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輸出國和亞洲市場應加大合作,共同應對國際能源市場風險

  目前的能源危機主要是由西方國家引起的,包括泛濫的美元流動性,以及國際地緣政治衝突等。

  美國正在發起一場壓低石油價格的運動。拜登政府想在11月中期選舉前降低通脹壓力以獲取更多民意支持,而其要求石油生產國幫助增產的背後也有削減俄Rose能源收益的目的。然而,這或許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由於美國不負責任的貨幣政策,包括能源在內的大宗商品價格從去年就開始大幅上漲。隨著今年俄烏衝突後西方國家對俄Rose實施制裁,能源價格上漲態勢加劇,進一步推高了全球通脹水平,美國CPI也創下30年來的新紀錄。美聯儲正在採取緊縮措施抑制通脹,但對受到俄烏衝突支撐的能源價格起不到效果,反而會衝擊本國的金融市場,美國面臨一場具有風險的經濟著陸事件。因此,拜登急於壓低油價降低美國通脹水平,避免經濟陷入衰退風險,並在中期選舉得到更多民意支持。

  在過去的幾個月里,拜登釋放戰略石油儲備,擴大使用乙醇汽油,但未能將油價壓至每桶100美元以下。白宮多次要求歐佩克增加供應,但頻遭拒絕。歐佩克拒絕的原因在於石油生產國有自己的利益考慮和市場判斷,而且增產需要進行大規模投資,未來一旦油價下跌,這些投資可能成為長期虧損。從戰略上看,去年聯合國氣候變化格拉斯哥大會通過了《格拉斯哥氣候公約》,這一協議確保了將全球變暖限制在1.5攝氏度的目標。那麼,在2020-2030年之間,全球煤炭、石油和天然氣產量每年須分別下降11%、4%和3%,才能與1.5°C減排路徑保持一致。目前增加石油產能投資與應對氣候變化而削減化石能源的趨勢是衝突的。

  美國對於歐佩克影響力的下降,一方面因為美國不再是能源市場主要客戶,而是最大產油國之一,但更重要的是美國在長期干涉中東地區後選擇了戰略性撤退,阿拉伯國家與美國之間利益的、政治的聯繫變得更少,也越來越缺乏政治信任,這使得中東國家傾向於選擇更為獨立的道路,美國在中東的主導地位開始下降。以中東國家為主體的歐佩克在全球能源轉型、地緣政治等方面因為利益關係而增加了更多自主性。

  美國顯然無法接受影響力下降的事實。5月5日,美參議院委員會通過「NOPEC」反壟斷法案,未來還需美國國會投票和拜登簽字,這項法案允許美國政府發起對OPEC等石油輸出國的制裁,迫使其增產石油。與此同時,本周二拜登在訪問義大利時,雙方提議成立一個石油消費「Carter爾」,以期影響國際石油和天然氣價格。但是,制裁石油輸出國將迫使他們放棄石油的美元定價和交易,而少數國家組成的買傢俱樂部很難發揮影響力。而且,美國一系列做法很可能會讓自己與歐佩克國家陷入對立局面,導致本國的政治影響力進一步削弱。

  目前,美國施壓歐佩克增產也與歐洲的形勢有關。美國和歐盟希望儘快全面禁止進口俄Rose石油和天然氣,以切斷俄Rose的能源收入。但是,歐洲將需要新的油氣來源填補缺口,美國施壓歐佩克增產滿足歐洲需求。然而,這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因為巨大的油氣缺口在短時間內根本無法滿足,反而會加劇歐洲的能源危機與通脹水平,而且歐佩克拒絕以增產幫助歐美國家對付俄Rose。5月10日,烏克蘭國有天然氣管網運營商GTSOU宣布因不可抗力切斷了從俄Rose輸送往歐洲的近三分之一天然氣(每天高達3260萬立方米),導致歐洲天然氣價格再次上漲11%。相關國家關於俄Rose油氣的緊張博弈只會持續增加國際能源市場的上漲壓力。

  目前的國際能源危機主要是由西方國家引起的,包括泛濫的美元流動性,以及地緣政治衝突、能源轉型。對於石油輸出國和亞洲市場而言,或許應該考慮加大合作,擺脫西方世界對能源市場不成比例的過大影響,逐步改變以美元為主的石油交易方式。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