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七成受訪大學生希望通過戀愛綜藝學習樹立健康的愛情觀

    從最初的不感興趣,到在室友強烈「安利」下陸陸續續看完了《心動的信號》《半熟戀人》等綜藝,就讀於成都理工大學的史亞峰在經歷「真香」後不禁感慨:「看別人談戀愛真的好有意思。」現在,戀綜(戀愛綜藝)成了打開她話匣子的新引子,讓她與朋友的聊天又多了一個共同話題。

    「不如做檔校園戀綜試試吧?」今年大三的黃馨毅是福建師範大學廣播電視學專業的一名學生。面對電視畫面編輯課上布置的小組作業,抽中「拍攝綜藝」選題的黃馨毅與同組夥伴幾乎沒有猶豫,很快便敲定製作一檔校園戀愛綜藝——《戀愛事務所》。經過兩個月的努力,這檔節目在嗶哩嗶哩網站發佈後便很快升溫,最終收穫了8.5萬次的播放量。

    畢業於福建師範大學的戰思齊參與錄製了於近日定檔播出的戀愛綜藝《一起探戀愛》,從屏幕前的觀眾搖身變成屏幕里的嘉賓,面對網友們的關注,戰思齊直言內心更多的是忐忑和緊張。在她看來,大學生對於戀愛可能還處在一個不成熟或是迷茫的階段,生活不像看綜藝時擁有「上帝視角」:「在自己尋找戀愛的過程中,需要更加謹慎。」

    戀愛綜藝是近年來進入人們視野的綜藝節目形態,在電視台、網路平台不斷推出各種戀綜的同時,這類形式也開始向校園滲透,一些大學生也開始創製校園戀綜。戀愛綜藝受到關注的同時,關於一些節目形式感太重、劇本痕迹明顯、因嘉賓背調不仔細而翻車的批評聲也頻繁出現。為了探究大學生對戀愛綜藝的關注與期待,中國青年報·中青校媒面向全國3234名大學生展開問卷調查,結果顯示,79.89%受訪大學生表示喜歡看戀綜,5.89%非常喜歡,逢戀綜必追;17.34%比較喜歡,曾真情實感地喜歡某對情侶或喜歡過某個嘉賓;56.66%一般喜歡,視節目情況考慮是否觀看;25.35%對戀綜無感;5.25%反感此類節目,認為愛情不該如此刻意。

    當「戀綜熱」在校園內逐漸升溫

    就讀於浙江傳媒學院的鄒藝寧表示,自己會被設定新穎的戀綜吸引,最近頻繁引起熱議的綜藝《沒談過戀愛的我們》更是讓她印象深刻。「節目邀請的嘉賓是一群從小到大都沒談過戀愛的年輕人,而我自己也沒有談過戀愛,所以想通過這檔戀綜去『找自己』。」在她看來,戀綜就像一面鏡子,觀眾在透過屏幕觀察嘉賓的同時,也是在尋找自己與他們之間的共同點,從而獲取情感上的共鳴。

    一提到《半熟戀人》,瀋陽城市建設學院的高櫻之形容自己「馬上就來勁了」。區別於其他只聚焦於年輕人的節目,這檔嘉賓平均年齡超過30歲的戀愛綜藝另闢蹊徑,很快抓住了高櫻之的眼球:「它讓我知道一份成熟的感情不僅有衝動,還要有體面、理智和浪漫。」她以嘉賓中的王能能和羅拉舉例,「王能能自從確認了對羅拉的喜歡後,便開始堅定自己的選擇,並且主動與其他女嘉賓保持距離,堅定不移地選擇羅拉,給了她很強的安全感。」高櫻之因此備受觸動,「羅拉的經歷也告訴我們,不管以前的生活多糟糕,都要對自己有信心,自己優秀起來,生活才能閃亮起來。」

    「學業、學生工作……一系列事情都比較忙碌,綜藝的話是娛樂的一種方式。」對於史亞峰而言,戀綜可以讓她沉浸到節目輕鬆的氛圍當中,完全地放下手中的事情,享受「吃糖」帶來的快樂。當看到節目中的男女嘉賓來到成都街頭約會,在望平路買麵包,去自己打卡過的一些地方,熟悉的場景會喚起史亞峰的記憶,讓她產生一種代入感,「有一種『夢幻聯動』的感覺。」

