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的青春,歸來的少年

    青春期叛逆+疫情=?

    近日上線的公益短片《致成年的你》,講的是一名少年離家出走的故事。

    這名少年叫志奇,想要一部新手機,是他18歲的生日願望,在他看來,手機的新舊關乎自己的「面子」問題。但在他的父母眼中,搞好成績才是「王道」。一場爭吵在所難免,少年負氣離家。沒想到,其所在小區突如其來的封控,就此將他與父母分隔在家內外……

    一場不歡而散的生日宴,將如何收場?一場18歲的「出走」,將走向何方?這一短片,給了一個答案。但在這一答案背後,還有更多關於「青春」「成長」的問題,等著回答。

    「手機」引發的煩惱

    故事開始於一部手機引發的爭吵。

    對於這樣的爭吵,短片中志奇的扮演者康振聞並不陌生。他告訴記者,「演著演著就好像在演自己的生活」。今年17歲的他也曾因為想換一部新手機,和父母軟磨硬泡了一個多月;也曾因想出去找朋友玩,和父母爭吵一番後「離家」,去朋友家住了3天……

    在現實生活中,引發與父母爭吵的「手機」,還可能是一雙球鞋、一次旅行、一小時玩遊戲的時間,也可能是「志奇」們任何或大或小的要求。很多時候,「大人」們不太理解的是,這些在自己看來無關緊要的「東西」,為何對孩子來說這麼緊急或重要?

    在該短片的製片人、85後何珂看來,這些要求其實是青少年在以自己的方式適應這個時代,「生長於互聯網時代的他們有豐富的信息獲取能力,因此他們都在構建一個自己的小世界,來適應他們的時代、地區和文化。在他們的世界里,新手機、球鞋或者遊戲等其他潮流的元素相當於他們的『社交貨幣』,是合群的一種方式」。

    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心理學教授、中國心理學會理事雷靂告訴記者,青少年在成長過程中有一個心理髮展任務——解決自我認同的問題,更直白地講,即搞清楚自己是誰、別人怎麼看自己、自己能做點什麼等。對了解這些問題,他們最初並沒一個特別清晰的路徑,是處於逐步探索的過程中。

    「等進入青春期後,身體發育和認知能力正在走向成熟的他們不再對父母言聽計從或無話不談,同伴關係變得更為重要,來自同伴的反饋或認可也開始佔據更突出的位置。」雷靂說,也因此,他們有時需要一些自認為能體現自己價值的、外在的象徵物,來表達自我,並期待得到認可。

    正如在短片中志奇的眼中,手機的新舊關乎同學對自己的評價,在現實中,能否按時上線遊戲可能關乎對隊友的承諾或自己的「信用」問題,一雙鞋或一次旅行也可能是融入某一群體的一把「鑰匙」。雖然,在康振聞看來,有些要求或多或少會帶有攀比或虛榮心理,有些也並不合理。

    推開那扇「門」

    但相較需求最終能否被滿足,康振聞認為更重要的是,自己的需求是否真的被傾聽、被尊重。

    在短片中,面對想要一部新手機的志奇,他的父母直接以他的學習成績不好為由「回懟」,引發更激烈的爭吵。在現實中,康振聞觀察到不少父母也如影片中的一般,「往往只站在自己的角度,說著自己的那套說辭,最後導致兩敗俱傷」。

    這一矛盾的癥結何在?以短片中的父母為例,雷靂認為,一方面他們沒意識到孩子有這方面的需求:另一方面把孩子的成長「看得太窄」,「好像只有學習成績好,孩子才是值得尊重、認可,或有價值的人」。但從孩子的體驗來講,他們能感受到自己的人生是多樣且豐富的,融入社會、與人交往、學習必要的知識技能、身體的發育成長等都是重要的方面,學習只是其中一部分。

