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政策有足夠空間發力穩增長 持之以恆防範化解金融風險

  5月12日,中宣部舉行「中國這十 年」系列主題新聞發佈會的第三場。中央財辦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韓文秀、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胡祖才、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陳雨露等部委領導出席。韓文秀在發佈會上介紹了10年來經濟和生態文明領域的重要成就。

  時值中國經濟面臨新的下行壓力,市場高度關注中央政府如何應對。在此之前,4月29日的政治局會議對經濟形勢及下一步的舉措已有定調,但市場對財經部委如何具體執行仍有期待。與此同時,近期金融市場波動加大也引起關注。

  從此次發佈會釋放的信息看,貨幣政策仍有足夠的空間,下一階段貨幣政策將把穩增長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並將謀划增量政策工具。市場認為,在美聯儲加息縮表、人民幣貶值的情況下,總量性貨幣空間相比此前已大幅減少,結構性貨幣政策的重要性及優先順序提升,增量政策工具則可能指向新型再貸款。

  對於金融風險化解,陳雨露在回答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提問時表示,下一步,人民銀行將堅持風險防範化解和長效機制建設並重、金融風險處置和反腐追贓挽損並重、提高監管有效性和改革創新發展並重,持之以恆做好風險防範化解工作,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結構性貨幣政策重要性提升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270178億元,按不變價格計算,同比增長4.8%。該增速較全年目標增速低0.7個百分點。與此同時,3月下旬以來,疫情多點散發,經濟發展面臨新的下行壓力。

  5月11日召開的國常會指出,受新一輪疫情、國際局勢變化的超預期影響,4月份經濟新的下行壓力進一步加大。市場關注宏觀政策如何應對。

  「在經濟工作方面,首先要加快落實已經確定的政策,力爭在上半年全部落地。」韓文秀表示,「中國的財政政策、貨幣政策和其他政策有足夠的空間和多樣化的工具,我們在應對經濟下行壓力方面有豐富的調控經驗,將會進一步加強相機調控,該出手時就會出手。」

  記者根據此前央行官員的發言梳理看,貨幣政策的空間指向法定存款準備金率及利率兩項重要的總量工具,而且指向下調整的空間。利率方面,這個空間指政策利率和零利率的距離,因為當利率到零後,傳統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失效,處於「流動性陷阱」之中。當前中國關鍵的政策利率——1年期MLF利率、7天逆回購利率分別為2.85%、2.1%,離0利率仍有相當距離。

  存款準備金率的空間主要和歷史上比、和國際對比,對比時還考慮到超額存款準備金率的因素。最近三次降准,存准率5%的機構不再納入,因此某種程度上5%可以視為目前法定存准率的底線。4月降准後,金融機構加權平均存款準備金率為8.1%,離5%僅差310BP。

  雖然總量貨幣政策工具仍有空間,但由於美聯儲開啟加息縮表,中國央行採取寬鬆的貨幣政策可能加劇人民幣貶值及資本外流壓力,因此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的重要性提升。

  中信證券聯席首席經濟學家明明表示,一方面,結構性貨幣政策具有定向的特徵,更適合解決經濟的結構性矛盾;另一方面,結構性貨幣政策的激勵相容機制,可以精準滴灌實體經濟並釋放基礎貨幣,保持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平衡政策的提前量和冗餘度。

  陳雨露在發佈會上表示,下一階段,人民銀行還會把穩增長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加強跨周期政策調節,加快落實已經出台的政策措施,特別是要積極主動謀划增量的政策工具,繼續穩定信貸總量,繼續降低融資成本,繼續強化對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金融支持力度,加大對實體經濟的進一步支持。

  浙商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超表示,預計今年央行將採取與2020年初疫情後相似的貨幣政策操作,通過增加再貸款額度促進信貸投放、緩解疫情衝擊、保市場主體,後續增量工具重點關注各類新型再貸款。

  據記者梳理,在前期推出多種再貸款的基礎上,今年央行已先後推出至少4400億元再貸款工具,具體包括2000億元科技創新再貸款、1000億元交通物流領域再貸款、1000億元支持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專項再貸款額度以及400億元普惠養老領域再貸款。此外央行4月26日表示將創設民航專項再貸款,但額度尚未披露。

  明明稱,各類再貸款等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預計帶動金融機構貸款投放多增1萬億元,參照以往經驗,通常在3-6個月內完成投放。從全年的角度看,預計再貸款等工具將有效提高社融同比增速0.3個百分點。

  「三並重」防範化解金融風險

  韓文秀在介紹十 年成就時表示,這是紮實統籌發展和安全的十 年。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取得了重要階段性成果,守住了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陳雨露表示,人民銀行會同有關部門和地方政府,按照黨中央確定的「穩定大局、統籌協調、分類施策、精準拆彈」的基本方針,全力做好金融風險防範化解工作。經過集中的攻堅,中國金融體系長期積累的風險點得到了有效處置,金融風險整體收斂、總體可控。

  他介紹了幾個重要標誌:一是金融體系有力支持了宏觀經濟大局的穩定;二是中國的金融體系始終保持著總體穩健,比如2021年末處於安全邊界內的商業銀行資產的佔比為98.9%;三是重點機構和重點領域的金融風險得到穩妥化解,近5000家P2P網貸機構已經全部停業;四是風險防控長效體制機制建設得到有力推進。

  「中國的A股市場經受住了多輪次、多因素外部衝擊的考驗,債券市場有序打破了剛性兌付,總體平穩運行。」陳雨露特別指出。

  此前《金融穩定報告(2019)》披露的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攻堅戰的時間表顯示,2020年是攻堅戰收官之年,力爭從基本完成風險治標逐步向治本過渡,完成攻堅戰的既定任務。金融風險攻堅戰收官之後,未來如何推進相關工作將是焦點。

  陳雨露表示,下一步,人民銀行將堅持風險防範化解和長效機制建設並重、金融風險處置和反腐追贓挽損並重、提高監管有效性和改革創新發展並重,持之以恆做好風險防範化解工作,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這個底線。

  這其中有三個「並重」。第一個並重中,長效機制日趨完善,比如建立地方黨政主要領導負責的財政金融風險處置機制,金融委辦公室地方協調機制發揮積極作用,中央和地方監管協作得到加強,形成風險處置合力。此外,今年將組建金融穩定保障基金,與存款保險基金、行業保障基金雙層運行,築牢「安全墊」。

  「目前中國金融風險防控已經從攻堅戰進入常態化,未來國內外形勢仍然複雜多變,金融穩定保障基金將與存款保險和行業保障基金形成有效互補,有助於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李超表示。

  從近年的案例看,金融風險爆發的背後往往有金融腐敗。而金融行業腐敗具有極強的蔓延性,不僅引發金融企業的風險事件,還會向其他領域傳染、擴散,對實體經濟發展造成衝擊,也可能誘發社會問題,因此需要一體推進懲治金融腐敗和防控金融風險。此外,金融業保持可持續發展,就必須在金融創新與風險管理之間尋求適度的平衡。

  (作者:楊志錦 編輯:林虹)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