    「之所以選擇拍攝戀綜,也是因為戀綜是我們團隊成員最熟悉的綜藝類型。」黃馨毅直言自己就是一位看過國內外十幾部戀綜的「戀綜老粉」,與男友相戀4年的她常常和男友分享在戀綜中看到的觀點,兩個人一起學習好的溝通方法。「我覺得戀綜可以作為對照現實的範本,我們能從中尋求解決情感問題的方式。」

    中青校媒調查顯示,39.41%受訪大學生看過1-2檔戀愛綜藝,16.76%看過3-4檔,10.00%看過5檔以上戀愛綜藝。

    無論是影片平台推出的大型戀綜,還是各大高校學生自發創製的校園戀綜,武漢大學的曹天宜都有關注。在她的B站帳號上,幾乎一半以上的「一鍵三連」都貢獻給了關於「細節糖」的影片。

    他人戀愛圖鑑因何讓人「上頭」

    雖然直言看戀綜的初衷是為了「吃糖」,但史亞峰也能從節目嘉賓的言行舉動中汲取如何應對親密關係的經驗。《心動的信號》第四季中,一對男女嘉賓給史亞峰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男嘉賓雖然嘴上不太會表達,但早上會給女嘉賓做飯,約會時為她準備花,與其他女嘉賓相處時也會保持適度的距離。在史亞峰的觀念里,「行動的力量有時大於言語的力量」,這種默默守護的行為和恰到好處的「分寸感」也牽動著她的內心。

    《怦然心動20歲》是一檔聚焦20歲畢業生群體的真人秀,觀看這檔貼近自己年紀的綜藝,看到嘉賓們在相處過程中摩擦出的火花,曹天宜直言自己常常萌生「想談戀愛」的衝動,在她看來,人們愛看戀綜的原因各不相同:現實生活找不到對象、沒時間談戀愛,或者覺得戀愛很麻煩,於是在戀綜中尋求補償;無法處理現實戀情中的一些問題,希望從節目中找到參照,學習解決的方法……

    中青校媒調查發現,50.89%受訪大學生將戀綜當作「戀愛課」,希望從中學習如何樹立正確的愛情觀;48.62%認為戀綜情節頗具戲劇性,一邊看綜藝一邊「吃瓜」,46.53%被素人嘉賓的高顏值吸引;39.75%表示戀綜情節浪漫,就像在看偶像劇。支持明星觀察員(32.50%)、容易共情(30.76%)、設定有趣(29.56%)也是吸引受訪大學觀看戀綜的重要原因。

    在中國礦業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北京師範大學博士段鑫星看來,通過戀愛綜藝學習戀愛技能,是大學生關注戀綜的主要原因之一。段鑫星解釋,戀愛是人際交往的一部分,出生在「千禧年」的00後,物質生活愈發豐裕,家長對孩子的學業重視程度遠超過對人際交往等能力的培養。加之移動互聯網技術日新月異,被稱作是「互聯網原住民」的00後將不少精力用於網路世界,導致他們在現實人際交往中存在一定問題。

    除了獲取生活的中的「糖分」,感受他人戀愛中的甜蜜,高櫻之還希望通過戀綜這類真人秀學習怎樣與他人進行更好地溝通。「我覺得戀綜找的嘉賓無論是素質、顏值還是性格都很正向,在觀看他們日常相處的過程中,我也能學到一些為人處世的道理。」

    鄒藝寧認為,參與戀綜節目討論是青年抒發情感的一種方式。「有很多像我這樣的年輕人到了戀愛的年紀,卻沒有開啟一段戀愛的勇氣,或是不願投入太多精力和時間在戀愛里。」在她看來,很多人將自己對愛情的憧憬寄托在某位戀綜嘉賓上,「故而才有了那句『我可以是假的,但我喜歡的情侶一定是真的』。」

    除了獲取情感共鳴,鄒藝寧還希望通過戀綜學習如何平衡自己處在曖昧期時的心情,她用《沒談過戀愛的我們》中許文婷與毛人龍的經歷舉例:「他們的相處過程讓我明白,在進入一段親密關係的時候,不能把自己放到一個很低的位置,要相信自己值得被愛。」

