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岸人民幣跌破6.8,美聯儲或會「鷹上加鷹」!中國央行會出手嗎?

  21世紀經濟報導見習記者 唐婧 北京報導

  5月12日,在岸人民幣兌美元16:30收盤報6.7900,較上一交易日下跌626點;更多反映國際投資者預期的離岸人民幣兌美元連破6.76、6.77、6.78、6.79、6.80五大關口,最低觸及6.8292,創2020年9月以來新低。十幾個小時以前,港元兌美元觸及7.85的弱方兌換保證水平,為2019年5月以來首次。為捍衛聯繫匯率制,中國香 港金融管理局12日凌晨宣布在市場買入約15.86億港元,以確保港元匯率按市場供求於7.75至7.85的兌換保證範圍內浮動。12日港股收盤後,香 港金管局再度在市場買入41億港元,單日回籠56.86億港元。

  香 港實行聯繫匯率制度,港元以7.75至7.85港元兌1美元的匯率與美元挂鉤,7.75和7.85分別就是強方兌換保證和弱方兌換保證。為了維持匯率的穩定,如果港元匯率觸發強方兌換保證,香 港金管局就會入市干預,通過買美元、賣港元的手段,將匯率穩定在不高於7.75的水平;反之,如果港元匯率觸發弱方兌換保證,香 港金管局就會進行反向操作,將匯率穩定在不低於7.85的水平。

  5月6日,香 港金管局公佈,2022年4月底的官方外匯儲備資產為4657億美元,相當於香 港流通貨幣約6倍多,或港元貨幣供應M3約44%,這意味著香 港金管局有充足的子彈捍衛聯繫匯率制。

  是什麼因素促使香 港金管局一天兩度出手,以及離岸人民幣跌破6.80大關?

  答案或許與11日晚20:30公佈的美國4月CPI數據有關。

  美聯儲後市可能「鷹上加鷹」

  美國勞工部統計局報告稱,美國4月末季調CPI年率錄得8.3%,較3月高位回落,但仍然高於市場預期,美國通脹仍然處於高位水平。剔除波動較大的食品和能源價格後,美國4月末季調核心CPI年率上漲了6.2%,也高於預期的6%。實際上,美國4月CPI數據是8個月以來首次回落,市場在激辯本次數據是否構成美國CPI掉頭向下的拐點,但無論如何8.3%仍然顯著高於此前華爾街投行8.1%的平均預測值。高於預期的通脹數據,讓市場押注美聯儲貨幣正常化之路可能會更加激進。考慮到美國的目標通貨膨脹率在2%左右,市場認為美聯儲後市可能「鷹上加鷹」。

  據最新的CME「美聯儲觀察」:美聯儲到6月份加息25個基點的機率為0%,加息50個基點的機率為87.2%,加息75個基點的機率為12.8%;到7月份累計加息25、50個基點的機率均為0%,累計加息75個基點的機率為84.9%,累計加息100個基點的機率為14.8%,累計加息125個基點的機率為0.3%。

  「美聯儲觀察」是一個工具網站,利用 CME Group(芝加哥商業交易所)公佈的 30 天期聯邦基金期貨價格,預測未來美聯儲升降息的機率,其價格反映市場對聯邦基金有效利率水平的預期。「美聯儲觀察」的數據顯示,美國4月CPI數據公佈之後,市場加大了美聯儲兩個月之內加息75個基點的押注。

  中航信託宏觀策略總監吳照銀表示,在美國CPI超出市場預期的狀態下,投資者判斷美國利率上升的空間和頻率會比以前更高,這會推動美元繼續走強以及中美利差進一步加劇,增加人民幣的貶值壓力。同時市場預期美國利率上升,這會繼續打壓風險資產的估值,造成美股繼續大跌。吳照銀還指出,目前美國薪資增長很快,已經陷入薪資-物價螺旋上升的循環,沒有證據顯示美國通脹率就此見頂。

  中金公司研報指出,美國4月CPI數據大機率超出了美聯儲的預期,美聯儲可能會重新評估通脹走勢,進而影響後續的加息節奏。上周美聯儲議息會議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曾向市場表示,6月美聯儲傾向於加息50個基點而不是75個基點,以此打消市場對大幅加息的擔憂。出於維護美聯儲信譽的考慮,美聯儲6月可能仍然只加息50個基點,但對於7月及以後的加息節奏,美聯儲可能要根據最新情況重新評估。

  一位外資銀行外匯策略分析師表示,美國4月CPI顯示同比增長8.3%,接近1982年夏天以來的最高水平,在此情況下,貨幣市場加大了對美聯儲加息的押注,多數投資者支持未來加息75個基點的舉措。倘若美國高通脹情況長期持續,美聯儲加息75個基點勢必成為事實。

  中國央行會出手嗎?

  為捍衛聯繫匯率制香 港金管局已經果斷出手,接下來中國央行會出手干預人民幣匯率嗎?

  此前央行曾下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以避免人民幣匯率過快貶值。過快的貶值非央行所樂見,4月25日央行宣布下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由9%下調至8%。這一政策有助於釋放外匯流動性、增加外匯供應,同時發揮較強的信號作用,表明央行逆周期宏觀審慎態度。

  招商證券謝亞軒團隊表示,如有必要,未來央行還可通過逆周期因子、遠期售匯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跨境融資宏觀審慎調節參數等工具,進行逆周期調節。

  不過,西區證券宏觀首席分析師張靜靜直言,中期來看人民幣合理貶值並不是壞事。此前央行調降外匯存准率只是為了防止匯率快速貶值,或者說為了防止人民幣匯率形成恐慌性貶值預期,即改變斜率而非趨勢。 在出口存在下行壓力、經濟存在下行壓力、疫情仍存不確定性的當下,適度釋放匯率貶值壓力,以增強疫情降溫後國內的出口競爭力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後市隨著美國通脹回落美聯儲加息節奏會放緩,中國疫情防控形勢也會好轉,三季度人民幣匯率有望止貶甚至轉升。

  (統籌:馬春園)

  (作者:唐婧 )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