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0.96平方米不能就近入學,這樣的「門檻」合理嗎

    近日,浙江溫州一則「居住幾十 年的房子面積差0.96平方米,孩子不能就近上初中」的新聞引發廣泛關注。針對當事市民反映的情況,該地區教育局回復稱,用於初中入學的房屋產權建築面積需在20平方米以上,據市民所述實際情況,該房產不符合入學要求。對於這一解釋,有人表示可以理解,也有人認為不盡公平。由於新聞涉及公眾高度關注的教育問題,很快就在網上引發了不少爭議。

    事實上,將入學資格與房產面積挂鉤的情況,此前已在深圳、菏澤等多個城市先後曝出,屢屢引發社會討論。而在具體房產面積門檻的設置上,各地的標準也不統一。在最新這起事件中,「0.96平方米」這個極其微小的差距,進一步放大了入學資格與房產大小挂鉤的不合理,也難免讓人產生「財富決定命運」的負面聯想。

    平心而論,一些地方設置此類門檻,出發點是明確的,那就是為學區房炒作降溫。以溫州為例,此前曾出現過8.6平方米的學區房售價超過百萬元、35平方米學區房單價達到驚人的12萬元/平方米等新聞。「買房不為住,只為買學區」的情況,既擾亂了房地產市場,也製造了社會焦慮。有關部門出台政策試圖遏制學區房炒作亂象,也確實有不得已而為之的「苦衷」。

    制止學區房炒作固然必要,但在實施中還需認真辨析:在房屋面積上畫線設檻,對抑制學區房炒作的作用有多大,會不會傷及無辜?據報導,該地區教育局劃定「20平方米」底線是在2021年5月,但在當年年底,率先回暖的仍是「老破小」學區房,只不過最受歡迎的戶型變成了20-50平方米。這從側面說明,將入學資格與房產面積挂鉤,對抑制學區房炒作效力有限,更多是限制了購房面積的大小。

    另一方面,在這起事件中,孩子不能就近入學的當事人,已經在此居住幾十 年,孩子也落戶於此。這些事實說明:當事人和學區房炒作無關,卻不幸被新政策所傷。如果僅僅以房屋面積大小作為能否入學的標準,限制的很可能不是炒作學區房者,而是同一學區之內相對貧窮的家庭。

    需要強調的是,地方教育主管部門出台此類政策,要經得起法理和程序的審視。比如,義務教育法明確規定:公民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權。「房產面積在20平方米以內不能就近入學」,是否與法律規定的原則相衝突?相關規定的出台,是否有法律的明確授權或者相應依據?

    結合市民訴求和教育部門回應,不難看出,就近入學問題的癥結,還在於各地優質教育資源的緊缺。教育部在2022年工作要點中提到,要全面落實免試就近入學全覆蓋和「公民同招」,指導各地完善學校划片政策。北京等多地推進的教師輪崗制度;長沙、合肥等地實施的優質高中指標生計劃,都是以問題為導向的務實之策。各地還應通過優化考試選拔機制、推動優質師資覆蓋和扶持教育薄弱環節等方式,積極填補教育資源缺口,從根本上促進教育公平。

    在教育公平問題解決路徑日益明確的當下,再將入學資格與房產面積挂鉤,恐怕已經不合時宜。此前,菏澤和深圳設立房產面積門檻的學校,在引發輿論質疑後都取消了相關政策,也印證了這一點。促進教育公平,既要做好教育資源的「加法」,也要對不合法、理、情的管理思維和政策制度做「減法」。

之心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5月13日 08 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