    這樣「錯位」的溝通,一如影片中的那扇門,將志奇與父母隔在門內外。

    對於來自父母的不理解、不認可,「志奇」們有自己的「消化」方式。康振聞會選擇去找同學打打球、打打遊戲,「但有些孩子一旦和父母發生爭吵,那種心情很難短時間消化,需要父母主動低下頭來溝通,他們才會好一點」。

    該短片監製鄭中所在的騰訊成長守護平台曾對7100多人進行調研,其中超八成受訪者是小學、中學、大學在讀的學生,結果顯示,僅約18%的受訪者表示不太喜歡或不喜歡家庭教育、溝通方法類文章。「這說明很多孩子還是比較關注親子關係、家庭溝通,不像我們70後、80後在長大後才逐漸了解家庭教育、原生家庭這樣的概念。」鄭中說。

    鄭中也是一名母親,在她看來,「家庭溝通是一門挺大的學問」。在平台接觸到的很多用戶留言,讓她深刻感受到,父母在與孩子溝通中,首先要意識到孩子是一個有獨立思考和行動能力的人,放平自己的位置,多尊重、鼓勵他們,對不讚同的事也盡量在表達理解的前提下提出看法。

    雷靂希望父母能以一個發展的角度來看與孩子的溝通、相處。在孩子進入青春期後,父母仍按照以前的教養方式或「慣性」來指導孩子,是與孩子的發展不適配的,應注意到孩子身體能力、社交能力、思維和認知等方面的發展,一點點地放手、「退讓」,逐漸讓孩子自主去解決一些問題,承擔一些責任。

    更重要的是,雷靂認為,父母應早早地注意與孩子建立一種信任的溝通互動模式,這樣孩子即便進入「青春期」後,也會更容易接受父母傳遞的價值觀,比如證明自己並不一定要通過買新手機或做出格的事。而這種信任模式不是在一朝一夕建立的,是與孩子的日常相處積累而成。

    奔跑的少年

    在短片的結尾,志奇得到了父母給他買的新手機,以及父親的那句「你是爸的驕傲」。但最讓何珂感動的,不是兩代人的「和解」,而是志奇在拿到手機後,穿著防護服繼續奔跑的場景,「他找到了他的方向」。

    離家出走後的志奇報名成為社區的一名抗疫志願者,最初只為解決自己離家後的吃飯問題。父母得知他成為志願者後認為他這是在「添亂」。但當志奇努力幫助別人解決問題,當他看到那些席地而睡、累到暈倒的志願者……他眼中有了不一樣的東西,他看到別樣的、閃光的青春,這樣的青春已不需要一部新手機來定義。

    拿到新手機的志奇並沒想像中那樣喜形於色,反而眼中含淚。此時志奇沉默的背影,也是讓該短片導演徐彪最觸動的場景之一,他看到一個少年的「出走」和歸來,以及少年的蛻變。

    徐彪記得自己在這樣的年齡,在別人眼中也是一副「叛逆」的樣子——不穿校服、留著長髮、成績不好……他覺得幸運的是,父母對自己一如既往地包容和支持,和自己像朋友般相處。雖然自己沒考上名牌大學,但徐彪對現在的自己很滿意,做著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有著努力奮鬥的目標,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恰如他為短片的插曲填詞,「在這個無懼無畏放肆的年紀,我曾叛逆,如今綻放自己,我不放棄,也絕不放棄,在奔跑中追尋自己」。

    那些奔跑看似輕盈,卻是康振聞最為辛苦的戲份。

    兩三秒的鏡頭,他有時需要穿著防護服、戴著口罩,在陽光下斷斷續續跑兩三個小時。這是康振聞第一次演戲,眼下他已結束藝考,正在為高考做準備,希望成為一名演員。這次的經歷讓他感受到演戲「比想像中辛苦」,但他覺得自己和志奇很像,認定了目標就不會放棄努力。

    不久,康振聞也即將滿18歲,在他看來,這一短片也是給自己的一份「成人禮」。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孫慶玲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5月13日 05 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