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盤那些發在「高點」的公募基金:投資者回報和基金回報大幅偏差 等候「回本」成本幾何?

今年A股大震蕩,偏股混合型基金指數也隨之跌去了30%。

從「期待賺錢」到「回本就行」,基民今年的願望已經「逐漸卑微」。

其實A股歷史上也經歷過多次市場大跌,復盤火熱行情時,誰在高點發新基金?大跌中受挫的基金完全修復跌幅了嗎?基民賺到錢了嗎?

歷史上,A股市場在沖高之後,經歷過多次大幅度下跌,同期權益基金也複製了同樣的走勢。

A股的歷史最高點是2007年10月16日形成的6124.04點,這一點位至今都沒有打破。自此後,截至2022年5月6日(下同),迄今上證指數回調50.22%。

A股歷史第二高點是2015年6月15日,A股沖高至5178點,迄今回調41.90%。

與A股大跌相應,偏股混合型基金指數也曾發生過3次大幅度下跌:

第一次發生在2008年,美國信貸危機影響之下,偏股混合型基金指數創下56.4%的歷史最大跌幅;

第二次發生在2015年,千股跌停,此區間偏股混合型基金指數跌幅達到42.7%。

第三次發生在2018年,A股系統性大跌,熊市中偏股混合型基金指數全年跌幅為23.57%。

不過,值得欣慰的是,數據顯示,就算是這樣歷史高點買入的「套牢」基金也都回本了。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獲得的一家機構內部研究數據顯示,2007年前成立的主動權益基金中,如在基金凈值最高點入市,在經歷2007年10月16日-2008年11月6日(大盤點數據從6092點跌至1718點),A股整體估值從58倍降至13倍,權益基金平均最大跌幅59%,此後有99%基金回本了,但回本平均時長5.82年。

另一個沖高下跌的區間是2015年6月12日—2016年1月28日(大盤點數據從5166點跌至2656點),A股估值從32倍降至17倍,權益基金平均最大跌幅31%,此後有91%權益基金回本了,回本平均時長3年。

最近一次熊市是從2018年1月24日—2019年1月3日,大盤跌幅遠低於前兩次,從3559點跌至2464點,A股整體估值從21倍降至13倍,權益基金平均最大跌幅為31%,此後也有99%權益基金回本,平均回本時長0.81年。

而目前市場正在經歷的調整是從2021年12月13日—2022年4月27日(當日上證指數盤中創出年內最低點2863.65點),大盤從3681點跌至2886點,A股整體估值從20倍降至15倍,權益基金平均最大跌幅30%,值得一提的是,本輪跌幅與2018年那一輪熊市的權益基金平均最大跌幅31%大致相當,2018年的市場對今天更有參考價值。

然而,今年以來的本輪下跌,後期權益基金何時回本,能不能回本,仍是一個未知數。

回顧歷史上沖高大跌的基金現象,可以從另一個維度來看高位跳水下的基金回本情況。

以2007年、2015年兩次火爆行情時新成立的基金為例。

一是2007年10月16日6124點前3個月(2007.7.16—2007.10.16),當時有9家基金公司新成立9隻權益基金(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下同)。

當年百億基金不多見,然而這9隻基金中,就有4隻新基金髮行規模逾100億元,另有一隻基金99億元。都屬於爆款基金。

比如,中郵核心成長,發行規模149.57億元,截至2022年5月6日(下同),成立10年以來回報仍虧損24.45%。該基金曾在2015年等少數幾個市場高點短暫回本,歷史最高單位凈值為1.3901元。

此外,泰達宏利市值優選(發行規模118.69億元)成立以來回報9.56%;交銀藍籌(發行規模117.44億元)成立以來回報73.63%;長城品牌優選(發行規模113.85億元)成立以來回報94.28%;光大優勢(發行規模99.06億元)成立以來回報2.71%;工銀瑞信紅利(發行規模58.41億元)成立以來回報47.74%;華夏復興A(發行規模49.99億元)成立以來回報161.60%;金元順安寶石動力(發行規模49.89億元)成立以來回報29.48%;華安策略優選A(發行規模5.00億元)成立以來回報126.85%。

二是2015年6月15日的5178點前3個月(2015.3.15—2015.6.15),257隻偏股基金(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A/B/C/D/E合並計算做1隻基金)成立。

