來電 影導演執導網劇作品梳理後發現,2017年至今已播的比較有代表性的22部劇集作品中,一共有近十個類型,其中,懸疑劇集達7部,成為最受電 影導演青睞的題材。

懸疑題材之所以受歡迎,是因為觀眾在看劇時相當於也參與了推理與破案的過程,可以對細節和伏筆進行解讀,既滿足緊張的參與感,又增添偵破的驕傲感,自然是樂此不疲。而在一些電 影導演看來,懸疑劇人物關係複雜,探討人性的主題更有「影感」,這也正是他們所擅長的。電 影導演拍劇這幾年:「懸疑」吃香,「北上」最忙丨圖數館

斯里蘭卡,這個擁有2200萬人口的南亞島國,正面臨著自1948年以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定居斯里蘭卡7年的楊詩源是親身經歷者。衝突現場狀況如何?斯里蘭卡物資供應方面存在哪些困難?斯里蘭卡人的抗議訴求是什麼?

物價飛漲,燃料、藥品等生活必需品短缺,民眾生活難以為繼,各地不斷爆發抗議活動。5月9日,抗議活動在首都科倫坡演變為暴力衝突,並造成較大人員傷亡,目前斯警方已採取宵禁措施。楊詩源告訴新京報記者,暴力衝突當日警笛鳴響至凌晨,當地缺糧缺電已有數月。

楊詩源介紹,現在斯里蘭卡普通人經歷的情況包括:每天家裡可能會停電多達十多個小時;物價也在上漲,比如斯里蘭卡的咖喱飯前幾年200盧比左右一份,現在需450盧比才能夠買得到;此外,出行加油比較困難。有一位司機曾對她說,他晚上排隊加油,排到凌晨4點多,才加到了一點油。

5月9日抗議活動演變成暴力衝突時,楊詩源沒有在現場。但由於她的住所距離發生抗議活動集中發生的區域較近,所以在家裡可以聽到外面警笛聲、汽車鳴笛聲、人群呼喊聲持續不斷,警笛聲一直持續到凌晨。她的朋友下班後剛好經過事發地,親眼目睹了有人在燒車,她從陽台上也可以看到有濃煙升起。

據她觀察,斯里蘭卡人抗議的原因在於,在收入急劇下降、支出不斷增加的情況下,斯里蘭卡人的生活困難,家裡缺電缺油缺糧。對比2019年之前的生活狀態,斯里蘭卡人會有落差。此外,斯里蘭卡是熱帶國家,停電意味著無法開風扇,沒有風扇意味著酷熱難耐。不過,近段時間以來,停電情況稍微有所好轉。當地華僑講述斯里蘭卡危機:缺油缺糧缺電已有數月

編輯 劉喆 李佳蓉 校對 陳荻雁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