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中山大學副校長李善民:以「改」促「混」,持續推進國有企業轉機制增活力

  日前,國務院國資委以影片方式召開地方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推進會。會議表示,地方國企改革三年行動取得決定性進展,主體任務完成進度超過90%。三年行動將如何實現高質量「收官」?如何認識改革遇到的難點?圍繞各方關注的重點問題,21世紀經濟報導對中山大學副校長、管理學院教授、企業研究院院長,廣東國有經濟研究智庫理事長李善民進行了獨家專訪。

  混合所有制改革要以「改」促「混」

  《21世紀》:今年是國企改革三年行動的收官之年,你認為需重點聚焦哪些問題?

  李善民:今年國企改革的重點工作可圍繞三方面展開:

  一是優化布局,加快中央企業專業化整合。一方面,以優勢企業為主體,以提升整體資源配置效率為目標、以業務做強做精為重點,持續推動重點領域專業化整合,以解決部分行業依舊存在的重復建設、同質化競爭等突出問題;另一方面,通過中央企業的強強聯合,打造一批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不斷增進中央企業在國際標準、行業規則制定上的話語權和影響力,以此帶動產業鏈供應鏈協同提升。

  二是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在機制改革和中長期激勵方面取得新的突破。從第一批的9家混改試點到第四批的160家試點,混改試點企業由點向面梯次鋪開、範圍全面擴大,呈現明顯加速、向縱深推進的態勢。但「混」是第一步,「改」才是關鍵,轉機制增活力才是最終目的。要以「改」促「混」,通過建立和完善更加適應市場發展的機制,優化和調整混改企業利益相關者的責權關係,激活企業的運營活力和決策效率,提高企業整體效益。同時,建議通過制定「引資本」「轉機制」「IPO上市」等混改三部曲,實現股權結構多元化、治理結構制衡化和內部機制市場化。

  三是強化合規,以治理完善、經營合規、管理規範、守法誠信的法治國企為目標,推動國有企業合規管理體系建設。加快制定中央企業合規管理辦法,從組織機構職責、制度建設、運營機制、考核評價等方面加大管理力度,將軟約束提升為硬要求,將國有企業的合規管理體系進一步規範化。

  《21世紀》:你強調混合所有制改革要以「改」促「混」。這個過程中的重點、難點是什麼?

  李善民:一是如何持續推進國有企業「改機制」。當前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側重點強調國有企業微觀層面的「改機制」,即推動混合所有制企業深度轉換經營機制,全面建立靈活高效的市場化經營機制。在此過程中,一些企業走得快一些、做得好一些,也有企業走得慢一些,面臨的改革困難多一些。但是引進非公資本、取長補短推進機制改革的思路沒有變,因此做得好的企業需要將機制改革持續化、動態化,將改革的步伐與市場變化、企業實踐變化保持一致;尚未達標的企業則應抓緊剖析存在困難的深層原因,切實落實機制改革給企業發展注入動力。

  二是如何廣泛帶動民營企業快速發展。混合所有制改革既包括國有企業引進非公資本,也包括國有資本參股非公企業。通過市場化重組等方式,圍繞國有資本布局和企業發展戰略,以雙方自願互利的市場化原則入股非國有企業,支持民營經濟發展,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國有資本應在助力民營企業紓困中發揮積極作用。

  三是如何以國有資本為紐帶,提升產業鏈現代化水平、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提升產業鏈供應鏈現代化水平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應有之義。隨著國資監管職能從「管企業」到「管資本」的轉變,混合所有制改革中應進一步強化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角色和功能,運用並購重組戰略手段,從產業層面推進國有資本布局產業鏈上端、價值鏈高端、創新鏈核心以及技術鏈的關鍵,從微觀層面推進金字塔持股、交叉持股、連鎖股東或內部資本市場構建,優化產業鏈布局,增強產業鏈創新水平,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

  資本市場是整合國有資本的有效載體

  《21世紀》:並購重組的戰略手段如何與資本市場進行有效聯動?

  李善民:國有資本的並購重組是我們團隊承擔的國家重點項目研究的主題。我們認為,並購重組是推動國有企業改革十分重要的方式。例如,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中,「混資本」是「改機制」的前提,並購重組是實現「混資本」的重要手段。並購重組作為市場化手段,可快速推進股權轉讓、混合,激發相關利益主體的活力,對於激發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效能具有重要影響。隨著國企改革思路由「管企業」向「管資本」轉變,以國有資本為主體推進並購重組,不僅包括了國有企業內部的戰略性重組和專業化整合,也涵蓋了外部與非公資本之間的戰略性進入或退出,並兼顧到不同國有資本主體並購重組的異質性,拓寬了國有企業改革範疇。