其中,鵬華基金16隻;易方達基金13隻;工銀瑞信基金、華安基金各10隻。

257隻偏股基金中,發行時有10隻規模超百億元,其中,最大規模的是明星基金經理張坤管理的易方達新絲路,募資286.63億元。2021年2月張坤在高點時退出不再管理該基金。

2015年高點成立至今的權益基金,有66隻負收益,佔比25.68%。

跌幅最大的TOP20名中,有16隻被動指數基金,也即是被動型基金是下跌的急先鋒,主要原因是被動基金往往是滿倉運作,在大跌時無法通過調節倉位規避風險。

其中,最低收益是2015年5月21日成立的一隻被動指數基金——工銀瑞信中證傳媒A,成立以來收益為-79.91%。

主動權益基金中,也有2隻未回本,包括長盛國企改革主題、工銀瑞信互聯網加,成立以來至今收益為-55.60%、-46.40%。

而2015年高點成立的那一批基金中,成立以來收益最高的是一隻被動指數基金——白酒基金LOF,迄今回報超過3倍。

而根據天相數據顯示,成立於2007年歷史高點的權益類基金合計15隻,至今平均年化收益率為3.92%,同期滬深300平均年化漲跌幅為-1.23%。該批基金平均年化波動率為24.4%,平均夏普比率為0.02,平均最大回撤為-60.8%。

成立於2015年高點前後的權益類基金合計380隻,至今平均年化收益率為6.03%,同期滬深300平均年化漲跌幅為-1.5%。該批基金平均年化波動率為16.5%,平均夏普比率為0.05,平均最大回撤為-32.1%。

上述成立於歷史高點的權益基金的平均年化收益不高,2007年、2015年高點成立的基金,至今平均年化收益率分別為3.92%、6.03%。

綜上所述,這兩個高點成立的新基金基本上都回本了,沒有回本的一小部分權益基金主要集中在被動基金、主題基金。

「即使基金買在歷史高點,如果買的基金能夠達到平均水平,其實都可以回本。」好買基金研究中心研究總監曾令華說。

以Wind的偏股型基金指數為例,2007年、2015年、2021年的高點分別是5252點、8735點、13231點,可以看到相比前幾次高點都上漲不少。

而如果在相對低點買入基金,迄今盈利機率更高。

事實上,對於投資者來說,買在高點無疑是一種不好的體驗,基金公司也負有一定責任。

天相投顧相關人士向記者表示,由於基金規模對於基金公司運營發展來說至關重要,因此基金公司可能易傾向於在市場情緒高漲時發行新基金,以便於獲得更大的發行規模。但從經驗上來看,市場熱度最高時往往後續也可能迎來較大的波動,這容易導致部分基金持有人選擇贖回,從而造成持有人的損失。

同時,天相投顧人士指出,高點新發募集的「熱錢」通過數據來看也未必是「穩錢」。基金公司高點新發的基金,在出現波動後,持有人也容易贖回,導致規模縮水,對基金後續持續營銷以及管理人自身的規模水平均造成不利影響。

因此天相投顧認為,基金管理人或許可以通過更加合理的基金髮行安排來避免引導投資者「高位入場」的情況,這對維護持有人利益至關重要,同時對基金後續持續營銷、投資運作都更加有利。

格上旗下金樟投資研究員王禕也表示,對於基金公司而言,當市場趨勢向上、市場熱度較高時,基金髮行更加容易,投資人認購熱情更高,導致在高點發行的規模往往大幅高於在市場平淡期發行的規模。基金公司應該在市場階段性高點時充分提示投資風險並降低投資者收益預期,做好預期管理,幫助投資人提前了解波動風險,更好地面對可能的業績低迷期。

基金行業有一句老話是「好做不好賣,好賣不好做」。

行情好時,新基金一份難求,比如2021年春節前「爆款」基金頻現。但市場高位,股票估值也高,基金建倉難度大。

而在市場低點,大量股票估值打折,甚至半價,正是建倉好時機,然而大跌之後,市場信心跌沒了,反而沒人買了。比如今年新基金髮行降至冰點,迄今已有11隻新基金髮行失敗。

有基金公司人士表示,低點發行新基金太難了,基民不買賬。

衍生的一個問題是,基金行業一直存在「基金賺錢,基民不賺錢」的現象。就是說很多基金拉長來看是上漲的,能賺到錢,但基民卻很難把錢落到腰包里。

簡單舉一個例子,比如某基金凈值1,申購1000份,當凈值漲到1.2元,上漲的基金吸引了更多資金進入,基金份額變為100000000份,但後來基金凈值又跌到凈值1.1。

