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庚基金丘棟榮:現金不夠用,太多股票想買,看好這五大機會

「我們現在始終是保持高倉位運作,基本上不會留現金,因為現金根本就不夠用,有太多的股票和資產可以買。」近日,中庚基金副總經理、首席投資管丘棟榮在一場直播中對A股、H股的投資機會給出明確觀點。

簡單概況投資機會,丘棟榮表示,A股現在存在系統性的機會,港股市場則是系統性、戰略性機會。

丘棟榮以低估值價值投資著稱,截至5月12日,他所管理的中庚價值領航、中庚價值品質兩隻可投港股的基金今年以來均為正收益,成為明星基金經理中的業績翹楚。

為什麼樂觀?

對於今年的市場,丘棟榮直言「波動特別大、回撤也比較大」。他說,市場波動和回撤已經達到或接近於2018年,歷史上僅次於2008年的大熊市級別。這個結果發生的兩個最重要宏觀背景:一是,中國經濟的下行周期,以及與之相對應的穩增長。二是,防通脹是全球各國央行,尤其是美聯儲的最核心的政策目標。

但這兩個宏觀主基調,今年面臨了兩個意外事件的衝擊,一是,國內疫情出現反覆,對於穩增長造成了更大的下行壓力;二是俄烏事件導致全球通脹壓力加大。這兩個意外的衝擊,使得國內穩增長和全球防通脹面臨了更大的挑戰。

那麼,是什麼因素使丘棟榮對當下市場持樂觀態度呢?

丘棟榮認為,接下來,對於基本面的看法可以更加積極和樂觀。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國的穩增長的能力和力度,可能會全方位加大。隨著這些產業政策落地,對於經濟預期的期望回升有非常好的支撐作用。

「當然,我個人對宏觀本身的研究並不是那麼多,我會更重點從行業和產業角度來評估,為什麼很多產業、行業在目前情況下,對於我們來說,可能投資回報是回升的。」丘棟榮表示,市場的波動讓權益資產整體的吸引力進一步提升,投資性價比更高。以中證800為代表的市場整體風險溢價水平,已經回到了過去10年均值水平上方0.9倍標準差附近,風險補償比過去約85%的時間更有吸引力。

在丘棟榮看來,權益資產吸引力的提升,主要有以下三個方面原因:首先是市場的下跌和調整幅度較大;其次,伴隨利率水平的下降,權益資產的相對吸引力進一步提高;第三,也是最具爭議的一點,即盈利預期的調整是否充分,尤其是最近疫情管控對於經濟的影響,這是市場最重要的一個分歧所在。根據中庚基金投資團隊的研究和跟蹤,隨著上市公司年報和一季報的披露,其實市場對盈利預期的調整已經到了一個相對高的程度。

權益資產罕見滿足「不可能三角」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嚴格限制申購的中庚價值領航混合自5月10日起恢復大額申購業務,丘棟榮也在直播中詳解了當前選擇放開大額申購的原因,「中庚價值領航這個產品的最大的一個特徵,對於這個產品我們現在始終是保持高倉位運作,基本上不留現金,因為現金根本就不夠用,有太多的股票和資產可以買。」

丘棟榮直言,目前權益類資產和其他資產類別相比,優勢非常明顯,它甚至可以完美滿足其心中的「不可能三角」條件。一是資產的風險是小的,同時資產是很好的,甚至是中國最好的資產;二是價格估值很便宜,同時隱藏回報率高,甚至很多公司有很好的分紅和現金流;三是這些公司的股票還有很好的流動性。

「對於這樣的機會,我們一定要全力以赴。我們肯定不會留現金,肯定會把所有錢全部換成股票,它的隱含回報率是非常高的,不但隱含回報率高,基本面的風險也很小,流動性同樣很好。」丘棟榮稱。

可以買什麼?

那麼,在丘棟榮眼中,目前最看好的投資機會來自哪些細分賽道呢?

丘棟榮表示,第一個是低估值的能源資源類公司,分佈在天然氣、石油、煤炭,電解鋁,基礎化工等行業。

「傳統的價值型公司裏面,最典型的是傳統能源資源類公司。這是過去一年我們比較看好、現在仍然還看好的領域。」丘棟榮解釋道,一是相關產業的需求持續增長,短期甚至呈現加速狀態。增長動力主要反映城市化、工業化、現代化、電氣化,全球經濟復甦導致下游需求短期加速。二是從供給端來看,過去十幾年來,上述相關行業資本開支大幅降低,此前經歷供給側改革,產能大幅收縮,同時受雙碳政策影響,即便盈利較多,公司也不願意投入。三是相對較差的公司已經被淘汰出去,龍頭公司擁有較強的競爭壁壘。

丘棟榮表示,雖然近一年能源、資源類公司股價有所上漲,但是估值依然很便宜,這些公司盈利能力強,分紅率高,而且只賺錢不花錢。不過,對於新能源行業公司,丘棟榮較為謹慎,他認為新能源行業競爭格局激烈,龍頭公司盈利不穩定,資本開支比較大。

第二個被丘棟榮看好的,是以互聯網為代表的低估值成長股。

「過去多年,這些互聯網公司一直沒有進入我們的投資範圍,這跟我們之前不喜歡新能源公司的原因是同樣的。因為在其蓬勃發展的時代盈利具有不確定性,也不知道誰是倖存者,公司估值一直很貴,很難給其定價。過去一年多來,他們的基本面發生了非常重要的變化。」丘棟榮認為,互聯網相關公司股價大幅下跌後,估值處於低位,這是非常好的戰略性機會,有可能是長達3年、5年以上的戰略性布局的機會。

第三,丘棟榮也較為看好傳統成長行業公司,包括計算機、高端製造、汽車零部件等。他認為這些公司需求增長空間大,短期雖然受疫情、原材料上漲影響承受了壓力,但這也容易達到供給側出清的效果,同時下半年還有很多積極變化。「尤其很多是次新股,市場關注度低,跌幅非常大。」

第四,丘棟榮認為傳統的價值股,包括銀行、地產等也蘊藏較大投資機會。具體而言,區域性小而美的農商行、城商行,資產負債表乾淨而簡單,沒有複雜的業務。從房地產行業來看,在穩增長背景下,低風險高周轉製造型房地產龍頭企業可能會獲得新的發展機遇,獲得更低的經營風險和更高的盈利能力,「當然,它們估值很便宜,我們認為,這一塊也值得關注和期待」。

「第五部分也是我們最看好的部分,是港股。 」丘棟榮表示,港股有戰略性的系統性的機會,它的系統性機會可能會更加的極致,它的系統性和全面性會更加的徹底。

丘棟榮說,2021年年初時看到的是結構性機會,主要包括能源、資源等大盤藍籌股。從2021年下半年以來,經過大幅下跌,港股中的醫藥、科技、消費等板塊的估值也很便宜了,這些公司也是中國新經濟的代表。

「現在的港股的這種性價比是非常高的,我們今年其實是已經把港股比例提高到了比較高的水平,接近於上限,上限是50%的股票比例,這一塊我們認為是非常非常好的機會。」丘棟榮稱。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