  資本市場作為資本優化配置的平台,是整合國有資本的有效載體,服務國有資本並購重組。第一,資本市場為國有資本形成與轉化提供流動性,通過不同的金融工具使實物資本更具流動性,從而使得搜尋交易者、標的定價、資產轉讓的過程更加便利;第二,資本市場價格發現功能提高了國有資本的配置效率,通過價格機制引導國有資本投向戰略性新興產業以及加快在落後產業中的退出速度,進而提高國有資本的配置效率;第三,資本市場的融資功能為國有資本並購重組籌集增量資本,為國有資本並購重組拓寬權益融資渠道,優化融資結構,進而撬動社會資本投向國家產業政策重點支持的產業領域;第四,資本市場的治理功能提高了國有資本並購重組的決策質量,能夠有效緩解國有資本並購重組中的代理問題,同時還能促進並購後目標公司治理結構的改善。

  《21世紀》:從整體來看,如何更好地實現國有資本的提質增效?

  李善民:實現國有資本提質增效的關鍵在於管好資本的布局、運作、回報和安全,強調黨的領導。一是聚焦管好資本布局,構建國有資本布局優化結構調整體系。堅持以市場為導向、以企業為主體,有進有退、有所為有所不為,推進國有資本布局優化和結構調整,增強國有經濟整體功能和效率。二是聚焦規範資本運作,構建國有資本規範化專業化管理體系。堅持以法律為準繩、以產權為基礎、以資本為紐帶,推動國有資本規範化專業化管理,與市場經濟有機融合。理順國有資本運作的監管鏈條。三是聚焦提高資本回報,構建國有資本高效運營體系。堅持以服從服務國家戰略、促進國有資本保值增值為目標,通過股權運作、價值管理、有序進退,促進國有資本合理流動,提高國有資本運營效率。四是聚焦維護資本安全,構建國有資本全鏈條監督體系。堅持守土有責、守土盡責,加快打造全面覆蓋、分工明確、協同配合、制約有力的國有資產監督體系,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切實防止國有資產流失。五是聚焦堅持黨的全面領導,構建國有資本控股、參股企業黨的建設體系。堅持黨對國有企業的全面領導,把提高企業效益、增強企業競爭力、實現國有資產保值增值作為國有企業黨組織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把黨的領導、黨的建設融入管資本全過程、各方面,確保國有資本始終服從服務黨和人民利益。

  未來要聚焦兩類公司發展,提高國有資本的運營質量和效率。「兩類公司」是國有資產市場化運作的專業平台。在「國資委—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國有企業」的三層國資監管框架中,「兩類公司」是構建政府與企業「一臂之距」的核心,是體現政企分開、政資分開、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開的分水嶺。未來需要更清晰地區分兩類公司的功能定位,通過市場化改革建立有效激勵機制,緊密圍繞產業鏈的集聚和升級發展進行資本布局,提高國有資本的運營質量和運營效率。

  加強廣東國企與民營企業創新協作

  《21世紀》:廣東省國資委提出,至「十四五」時期末,力爭全省10家左右企業進入世界500強、25家左右企業進入中國500強。你認為廣東應如何達成這一目標?

  李善民:首先,廣東省應著力提升國資國企的競爭力。一方面,支持企業自身充分把握互聯網、數字化帶來的機遇,勇於參與市場競爭,通過組織變革、商業模式變革等方式實現降本增效,不斷提升其在國內和國際市場中的產品競爭力。另一方面要全面推進布局優化和結構調整,推動國資國企進一步向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重點基礎設施集中,向前瞻性戰略性產業集中,向具有核心競爭力的優勢企業集中。廣東省還要著力培育發展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支持傳統產業改造升級,加快發展先進位造業和現代服務業,瞄準國際先進標準提高產業發展水平,通過培育發展戰略性支柱產業集群和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推動廣東省在產業鏈、創新鏈、人才鏈、資金鏈、政策鏈相互貫通,加快建立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現代化產業體系。

  其次,廣東省應持續推動國有企業創新發展。一方面,國有企業應依託其相對雄厚的資金實力和強大的創新風險抵抗能力,發揮其在關鍵核心技術攻堅中的領頭羊作用;另一方面,國有企業應充分發揮其與大學、科研院所、國家重點實驗室的資源鏈接功能,搭建一批重大基礎設施創新平台,加大基礎研發投入,以充分保障廣東省的基礎研究供給,為粵港澳大灣區未來經濟發展打下堅實的科技基礎。同時,要充分發揮廣東擁有眾多創新活躍的高科技民營企業如華為、大疆等的優勢,廣東國有企業要不斷加強與民營企業的創新協作,通過交叉持股、研發聯盟等機制實現產業鏈和創新鏈上下游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協同創新的新格局。

  (作者:洪曉文)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