這其中光看基金凈值增長率,也就是單從時間跨度來看收益仍為+10%,但實際上只有1000份賺了+10%,實際上99999000份虧了,(1.1-1.2)/1.2=-8.3%。

「基金賺錢,基民不賺錢」的研究主要引入一個概念:

收益率偏差=基金加權平均凈值利潤率-基金累計凈值增長率。

當收益率偏差為負,代表基金的投資能力未能被投資者完整獲取。

比如,2015年市場高點成立的基金中,去年收益偏差最高的一隻基金是2015年5月20日成立的煤炭等權LOF基金,去年收益偏差最高達50%。

具體來看:50.33%(收益偏差)=-13.77%(基金加權平均凈值利潤率)-36.5%(基金累計凈值增長率)。

這些數據簡單翻譯過來,意思是按資金加權利潤率來看(相當於資金加權收益率,更接近於「基民整體實際投入資金的收益」)比按時間加權利潤率來看(相當於「基金產品凈值變化」)少賺了50%。

值得關注的是,天相投顧數據顯示,從前十大基金公司近十 年的分析來看,除了少數基金公司在2013年和2015年出現過收益率偏差為正的情況,大部分時間收益率偏差為負,這表示大多數情況出現投資者賺錢少於基金投資的情況,即基金賺錢但投資者整體未必賺錢或者賺錢少的情況。

原因在於,當基金業績表現出色時,投資人更願意買入,因而基金獲得更多認購份額,而當基金規模不斷增大以後,一旦出現收益率下降則會出現收益率偏差為負的情況,對部分投資者來說,即是「追高」的問題。

「通過公募基金長期的基金回報和投資者回報對比,不難發現投資者回報明顯低於基金回報,也就是因為投資者行為偏差導致存在基金賺錢但是投資者不賺錢的情況。在市場高點買入基金、在市場下跌到低點時,拿不住基金,選擇贖回這樣的短期操作正是影響投資者回報的重要原因。」王禕向記者表示。

儘管實際操作中投資人大多有「追高」的問題,但投資人當然都希望買在低點,然而要判斷什麼時候是谷底卻是一個難題。

「高點發基金都是事後來看的。實際上市場是不可判斷的,這同樣適用於發基金。基金公司也只能是順勢而為,但提供好的產品,能做到穿越牛熊。」曾令華表示。

然而,「大部分投資人拿不住高點買的基金。」曾令華說。

曾令華表示,這是一個規律,市場短期總是表現出博弈的一面,而長期表現出經濟增長的一面。「博弈中少數勝利,多數虧損。」

天相投顧選取了距今最近一次市場高點(2015年6月15日)前後一個半月(即三個月窗口)新發基金進行統計,高點新發基金後續在92%的時間里,基金平均季度贖回份額大於季度申購份額,即出現凈贖回,並且與基金漲跌幅的關係較小。

這說明,隨著時間的推移,高點新發基金的客戶會不斷凈贖回份額,從而出現規模下降的情況。

天相投顧數據顯示,2015年高點新發基金當年度年末資產凈值合計為8665億,而目前這些基金的最新資產規模僅為3655億,資產規模大幅減少。

因此,天相投顧給出的結論是:「高點新發基金由於基金持有人從數據上體現出的『拿不住』,不僅可能導致基金持有人體驗較差,同時可能由於投資者凈贖回導致基金規模不斷縮小,從而對基金持續運營產生不利影響。」

曾令華指出,根據去年多家基金公司公佈的統計數據,權益產品中持有少於6個月的,佔比50%左右。這也意味著,這些資金參與的是短期博弈。

「要想長期拿得住,首先得轉換視角,從3-5年投資的角度去看權益類的產品,從資產配置的角度去思考產品的定位。」曾令華說。

王禕指出,對於投資人而言,應培養更加成熟的投資理念,長期投資、不追漲殺跌,選擇符合自身風險偏好和投資目標的產品。

曾令華認為,買基金,第一,應從自身風險偏好出發,做好資產配置。資產配置並不是讓你能賺到最多的錢,而是放棄僥倖心理,賺屬於自己偏好的、賺能賺的錢。第二,避免主題、行業基金,這些基金往往過熱,專業要求高。第三,選擇好基金,比如基金經理有責任心,投資邏輯自洽,有一定投資經驗,管理基金規模適中。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