戀愛綜藝可否化身大學生的「情感攻略」

    調查發現,74.59%受訪大學生希望通過戀綜學習如何樹立健康的愛情觀,63.78%想學習在感情中如何保護自己,60.59%想了解如何維持穩定、健康的親密關係,56.38%好奇如何判斷什麼樣的人適合自己;41.62%想學習在親密關係中受創後如何自我療愈;41.34%想通過戀綜知道如何和喜歡的人拉近距離。

    戰思齊分析,大學生在觀看戀綜的同時會通過嘉賓的某些行為來反思自己。「有些戀綜會配備觀察員,或是心理學專家,他們基於素人嘉賓的一些行為進行解析、拓展,給出適用於更多人群的情感建議。」但她同時提醒,戀愛不能套戀綜模板,在感情中一定要擦亮雙眼,「建立和維持親密關係前提就是真誠。要多一些接觸,多一些觀察,從性格和處事的小細節來判斷兩個人是否在三觀和生活習慣上都能合得來。」

    看戀綜易「上頭」,觀看的過程中容易不自覺地放大其中「幸福感」強的部分。「但是戀愛並非只有幸福,盲目放大幸福感可能導致降低對愛情風險的判斷。」段鑫星希望大學生面對類似節目應秉持三不要:「不要按圖索驥,愛情沒有一樣的版本,適合自己的才最重要;不要過度理想化、幻化愛情。幻想出來的人是不真實的;不要泛化綜藝節目,不能認為綜藝節目展現出的內容,就是愛情唯一的形式。」

    嘉賓感情經歷造假、職業造假、營造虛假人設……史亞峰細數戀綜存在的問題,諸如此類的「定時炸彈」往往會讓曾經的「糖」變得難以下咽。面對潛在的「塌房」風險,史亞峰認為,戀綜節目應該做好嘉賓選擇上的「把關」,保障戀綜中的主角的表現和本人身份向觀眾傳遞正向的價值觀。鄒藝寧則建議未來戀綜節目的拍攝周期可以更長一點,避免「快餐式」戀綜,能夠讓觀眾更細緻地觀察到嘉賓之間循序漸進的「化學反應」。

    懷揣著對戀綜的喜愛,曹天宜萌生了自製校園戀綜的想法。修讀廣播電視專業的她與同學自製了一檔校園戀綜《我想認識你》,節目於2021年12月上線B站,至今已收穫9.4萬播放量。談及節目製作的初衷,曹天宜介紹道:「在如此美好的校園生活中,你可以走出去看一看,看一看周圍的人、周圍的世界,享受一下在櫻花樹下談戀愛給你帶來的浪漫。」

    「了解不同的戀愛模式,樹立正確的戀愛觀」是同樣作為校園導演的黃馨毅最想要傳達的觀念。她希望通過這檔節目展示戀愛過程中感性和理性間的摩擦,以及男性和女性不同的戀愛思維,引導00後樹立正確的戀愛價值觀。

    中青校媒調查顯示,42.14%受訪大學生支持校園戀綜,認為校園戀綜滿足了大學生對戀愛的憧憬;34.44%認為校園戀綜有教育意義且更容易被大學生接受;32.38%認為攝製戀綜給校園攝製團隊提供了鍛煉機會;18.94%認為形式大於意義;15.81%覺得校園團隊不夠成熟,把握不了尺度;10.13%認為大學生應該把重心放在學習上。

    「相比現實戀愛,校園戀綜現實感較弱。」段鑫星形容戀綜為「戀愛指導師」,可以在一定範圍內幫我們避坑,「但指導師只能用來指路,走路的只能是自己。」面對大學生及大學生戀綜缺乏現實感的問題,段鑫星覺得,現實感需要在現實生活中摸爬滾打數次後才能習得,「科學可以學習、技術可以學習,唯獨人和人的交往不是一種習得,而是需要實踐的。」

    「節目共收穫了2633個點讚、3853次轉發和988條彈幕。」作為小組導演,黃馨毅需要在課上進行彙報展示。相較於亮眼的播放成績,黃馨毅在節目立意上有著更深的感悟:「『春風拂面之時,願你能卸下盔甲,消除偏見。』『心潮澎湃之前,願你能擦亮雙眼,理性思考。』就用這兩句感言,為這檔節目畫上句號吧。」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羅希 程思 實習生 彭新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5月13日 07 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