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過疫情難關 穩健前行開新局紓困解難政策「再加碼」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之下,一些正「掰著手指頭過日子」或「等著原材料開工」的中小微企業,迎來了新的曙光。

日前,國務院促進中小企業發展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印發了《加力幫扶中小微企業紓困解難若干措施》(以下簡稱《措施》),提出「安排紓困專項資金、新增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1.6萬億元、將處於產業鏈關鍵節點的中小微企業納入重點產業鏈供應鏈『白名單』」等10項舉措。

中泰證券研究所政策組負責人、上海財經大學公共政策與治理研究院首席專家楊暢評價,從國務院層面提出加力幫扶中小企業紓困解難,反映出國家對中小微企業的高度重視,「尤其是針對當前中小微企業普遍反映的共性問題,做出了更加系統、更有針對性的政策安排。」

5月10日,在2022年全國中小企業服務月工作推進會上,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徐曉蘭表示,在推動落實為中小企業紓困解難系列舉措上,將抓緊把已確定的退稅減稅降費、緩繳社保費、物流保通保暢、推動企業復工達產等政策落實到位,幫助企業有序復工復產,保障產業鏈供應鏈暢通穩定。

紓困解難政策「再加碼」

這10項措施釋放出一個明顯的信號:為中小微企業紓困解難的政策「再加碼」。在中國民生銀行研究院宏觀研究中心主任王靜文看來,這10項措施都比較實在,總結起來就是「想盡一切辦法讓中小微企業渡過難關,先活下去,再求發展」。

王靜文觀察到,當前中小微企業主要面臨三方面困難:一是疫情衝擊之下,許多處於停擺狀態的中小微企業缺訂單,收入來源受到影響。二是上游的一些生產資料價格不斷上漲,企業生產經營成本增加。三是在疫情的長期衝擊之下,一些企業的「家底」不斷變薄,個別企業甚至可能禁不起新一輪疫情的衝擊。

首先,便要解決資金流動的問題。《措施》提出,各地要積極安排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紓困專項資金,加大對受疫情影響暫時出現生產經營困難的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的支持,結合本地實際向困難企業和個體工商戶提供房屋租金、水電費、擔保費、防疫支出等補助並給予貸款貼息、社保補貼等。

王靜文認為,租金、水電費及防疫費用等支出正是當下一些暫時受困的中小微企業亟待解決的問題,這一舉措更聚焦此類企業,更顯務實。

同時,《措施》提出,今年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力爭新增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1.6萬億元。對受疫情影響暫時出現生產經營困難但發展前景良好的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銀行根據自身風險管理能力和借款人實際情況,合理採用續貸、貸款展期、調整還款安排等方式予以支持,避免出現抽貸、斷貸。

「這有利於聚焦解決企業生產經營中的資金難題。」據楊暢介紹,自2020年以來,多地相繼圍繞中小微企業紓困設立了專項資金,如江蘇印發了《關於進一步幫助市場主體紓困解難著力穩定經濟增長若干政策措施》,提出用好用足新增450億元再貸款額度,加大對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的支持力度。浙江、廣東、河南、四川等省份也相繼圍繞中小企業紓困,出台了專項政策措施。

《措施》還提出進一步落實好小微企業不良貸款容忍度和盡職免責要求,支持銀行按規定加大不良貸款轉讓、處置、核銷力度。

這在一定程度上可為當下受困的中小微企業「兜底」。王靜文表示,「銀行如果按照此前嚴格的貸款分類標準,將一些企業定義為不良進行抽貸、斷貸,可能會加速企業的死亡。」

不讓小支出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當前,處於疫情高風險地區的中小微企業,不僅缺少經營性收入,還要負擔一大筆剛性支出。據《經濟觀察報》報導,一家影片製作公司的負責人曾算過一筆賬:企業停擺1個月,凈虧損約30多萬元。其中,15名員工的人力成本約30萬元,房租1.5萬元。此前,廣告行業的長賬期,也曾兩次讓公司差點因資金鏈斷裂而倒閉。

針對此類問題,《措施》提出,鼓勵有條件的地方對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用電實行階段性優惠,對受疫情影響暫時出現生產經營困難的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用水、用電、用氣「欠費不停供」,允許在6個月內補繳。同時,《措施》還提出,今年,中小微企業寬頻和專線平均資費再降10%。

「這樣的政策設計是希望企業感受到一定的暖意。」王靜文指出,用水、用電、用氣、用網等支出都屬於剛性支出。疫情再次來襲,對於「家底」單薄的中小微企業來說,哪怕是很小的剛性支出都有可能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措施》允許它們緩繳補繳,有利於幫助企業渡過難關。

當前,隨著疫情防控取得一定成效,一些地方正在逐步復工復產,但供應鏈的斷點成為制約企業發展的一大痛點。

為此,《措施》強調,做好大宗原材料保供穩價,運用儲備等多種手段,加強供需調節,促進價格平穩運行。並將嚴厲打擊串通漲價、哄抬價格等違法違規行為。同時,將處於產業鏈關鍵節點的中小微企業納入重點產業鏈供應鏈「白名單」,重點加強對企業人員到廠難、物料運輸難等阻礙復工達產突出問題的協調解決力度。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